大刁民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昆仑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人。<>

  眉毛终究还是没能拔成,十六岁后老喇嘛便已经极少罚他,弄得李云道都快忘了想象着拔那白眉的快感。其实那种快感大体还是由“母亲”这两个字带来的,因为拔老喇嘛眉毛的终究不是他,是他心目中心疼儿子的母亲。于是,他站在那落满枯叶的土堆跟前时,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关于拔眉毛的话题,他不由自主地笑了,但心里却依究是苦的。

  老烟带他过来后就拉着王小北转了出去,留下他一人对着那坟包。他原以为看到这坟包时他会黯然神伤,可这一刻他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像释然,也不似轻松,不恨,不怨,只是有些淡淡的思念。

  当年,她也应该是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女孩子吧,李云道想着。昨晚老烟哆哆嗦嗦拿出一张发黄的两寸相片,相片年代久远早已发黄,相片上的女子笑得异常幸福,眼睛如月芽儿一般开心的弯着,嘴角也飞扬着,在拍照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极幸福的吧。李云道笑了笑,此刻他的年纪已经比当年女子拍照时的年龄要大了,他倒是有些理解她能义无反顾地冲到北京城去找那个人的原因,大体上或许也应该跟他之前只身赴京城的体会差不多吧。只是,他恋的蔡桃夭是靠谱的,她恋的那人,却是极不靠谱的。

  他在土堆跟前坐了下来,坟上有草,他没拔。他觉得她在这里应该是寂寞的,林子这么安静,离村子这么远,她睡在这里,一睡就二十多年,想来也是极为寂寞的,这棵他说不出名字的绿草或许是她的朋友也不一定。他抚了抚那已经长了不少嫩草的土堆,仿佛那就是照片上女子的发一般。

  娘,儿子来看您了。

  娘,儿子长大了,可以孝敬您了。

  娘,为什么您会在这里一睡二十年呢?

  娘,白眼儿狼也死了,听王家人说,是死在非洲了。非洲是什么地方,我是没去过,想象也是极穷山恶水之险了。他死在那儿了,只回来了衣冠塚。我知道您是极喜欢他的,可我觉得他不配,他配不上您啊。

  娘,王家找到我了,我也去了他们家,那时候还不知道白眼儿狼就姓王,现在也算是弄清楚了。王家人都还不错,可是我姓李啊,我是您的儿子李云道啊。

  娘,白眼儿狼死在异国他乡,他的尸骨我也会尽力找回来的,等一找到,我就带他来,他让给您赔不是,生生世世地。

  秋风起,落叶扬,原始森林的小溪边,带着滔天怨气下昆仑的刁民坐在土堆旁如着了魔一般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抬头看了眼一头顶的蓝天,阳光灿烂,太阳终究是一日复一日地升起。

  他起身来到小溪边,弯腰脱鞋的时候微微扯到了身上的伤口,他咧了咧嘴,脱了鞋袜,卷起裤腿,缓缓踩入那条清澈的溪流。

  她也曾经这般卷着裤腿踩进这条小溪吗?她踏入的是同一条小溪吗?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可他突然觉得他和她踏进的,应该就是同一条河流,甚至当年在她柔嫩的脚边欢嬉的溪水此刻应该也在这里吧。

  入秋后,溪水已凉,在他里面站了许久,直到老烟在蹲在溪岸抽完了一筒子蛤蟆烟,他听才听老烟在喊:“上来吧,这个时节水凉得很了,不要落了病根。”

  他冲老烟咧嘴一笑:“好……舅舅。”

  老烟愣了愣,随后也咧嘴大笑,布满皱纹的脸如同一团盛开的菊花,唯独那眼,笑得弯起来,像月初天边的月牙儿。

  王小北跟着老烟将周边的几个陷阱转了一圈后就开始闲得蛋疼,去林子里方便了一下出来后见李云道踩在溪水里,童心大发的王纨绔立马冲过来脱了鞋袜就跳进水里,三秒钟后又倒抽着凉气龇牙咧嘴地跳回岸边的草地:“**,兄弟,哥们儿我要是从此不举了就得赖你了。”

  李云道学白小熊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姓王。”

  王纨绔看了一眼那土堆,摸着后脑勺傻笑。不过穿上鞋袜后还是恭恭敬敬地去那土堆前叩了四个响头,站起身,口中还念念有辞:“舅妈,是我老王家对不起您,当年……当年也都是被迫无奈,家里都是怕连累了您啊……不过现在也好了,我们也找到云道了,您就放一百个心,谁还是让云道不舒心,我们老王家绝对让他难受几辈子。舅妈,您在天有灵,就保佑云道吧。嗯,还有我,说实在,云道的红颜知己实在太多了,不知道舅妈您能不能发发慈悲,分一点给我这个……”

  王纨绔还没说完,就听到李云道在远处喊着:“北少,再不跟上就掉队了,这里头可是真有人熊这玩意儿啊!”

  王小北连忙起身,双手合十飞快地恭了四下身子,转身飞快跟上李云道的步伐——人熊,他立马想到那头被小喇嘛养在警卫连基地里那只高加索犬,动物园里的熊他是见过,但笼子里的那玩意儿跟这林子里的能一样吗?

  从小溪边出来,老烟就带着李云道和王小北往林子深处走,等过了一棵老烟在树干上做过记号的大树后,老烟还是不忘回头交待了一句:“千万要跟着我,脚步声放轻点,昨儿下了雪,没准儿今儿我们真能弄能猛货回去。”

  王小北一点儿危险临头的觉悟也没有,相反嘿嘿笑道:“有没有野猪王熊瞎子什么的,正好让我试试枪。”

  老烟跟看妖怪一样地看着王小北,李云道也苦笑摇头:“北少,真碰上野猪王之类的,你就别想着你的枪了,能逃就逃吧。”老烟也点头附和。

  王大纨绔帅气地晃了晃脑袋:“这可是双管儿的,说是一枪下去能轰掉半个熊脑袋。”

  老烟一边摇头一边笑道在前头带路:“那你也得有命开枪还一定要打得准才行。”

  王小北晃着脑袋:“它们那么笨拙,俺王大侠那是身手敏捷血手浮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李云道无语,抓紧跟上老烟。等王纨绔晃完脑袋才发现人都已经跑远了,立马撒腿跟上:“我说你们俩也太不讲究了,把我这么帅的花见花开的都能扔下……”

  昨晚的那场风雪倒是将不少动物都逼了出来,估计是感受到了严冬大雪封山的气息,不少动物已经开始出窝边觅食边为即将到来的寒冬储备口粮,老烟的那把自制土弓这回倒是派上了大用场,不大会儿功夫就已经猎了一串山跳和两只野山鸡,倒是狍子之类的体积偏大一些的却一直没露面。

  从山跳身上拔下那根用山木削出来的土箭,王小北一手拎着山跳,一手拿着箭,冲不远处的李云道晃了晃:“这只不错,挺肥!”王小北又乐呵呵地低头打量这只倒霉的山跳,却没看到李云道望向他身后时脸色徒然一变,老烟也立在当场缓缓深吸了口气,将腰间的烟枪挂好,挎上大弓,拿出那杆一路都没用过的猎枪。

  “北少……”

  “哈哈,云道,这趟真不虚此行啊,哎,早知道跟白小熊连里借上两把九二式,最好再带把八五式的冲锋枪,看到熊瞎子啥的,上去就给它一梭子,看它还牛个啥……”

  “北少,你先站住别动。”

  “啊?为啥?你想跟我玩对射啊?”

  “没,听我的,你先别动我!”李云道认真地看着他,声音也压得很低,动作很轻缓,一步一步走上来,目光却越过王小北的肩头看向他身后。

  王小北以为李云道在跟他看玩笑,轻笑着转过头去,瞬间笑容僵硬在脸上,一下子连喘气儿是怎么喘的都忘了。他身后四五米的地方,一个通体乌黑似狗又似熊的巨大动物正缓缓地一步一步地靠近,隐约能看到它颈下胸前的白色月牙状斑纹。

  “我……我……你……你……”王小北吓得口齿不清,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王小北的声音有点儿大,那狗熊视力虽不佳,但嗅觉和听力都非常好,此刻闻到了陌生动物的味道,又听到王小北的声音,一步一步地靠了上来。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