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七十五章 曹菲疯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璇的热情让李云道一时难以适应,倒是里间的牛延火听到声音忙不迭地迎了出来,依旧热情如故:“哎哟,云道终于回来了,来来来,到我办公室里坐会儿。”刚进牛延火的办公室,极少踏入里间的周璇居然也跟了进来,脸上洋溢热情的让李云道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小李,主任,我这里有点儿同学从云南带回来老普洱,听说是味道不错,拿来给你们尝尝。”说完,放下手里的茶叶,又难得一改以往的怨妇脸,冲李云道笑了笑才退了出去。

  见李云道有些诧异,牛延火顺手关上办公室的门,冲李云道神秘笑了笑才小声道:“是不是想不通这婆娘怎么突然变了张脸?”

  “事出异常必有妖嘛,何况从我报道第一天起,周处就没给过我好脸se。我从beijing回来她就换了副脸,莫不是局里最近又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新动向?”

  牛延火小声笑道:“还真被你蒙对了。那婆娘的老相好东窗事发,有可能晚节不保。之前韩局是她老相好的门生,面子总要给一点的。不过你不在的这几天,省里的通知已经下来了,说是韩局要调去省厅里当副厅长,刘政委上位的可能xing非常大……”牛延火嘿嘿笑了两声,他是刘信坤一系的人马,如果刘信坤接任局长之位,对他来说有益无害,但是周璇相好的那位老局长之前曾跟刘信坤弄得非常不愉快,一旦老刘上位,周璇的下场可想而知。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李云道还是不解周璇对他态度的转变。

  “嘿嘿,这你就不清楚了。你来我们这边,政委大人可是三番五次强调要好好照顾你,估摸着这娘们儿以为你是老刘竭力扶持的接班人。也不能怪,之前你立了功,却被清出刑jing队,被人一脚踢到我们这个冷衙门里来,任谁都会觉得估计是站错了队,不过我还是清楚的,云道你就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加入派系斗争的人。”

  李云道笑了笑,在这方面没有多作评论,扯开话题问道:“对了,牛处,之前说的jing察学校什么时候开学?”

  牛延火摇了摇头:“估计要无限期拖下去了。之前这事儿本是江宁的节筑功竭力推行的,昨晚他被双规的事情你知道吧?”

  李云道点头:“半夜就接到电话了。”

  牛延火微微一惊,这事儿他只是早晨上了班才接到省厅老友的电话才清楚了解的,眼前这位居然大半夜就得了消息,这回打死老牛他也不信李云道背后没站着一两位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又跟牛延火东拉西扯了一阵,李云道只说是去beijing见了女友的家长,又去东北老家走了一趟,老牛见他语焉不详,也不追问,只是小心地将最近市里和局里的一些情况跟李云道做些交流,说到刑jing队时,李云道才知道刑jing队又出了大事。

  “曹菲疯了?”李云道脑中又浮现了那个韵味十足的身影,来市局报道的头一天,崔莹和曹菲给他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没想到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崔莹已经香消玉殒,曹菲却疯了。

  “嗯,听老钱他们家邻居说是这几天经常大半夜地在家里鬼叫,弄得钱家两父子最近有家都不敢回,据说是正商量着是不是要送去广济医院jing神科入院治疗。”

  “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李云道隐隐觉得曹菲发疯的背后应该是有些文章,他突然想起了那个与曹菲偷情的孔博安,那晚跟踪过后,他查过孔博安的资料,书香门弟出身,国内一流大学的教育背景,从区教育局宣传干事做起,后来被许明相中后就一直跟在许副市长身后当秘书。秘书跟手下的儿媳妇儿有一腿,那晚听曹菲和孔博安的对话,似乎那位姓钱的区领导也一直觊觎着自家儿媳妇儿的美貌。想到这当中的龌龊,李云道就微微皱眉。

  老牛却摇着头道:“好人家的姑娘说什么也不会嫁到钱家去的,钱家父子,说好听点叫上阵父子兵,说难听了那就是一窝败类!”说完,牛延火自觉失言,干笑了两声又道,“这两天处里其实也没啥大事儿,要不你再回家多休息两天,下周再来上班,假条什么的就免了。”

  李云道笑了笑:“那就感谢牛处了。”

  从老牛那儿出来,李云道又望了一眼大办公室,这回连常才子都出去忙了,牛延火摆明了是不想让他插手处里的事情,有点儿“把你供起来大家相安无事”的意思在里头。望着空无一人的大办公室,李云道摇头苦笑,幸好自己已经得到可能马上要北上江宁的消息,否则真要被这么闲着,那当真要淡出个鸟来了。

  出了宣传处的旧楼李云道直接去了刑jing支队,刘晓明正在办公桌上爬格子写报告,一看到李云道立马眼睛一亮:“兄弟,你可回来了,快快快,我这边有份思想总结,我都在办公桌上磨蹭小半天了,才这勉强爬出来几百字,说是这回没有两千字不让过关,正发愁呢,哈哈,你回来就好了。”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但还是接过纸笔,洋洋洒洒千字大文只恨不能让无产阶级解放事业进行到底,不肖半小时的功夫,剩下的千把字已经码齐,刘晓明小心翼翼地接过稿纸,哈哈狂笑了两声:“这回有救了!么么!”说着,还不忘亲两口那稿纸,“这回能不能升职就靠它了。”

  李云道却泼他冷水:“听说老刘要上台了?”

  果然,刘晓明的嚣张气焰立刻烟消云散,苦着脸道:“但愿韩局晚几点再走,不然老刘一上台,我升职的事情铁定泡汤了。”

  “晚几天估计是悬了。对了,我问你个事儿,曹菲出事了?”李云道刻意压低了声音。

  刘晓明朝左右前后看了几眼,拉开抽屉掏出一包硬中华:“昨儿老同学结婚发的喜烟,去天台享受享受去?”

  两人并行到了天台,检查了一番,确定天台没有他人后,刘晓明才边点烟边道:“这事儿有点儿蹊跷。”

  “蹊跷?”李云道吐出一团烟雾,眯眼看着外面天空,“我一听到这事儿,我也觉得这里头可能有点儿文章,但她跟那孔博安、钱家父子还有许家父子的关系都有点儿乱,一时间我也说不好到底是哪儿不对。”

  “我跟队长去钱家看过曹菲一次,眼神痴痴的,好像连人都不认识了,净说些谁也听不懂的糊话。”

  “去医院看过没?”

  “听钱家的保姆说是她不肯出去,连门都不肯开,说是有人想杀她。”

  “杀她?”李云道一愣,吐出数后烟雾后才喃喃道,“毁尸灭迹杀人灭口,对于某些人来说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刘晓明神情一滞:“你是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很可能跟崔莹的死有关系,而且我确定曹菲可能还知道一些别的事情,比如说许家某人的什么秘密。”

  “秘密……许家?”刘晓明点了点头,“我先暗地里查一查,这件事还不能太声张,弄不好要丢饭碗的。”

  李云道笑道:“大不了跟我一样进宣传处当干事。”

  刘晓明笑道:“我写个千字的思想汇报都成问题,让我进宣传处当文字工还不如一枪直接把我崩了得了。”

  李云道突然问:“如果让你换个环境呢?”

  刘晓明一愣:“什么?”

  “换个环境,但还是吃皇粮,干的也是差不多的事儿。”

  “我反正孤家寡人一个,老家父母有我大姐照顾,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到哪儿不是干?不过你说这话的意思是……”

  李云道笑道:“我就随口一问,你还是先把曹菲的事情查一查,我怕事情一长,曹菲再出什么事情,很多证据就被人抹掉了。”

  刘晓明踩灭烟头:“我过会儿再去趟钱家。”说完转头就走,走了一半又停了下来,转身问道,“这事儿要不要在队长那儿备个案?我看崔莹和曹菲的事她都挺上心的。”

  “先别,等你真查到什么证据或发现异样的时候再通知她也不迟。”

  “说得也是。别忘了你欠我的beijing二锅头。”刘晓明头也不回道。

  李云道笑骂道:“我让王小北邮了好些箱过来,管饱!”

  出了市局,李云道径直杀向十全街附近的玉石交易市场,这里本来是家ktv和酒店,前些年老板得罪了人被人半夜摸进家里扔了两只剥了皮的死猫在床上,第二天吓得老婆孩子都不敢回家住了,之扣那老板便变卖了些家当南下发展了,几经易手后,居然自发成了一个雏形的玉石交易市场。

  之前李云道路过几次都想进来看看,之前手上没钱囊中羞涩,如今有了那三千万打底,腰杆子不由自主地也硬了起来。

  说起来,他还是想把这钱投资出去,这么多投资项目,李大刁民唯一在行的便是玉石了。

  十六岁后便每ri上下昆仑采玉道的刁民怎么可能不懂玉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