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六十七章 奔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对于被zhōngyāngjǐng卫团当作“尖子兵”培养的白小熊来说,眼前在长白山脉绵延数千里的原始森林并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难题。<>

  王小北只用一把常见的九二式制式军刀就解决了一只山跳和一只狍子,看得从小跟着老烟进山打猎的李虎目瞪口呆。不过十六岁的小虎也不赖,用那杆宝贝猎枪也猎了两只山跳,或许是枪声吓跑了林子里的畜生,之后便再无收获。

  让两人颇吃惊的是看上去柔柔弱弱的齐褒姒居然一步都没有拉下,进山走了颇久也没见她喊一声累,相反看到王小北两记飞刀和李虎的两枪后,这祸水便试着用美人计忽悠李虎手里的那杆猎枪。一开始小伙子有些犹豫,但他这个才到了发育变声期嘴上一圈绒毛的嫩娃子哪招架得住能烽火戏诸侯的齐家大美女,没两下就缴械投降乖乖将猎枪交给了齐褒姒。

  拿到猎枪的齐褒姒倒是有模有样的摆弄着那杆用土火药的猎枪,等李虎帮她装好了弹药,她还真有胆子冲着树上的倒霉麻雀就开枪,一枪惊起了一树小雀,连根羽毛都没留下,于是齐祸水很生气地嘟嘴将枪还给了李虎,还送了“破枪”两字的评价,气得虎子背着枪就不愿意搭理这位祸水红颜了。

  李虎能看懂老烟在沿途树上留下的记号,正带着两人不断深入密林,突然,森林深处里传来一声闷响的枪声,回音在空荡荡的林子徘徊了许久,而后似乎又隐隐约约传来阵阵兽吼声。

  “不好!”白小熊轻呼一声,“是北少的枪。”军队里的小型制式军火基本上都没能逃过小熊娃子的蹂躏,虽然从小在白将军的调教下练就了在jǐng卫团里数一数二的好身手,但他还是偏爱热兵器,尤其是各国的制式军火,如果不是怕白将军家的皮带和搓板,他还真想弄些火箭战车之类的大型军火练练手。虽然这种猎枪只是京冀富少圈子里常见的打猎装备,但白小熊还是一下就能听得出来,加上之后隐约的野兽咆哮声,他就知道可能真出事了。

  李虎也听到了枪声,随后侧耳听了听那兽吼的声音,接着脸sè微微一变:“好像是……是熊……熊瞎子。”

  齐褒姒闻言也花容失sè,她是担心李云道的安危,连忙催促李虎带路,三人加速往密林深处奔去。

  密林深处,两个弯腰谨慎前行的男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集中在几十米开个的地方,那里有只暴怒的熊瞎子在一棵树下疯狂打转,时不时用爪子在树上狠狠挠一下,震得整个树杆轰轰作响。树上的粗分杈枝上,王家纨绔正飞快念叨着什么观音菩萨玉皇大帝释迦牟尼上帝耶和华,连真主阿拉都被这家伙带上了,总之内容逃不离“如果这次能侥幸逃脱,他就怎样怎样”的逻辑。他背上有杆枪,可惜这会儿成了烧火棍,刚刚开了一枪,手忙脚乱地填弹时一个不留神竟然将整包弹药都掉了下去,气得王家大纨绔发誓下回再出来打猎起码穿上三层可以装弹药的背心。

  刚刚还伏在不远处的李云道和老烟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倒不担心李云道会把他扔下,只是等他们从村里搬来救兵,这熊瞎子是不是已经爬上树上呢?狗熊应该还是不擅于爬树的吧,不然为什么要在熊字前面加个狗字呢,只听说猫会爬树,从来听说过哪家的老狗爬上树了。正自我安慰地想着这狗熊体重又太重应该也不至于能拿他怎样的时候,那熊居然又开始爬树了。这畜生换了个角度,从另一面爬了上来,这一次,竟比刚刚快了数倍还不止。

  王小北心中大骇,手里拿着烧火棍也不知道是扔还是不扔,正两下踌躇之际,就只到前方林子里一声哨鸣,正在爬树的狗熊立刻停下动作笨拙地扭头去看前面的丛林,果然,那年轻男子将食指和拇指放在口中放出一阵悦耳的哨鸣,随后又端起手中老烟的那杆猎枪,瞄准那笨重大家伙,“轰”一声。

  那狗熊再次从树上掉了下来,这一次爬得太快,高度已经颇高,摔下去竟好像将自己的前掌压在了身下,张开血盆大口仰头狂吼一声后,飞快向李云道的方向奔去。

  “云道快跑,它伤了前左腿,快跑!”树上的王小北看得真切,此刻那熊的奔速己远不及刚刚那般摧枯拉朽,摇晃蹒跚的笨重躯体将那肃杀的气势也扰乱了。

  开完一枪熊还没落地时,李云道便已转身就跑,老烟在前方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枪响后他就已经转身飞奔,李云道踩着他的脚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快跟了上来。虽然那狗熊受了伤,降低了速度,但实际上也很快,只是受伤的前肢影响了它的动作,一时间竟无法赶上前面那个胆敢挑衅它的刁民。

  突然,从斜侧面又传来一声枪响,李云道来不及回头去望,只埋头跟着老烟往前头狂奔,呼呼的风不断从耳边刮过,来不及躲开的树枝刮破了衣服,前些rì子在běijīng受的伤还没好得完全,此刻的狂奔又带动了胸前的那处旧伤,不过幸好他从《道藏一卷古册里习来的呼吸之法让他不至于上气不接下气。

  刚刚的那声枪响后,狗熊受伤的前左肢又中了一枪,但也只是踉跄了一下,疼痛让它更加暴怒,追人的速度不减反境。

  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这次从侧前方传来,看来开枪的人也在跟着他们不断奔跑向前移动,在这种飞快速动中还能拿中奔跑的目标,不用想知道是谁开的枪了。

  白小熊咬了咬牙,第一枪没打中那熊的眼睛已经让他颇不满意,第二枪仍旧没中,虎子的这猎枪应该还是解放前山中匪寨用的,不用说什么发蓝膛线了,能开得了枪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第二枪中的是那狗熊的身体,只可惜弹药的威办不够,只在那熊背上多打出了一个小血洞,其余似乎没对这发狂的凶兽带来任何影响。

  眼看着李云道跟同样飞奔的老烟越来越近,那狗熊也似乎离两人越来越近。

  距离在不断缩小,李云道已经隐隐能闻到那畜生狂奔时口中喷出的腥臭气息。

  前方老烟边跑边呼:“就是那棵树,我们直接跑过去。”

  前面果然有颗小树,树下同样是腐叶,看不出任何陷阱的端倪,李云道深吸口气,脚下的速度又提升了些许。

  冲刺。

  老烟已经跑过那棵小树。

  李云道还有两步就能到那树了。

  那熊却也离得更近了,不知为何,它竟突然后脚猛然发力,直接冲前方三米处的李云道的背影扑了上来。

  千均一发之际,枪响了。

  轰一声,那小树边的腐叶地面仿佛突然张开一张大口一般,将那庞大的身子直接吞了进去。

  已经减速回头的老烟猛然回头,身后一幕让他肝胆俱裂。

  从树下软着腿爬下来的王小北从侧面跟上来也看到了这一幕,王家大纨绔发疯一般冲向那地面的大坑。

  白小熊也愣住了,这……怎么会这样……这个结果也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

  他身边刚刚一直扯着自己的衣襟急出一身冷汗的齐褒姒已经哭着跑了出去:李云道,你这个笨蛋……

  大坑中尘土飞扬,根本看不清这足有五米高的坑下到底是什么情形,王小北傻傻地跪在坑边,双目通红,双手各紧握着一把腐叶,口中喃喃自责:“都怪我……都怪我……”

  齐褒姒不管不顾地趴在坑边,冲坑下哭喊着:“李云道,李云道……”没有声音,只有呛人的飞尘在叶间透过的阳光下飞舞。

  她哭得很伤心,坑中的飞尘融合在她面颊上的泪痕里,看上去有些滑稽,可她还是很伤心,她甚至还没来得及跟他多说两句话,她还没有问问他对她的感觉,他还没带她去他长大的那座昆仑雪山看看,这个坏人哟……

  坑中没有丝毫动静,寂静无声,只听得到周边林子里的断续鸟鸣。

  老烟也颤颤巍巍走到了坑前,那张皱纹如菊花瓣绵延的古桐sè的脸毫无表情。

  “不行,得下去看看。老王家的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王小北双目通红,拍了拍手上的土就准备翻身下去。

  突然,坑下传来一阵响亮的咳嗽声,接着又听到那玩世不恭地声音:“咳……咳,真***……这狗rì的东西跑得真他娘的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