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三叔万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秦孤鹤对李云道有知遇之恩,哪怕还有不少蔡桃夭的面子在里头,但李云道对秦家那位曾执掌共和国情报战线的老爷子依旧万分感激。<>

  当天晚上,离这片原始森林最近的沈阳军区某分军区驻军就已经驻扎进了那片原始森林,李云道本想帮老烟一起将村民们妥善安排后再离开,但半夜就收到了一条从江南发来的短信:节筑伟双规,林将赴宁,速归。原本山里的手机信号并不好,但傍晚地方军队驻所进山里后,似乎是对附近信号做了一些处理,半夜竟及时到达。短信是那位纵横江南黑白两道左右通吃的传奇人物黄梅花发来的,李云道正凝神思考着这条短信里信息含量时,披着外套的王小北便已经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云道,大姨刚刚打电话来,节筑伟半小时前被人带走了,我听大姨的意思,好像是让你尽快回江南去。”

  “刚刚黄叔也发短信来,也是这个意思。”

  “那明儿一早就走?”

  李云道沉思了片刻,当机立断:“不,现在就走。”

  王小北微微一愣,看了看手表,凑晨三点多:“好,小白已经起来了,就是齐大明星还睡着呢……”

  这几天齐褒姒一个人睡的之前虎子之间的房间,虎子回来后被他娘赶去跟邻居家的狗剩儿挤一张炕了,齐大美女依旧大大方方地霸占着虎子那间颇是简陋的房间。正睡得酣熟时却被敲门声唤醒,齐褒姒性子好,也不生气,听是李云道的声音起床披了件外套就打开了床,随后又飞快转身上床钻进被窝,

  “这么晚了,啥事儿?”齐褒姒将整个身子都裹在被子里,只留下两只眼睛露在外面,瞪眼打量着眼前这位半夜敲门的不速之客。

  “是这样的,江南那边出了点急事儿,我现在就要赶回去。”李云道歉意道。本来这一次齐祸水是抱着游山玩水的度假心态跟来的,可不但没玩,反倒是跟着巧婶后面干了不少活儿。“如果你想再多待两天也没关系,北少那边说是过两天再派人来接你……”

  齐褒姒躲在被窝里偷笑,但还是没让李云道看出来:“怎么,觉得对不住我?”

  李云道点头:“你本来是要度假的,跟我一块儿跑到这东北山沟沟里逛原始森林了……”

  “算你有良心,这样吧,回江南你再招待我吧。”

  “你……”李云道愣了愣,转瞬便笑道,“好。”

  “给我二十分钟梳洗完就跟你们会合。”

  “不急,半小时后出发,我还得跟舅和德宝巧婶他们打声招呼。”

  得到李云道马上要出发的消息,几个小时前刚刚才安静下来的东北小落又热闹了起来,老烟和儿子儿媳都起来了。老烟虽然有些不舍这个刚刚才认亲不久的外甥,但还是拍着李云道的肩膀说有空多回来看看,李德宝小两口也很不舍,乡下人最重感情,巧婶甚至都红了眼眶。

  “你说你这孩子,要走也走得这么急,天亮了再走不行吗?嫂子也好给你烙点饼带上。”

  李德宝披着件破旧的军大衣,耳朵上还夹着那天进村时发的那枝还没舍得抽的香烟:“有这说的功夫都做出去了。快去,路上不带的干粮身上算怎么回事儿?”巧婶闻言转头飞快进了厨房,烙饼这事儿对于东北乡下人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

  李云道想阻止却被老烟拦下。老烟又吧嗒了一口烟道:“让她去吧,咱们乡下没什么好东西,猎的那只熊掌腌好了,本来是想明晚给你们加餐。唉,路上是要有点儿干粮,也当对咱李家有份念想。”

  李云道便不再纠结烙饼的事儿,想了想道:“舅,要不你们都跟我回江南吧?”

  老烟摇头笑道:“你的心意舅舅领了,我老了,而且一辈子都靠着这大山林子生活,听说城里都是高楼,当真走出去,脚不沾土,我这条老命就断了根了。”

  李云道又看向李德宝,后者也摇头:“还是山里好,我进去一趟县城,不习惯!”

  老烟突然抬头看了一眼李云道:“我们去不了了,但有人这些天一直在动心思啊。”

  李云道笑道:“您放好了,都交给我。”

  巧婶动作很快,齐褒姒梳洗打扮的功夫,她已经烙好了二十张饼。不知为何巧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送到村口将热乎乎的烙饼放下后就转身进了村。

  三个骨子里流着相同血液的男人在村口依依惜别,最后老烟说,孩子,不管你在外面混成什么样子,哪天累了,或者不如意了,李家村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

  李云道点头,拍了拍李德宝,凑到他耳边说,哥,我在我睡的那张炕的枕头下面给你们留了十万块钱,你们先用着,不够就托部队的人带信给我,我再让人送来。

  李德宝一听就懵了,在这个年产值不过几千块钱的东北小村落,十万块钱不亚于一笔巨款。

  看着目瞪口呆的李德宝,李云道点了点头,转身上车。车窗落下,冲车外的两人挥了挥手:“放心,一切有我。”

  李德宝点头,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老烟没掉泪,但那双浑浊的眼睛不知为何也红了起来。

  没了风雪,越野车开得飞快,以白小熊的车技,就算在这山路上也无需担心会出什么状况。王小北已经联系好了一架一早从沈阳军区机场飞南京的军用机,虽然设施没民航那么好,但胜在速度快,中午之前应该就能赶回江南。

  齐褒姒刚刚一直昏昏欲睡,加上刚刚巧婶提前回了村,弄得齐女神以为是自己哪儿惹得巧婶不高兴了,正想开口问李云道,越野车后面的行李箱里居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喷嚏声,吓得齐褒姒一把抱住身边的李云道:“有鬼!”

  李云道微笑道:“是有鬼,而且还是个小鬼。小白,停车。”

  车停了下来,齐褒姒连头也不敢往后转,拼命抱住李云道的胳膊:“真是小鬼吗?你……你别吓我啊……这世上哪有真鬼啊……”齐祸水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

  白小熊停了车,对着后视镜一脸笑意,副驾位置上的王小北却皱眉问道:“云道,我好像也真听到有人打喷嚏了……不会真有那玩意……”

  李云道打开车门,寒风扑面而来,齐褒姒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别……”

  “别怕,看我捉小鬼。”

  王小北和齐褒姒都下了车,一脸好奇地跟在李云道身后,看李云道缓缓将手放在后备厢上,两人的神情竟不约而同地紧张起来。

  李云道却一脸笑意,冲还在冲里的白小熊道:“小白,打开后备厢……”

  “先别……”王小北冲上来拦住李云道,认真道,“你要不要先念着咒语什么的,万一真是那脏东西……”王小北和齐褒姒同时打了个寒颤。

  李云道倒真是垂下手,一脸微笑:“那就芝麻开门吧。”

  话刚落音,那后备厢居然自己打开了,齐褒姒吓得尖叫一声躲到了李云道身后,双手捂着眼睛,只留出些许指缝看着那缓缓张开的电动后备厢。

  后备厢里居然传来一个声音:“哎哟,憋死了我都……”

  “真是小鬼啊……”王小北也诧异了,“咦,不对,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后备厢终于打开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在后备箱里直起了腰,看着眼前的三人嘿嘿傻笑:“嘿嘿嘿,三叔,嘿嘿嘿,小北叔,嘿嘿嘿,三婶……”

  “你……”王小北和齐褒姒同时指着从后备厢里跳出来的少年。

  “三叔,你咋知道是我哩?我跟我娘说这回我想跟三叔你出去见识见识,可是我娘说什么都不肯。我就去求爷爷和我爹,我爹倒是同意的,我爷爷没表态,这不,嘿嘿嘿……”

  李云道笑了笑,拍了拍虎子的脑袋,这小子的个头都快跟他差不多高了,赏了这小家伙一记暴栗后才笑骂道:“快坐前头去,大晚上的这么冷,冻死你个熊孩子。”

  虎子嘿嘿傻笑:“俺不怕冷,这会儿身上还热乎着呢。”

  齐褒姒见是虎子,这会儿就不怕了,也跟着笑道:“那刚刚谁打的喷嚏?”

  虎子摸了摸脑袋,又往后备厢里一指:“是它。”

  李云道三人又将视线移向后备厢,果然,一只耷拉着耳朵的黑白斑点的土狗,真直着脑袋警惕地看着众人。

  李云道哭笑不得:“你这是准备是城里溜狗啊?”

  虎子连忙道:“三叔,蛋子机灵着呢,小时候俺跟爷爷出去打猎,只要是有山跳狍子的地方,它一闻就能闻出来……”说着,少年像做错事一般低下头,“我知道城里不让养狗,可是蛋子很机灵的……”

  听他说着逻辑不通的话,王小北和齐褒姒也是觉得好笑。

  李云道回头问王小北:“狗能带上飞机吗?”

  王小北笑道:“如果是民航飞机就有点儿麻烦,军用飞机连手续都省了。”

  “那成,带上吧,也不差它那口饭。”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