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八十一章 石头记出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013-11-24

  半小时后崔剑平发来短信,说是航班的事情已经安排好,到时候让司机直接送客人去虹桥。晚饭时间比往常提前了一个钟头,吃到一半时崔大少安排的奔驰商务车已经准点到达。喝了些二锅头便涨红脸的阿巴扎言语便多了起来,除了聊些从小到大与某刁民相斗的趣事外,临行前还是不忘千恩万谢。李云道只微笑,往阿巴扎手里塞了张字条,然后说,回去后如果还有什么困难就打这个上面的号码,我二十四小时开机。阿巴扎yu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冲十力双手合十地鞠了躬才弯腰上了车。

  在十力这边受益非浅的高胖也没忘记走之前再拜拜小师父,朝小喇嘛鞠了躬才转身对李云道说,看到你出息了,我也打心眼里高兴。

  李云道道,你东西两地跑得勤快,往后少不了多来我这儿坐坐,你先陪阿巴扎把他儿子的事情处理好,方大军你也认识了,往后再送玉石来,就由他出面,少了些中间商的盘剥你的利润也能高上几个点。

  高胖笑得跟弥勒佛般灿烂:都是托了云道的福啊。

  李云道拍了拍高胖的肩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目送两人离开,李云道的生活终于又回归到了江南这根剪不断理还乱的时间线上。之前赴京的这段时间,小院的钥匙交给了斐宝宝,让他做主将两间院子当中的围墙拆掉,再重新休憩一番,工程不算浩大,前几ri便已经完了工,如今两家并为一处,整个院子的视线也跟着宽敞了起来。另一侧的院子比之前租住的这个小院还要大一倍,合而为一后房间也多了起来,虽然多了虎子和刑天,还有那只巨大的高尔索“猛士”,房间终究也还是够住的。只是时间太仓促,厨房和卫生间的结构还没来得急整修,来想着有空再弄,但林市长北上江宁的时间ri益逼近,认真算起来的话,似乎李云道在苏州也呆不上太久了,倒是可惜了两处刚刚到手不久的江南院落。

  刚送走两人,小院又迎来了一位新客人,大半月没曾见面的斐大少上来就给了李云道一个大熊抱:“哥,beijing之行怎么样?有没有把京城捅出个大窟窿来?”

  李云道笑骂道:“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跑到哪儿都有成串的祸事儿跟着。”

  “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哪回惹事儿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侠义心肠古道热血,就算不颁个好市民奖给我,好歹也不能算是惹事生非吧?”

  “还侠义心肠,我看你是一肚子花花肠子还差不多,你小子收敛着点,洛大美女那样的估计排着队的人想抢这口儿呢,你别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李云道去beijing之前,斐宝宝正跟姑苏地一个家中开酒吧的水灵妹子打得火热,所以李云道觉得还是得适时地给这家伙敲敲jing钟。

  哪知斐大少一脸委屈:“哥,我跟那菜花妹子真是无比纯洁的男女关系啊。”

  “滚一边儿去,都男女关系了,还纯洁个屁。”

  “这世上除了男人不就是女人嘛,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不都是男女关系嘛。”斐大少嘻皮笑脸道,“哥,别说我了,说说你的战况吧,咋样了,齐女神被你拿下了?”斐大少正瞥见齐褒姒正在堂屋收拾饭桌上的残局,对李大刁民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前两天我跟珊珊说你把齐褒姒拿下了,珊珊还不信,真该这会儿拉着她一块儿过来瞅瞅,什么才叫衣冠禽兽……哥……君子动口不动手……”

  李云道笑着给了这小子一拳,却听到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霍蓝,立马笑着接通话:“蓝姨,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的霍蓝却带着哭腔道:“云道你回来了?那快来店里看看,有人来闹事……”

  “什么?”李云道脸se突变,“蓝姨您别急,我马上就来。您通知黄叔没?”

  “你黄叔的电话打不通啊,那些人闹得厉害,吓跑了好多客人了,怎么劝都不听,我刚刚也报了jing,可我还是不放心……”

  “蓝姨您先让他们闹着,顶多吓跑几个客人,坏掉几张桌椅,杀人放火的事情估计他们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干。这事儿您别出面,等我过来再说。”

  “好,我等你过来。”

  “出什么事了?”见一通电话让李云道面se突变,又听到好像是霍蓝的声音,斐大少这才疑惑问道。

  “有人在石头记闹事,蓝姨联系不上黄叔,我得去看看。”李云道拿起制服外套就往外走。

  斐大少快步跟上:“哥,你喝了酒,我来开。”

  小喇嘛不知何时带着刑天走了过来:“云道哥,带上刑天吧。”

  李云道微微迟疑了一下,却听十力让刑天蹲下,凑在身材巨大的青年耳边说了些什么,刑天飞快点头,起身站到李云道身后。斐宝宝仰头打量了一番这个身高近两米的汉子,又看了一眼十力:“他是……”

  十力笑得露出一口极整齐的小牙:“宝宝哥,他是我徒弟。”

  “等一下。”齐褒姒小步跑了出来,如小媳妇儿般手上拎着双皮鞋,指了指李云道脚上的廉价凉拖,“总不能穿这个就出去吧?”

  某刁民老脸一红:“着急了,都忘了这事了。”

  斐大少又换了辆中规中矩的奥迪q5,发动后看到李云道皱眉,这才笑着解释道:“我把之前的车都退还给老头子了,这车是前段时间股票里挣来的,正儿八经的血汗钱啊。”

  李云道这才面se稍晴:“你父母赚钱也不容易,现在你自己挣钱了,也应该知道钱这玩意儿看上去只是个数字,但挣起来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

  斐宝宝点头:“之前老头子动不动就甩给我一张卡,我也没什么概念。夏天股市里折腾了一番,亏了不少,好在这一段时间大盘反弹,我请了珊珊出谋划策,不到一个月,不但之前亏空补了回来,还赚了不少。我跟珊珊商量了一下,还是把之前的宝马都还给我家老头子,自己花钱买了这辆车。虽然没有q7宽敞,好在是德系车,也算是皮实了,就是它娘的小毛小病的让人头疼。”

  李云道微微点头,他是看着斐宝宝一步一步成熟起来的,虽然现在在某些方面还会有些许的孩子气,但是总体上已经步入从男孩蜕变为男人的通道,相信这一点最深有体会的应该是那位眼光颇佳的洛大美女。

  “哥,要不要吹哨子再喊些兄弟过来?道上谁都知道石头记背后站着梅花叔,对方既然敢跑来惹事,显然是不怵梅花叔的名头。”

  李云道摇头笑道:“我是jing察。”

  斐宝宝苤撇了撇嘴:“你不是调去后勤了吗?”

  李云道笑骂道:“什么后勤,老子在宣传处上班。”顿了顿,李大刁民才颇没底气地道,“虽然我也没正儿八经地好好儿上过几天班。”

  “在公安系统里头,宣传没准儿还不如后勤,真不知道你们局里的领导是怎么样的,把你这么一个大好的人才放到宣传处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李云道没接话,想了想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电话响了许久,就在李云道想挂了电话时,那人终于接了电话,上来就劈头盖脸毫不客气道:“什么事?”

  “石头记出了点麻烦,你有时间辛苦跑一趟吗?”

  “石头记?”电话里的女人音调微微提高了些,“石头记不是有黄梅花……”说着,她自己便停了来,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了。”

  那女人也没表态就挂了电话,李云道苦笑摇头:“唉,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女人啊……”

  斐宝宝笑得幸灾乐祸:“哥,你就是天生的命犯桃花……”

  “好好儿开你的车。”李云道想了想,还是试拨了一下黄梅花的手机,依旧是关机状态。

  放下手机李云道寻思了片刻又打给周树人,黄梅花的这位憨厚徒弟接得倒是很快:“云道?”

  “树人,黄叔的手机怎么打不通?”

  “师父护送二少爷和二少nainai回去,刚刚才起飞。你找师父有事儿?”

  李云道将霍蓝店里的事情说了一遍,周树人也急了:“你先去,我在从上海回来的路上,刚到昆山,二十分钟内到师娘店里汇合。”虽然黄梅花和霍蓝的事情未曾公开,但是谁都知道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连周树人心急之下也直接喊出了“师娘”这样的称呼。

  挂了电话李云道回头扫了一眼坐在后座一声不吭的刑天,他也正迷茫地打量着李云道。

  “饿吗?”李云道问他。

  他还是茫然看着李云道,但肚子发出咕隆的叫声,跟着小喇嘛晚上只喝些绿豆汤吃些面食显然喂不饱这个跟着狼群茹毛饮血二十多年的狼人。

  “呆会儿去蓝姨那儿让你吃个饱。”李云道指了指他的肚皮,又指了指车的前方。

  刑天会意,居然露出个憨憨的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