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八十二章 天下最美的晚餐是人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知道石头记出事,斐家大少使出了看家本事,不大会儿便已经杀到了“石头记”。这会儿晚上八点刚过,正是往常石头记人气爆满的点儿,今天一样“人气”十足,只是似乎站在外头里三层外三层看热闹的更多一点。看这阵势,斐大少便气不打一处来,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大少脾气,狂摁着喇叭生踩油门,硬生生在人群中间挤出一条路杀了进去。车还没停下,又听到车外的人群一阵巨大的喧嚣,紧接着是一声巨物轰然落地的声音,往外一看,居然是包间里一张服务台被人扔了下来,正砸中楼下一辆无辜的私家车。被砸中的是辆脆皮的ri产,车顶直接被那沉木的一角轰出一个大洞,此刻正发出刺耳的jing报声。

  斐宝宝看着车外的情形边停车边道:“这伙什么人?还真敢扔下来,这桌子沉得很,这高度砸下来,弄不好就是一条人命。”

  李云道点头,从身后抽出一把沉甸甸的事物:“这个会用吗?”

  斐宝宝先是一愣,随后大嘴一咧:“哥,我就知道你铁定藏着好东西呢,我之前就一直在想,夭夭姐和疯妞姐都是京城大院里的大神级人物,没理由看着你每次都被歹徒用枪撵着跑嘛。”斐宝宝大大咧咧将那把制式的“九二式”接了过去,异常熟练地弹出弹匣,检查子弹和枪身的零部件才上重新上膛:“这枪保养得不错,应该是夭夭姐的吧?”

  李云道不置可否,转头对刑天道:“谁敢动手,你往死里打。”

  刑天疑惑地看着李云道,似乎一时间并不能理解李云道到底在说什么,这让李大刁民有些头疼地摇了摇头,看来以后还是得花点时间跟这个大家伙沟通,但当下也只能边走边看随机应变了。

  还没下车,一脸焦急的霍蓝便已经迎了过来,一看李云道就三人过来,急道:“怎么办?他们带了二十多个人,店里的客人都被他们赶出来了,被个包厢都砸得一塌糊涂,刚刚戚师傅想跟他们理论,却也被那个领头的打了一记耳光。”

  李云道看着霍蓝,镇定地冲她笑了笑:“蓝姨,有时候解决问题不是光靠人多的。除了戚师傅还有别人受伤吗?”

  霍蓝摇头:“我看他们凶神恶煞的,小林他们报了你黄叔的名字也不管用,我就让大家都跟客人一起退了出来,店里的东西砸坏了可以再买再装修,可人受了伤就麻烦了。”虽然有些焦急,但到底经历过江宁霍家的大起大落,平常人碰到都会乱了阵脚的场面对她来说只仿佛是一场随时都会烟消云散的浮云。

  李云道看了一眼二楼,此时二楼包厢的窗口又飞出几样碗碟一类的东西,砸在楼下停车场的一些车顶上,吓得一些看热闹的吃客忙不迭地赶紧开车逃离这个风暴中心。碗碟落下后,二楼窗口突然出现一个笑容狰狞的壮实男人,之所以会觉得他笑得狰狞恐怖,是因为他的脸上有道从左太阳穴到右嘴角的贯直伤疤,笑起来的时候那旧伤就如同一条百足爬虫在他的脸上蠕动。他看着霍蓝,又打量了李云道两眼,最后竟伸手指了伸李云道,随后手掌一翻,勾了勾手指头,挑衅意味十足。

  “蓝姨,你先休息一会儿,如果没吃饭,就先带大家去隔壁吃点东西,里面的事情暂时先交给我。”

  霍蓝勉强笑了笑:“傻孩子,都这样了,你蓝姨还能吃得下去?可是你就这样进去会不会有危险?”

  李云道微微一笑,扯下肩头的jing服猛地一抖:“蓝姨,您忘了,好歹我也是一名光荣的人民jing察嘛。”说完,穿上jing服,冲二楼的刀疤脸淡淡一笑,指了指“石头记”的一楼。“刀疤脸”显然没料到这“石头记”的老板娘能弄来个小jing察当挡箭牌,不过也只是鼻息间若有若无地哼了哼,消失在二楼包间的窗口。

  踏入石头记,果然一片狼籍。刚刚正是“石头记”每天最为繁忙的饭点儿,楼下大厅座无虚席,几乎每桌都上了不少菜,此刻桌椅倾翻,杯盘菜汤躺了一地。斐大少揉了揉鼻子,下意识地摸了摸插在后腰的冰凉事物,倒是刑天一跟进来就一脸忧伤地看着一地的饭菜,不停地嗅着鼻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楼还站着几个手持铁棍的社会青年,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刚刚进来的三人,但李云道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那位缓缓从二楼走下来的刀疤脸身上,他从刀疤脸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很血腥的气息,这种气息在之些的杀手悍匪身上都是没有的,可是眼前这个身高大约一米七的壮实中年男人身上却散发着这股极危险的气息。

  “黄梅花呢?他怎么不出来?连jing察都出动了,还是你们这种小屁孩,我很怀疑你们是不是跟他有仇,要让你们跑来送死?”刀疤脸冰冷的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斐家大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刑天也感受了对方的敌意,喉咙里已发出轻声的咆哮。

  李云道轻轻笑了笑,径直向那刀疤脸走去,两旁己经聚了十多个对方的人,人手一支铁棍,见李云道靠上来,立即向他围去,却被那刀疤脸挥手喝止:“都闪开,我倒要看看,向来只出书生的江南是不是真的只剩下些卖屁股的货se。”

  李云道轻笑:“我不知道江南有没有卖屁股的,但是长得你这副尊容,估计随便哪个想买屁股的也不会相中你这样的。”

  “衰仔你敢……”旁边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脸怒气,却被那刀疤脸挥手制止。

  刀疤脸狞笑:“凡是嘲笑过我这张脸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

  李云道轻笑:“相信我,你办不到的。”

  刀疤脸倒是不怒反笑:“小子,你很有胆se。”随即面se一沉,“你真以为穿了这身皮我就不敢动你?”

  “你敢吗?”

  “你以为我不敢?”刀疤脸冷笑。

  刚刚一口广东腔的年轻人毫不掩饰眼中**裸的杀气:“你个扑街的死jing察……”

  李云道很感觉得出,这群人手中必定有过jing察的xing命。这让李云道微微有些恼火,眯眼看向那箍着一条发带的青年:“你信不信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jing察的手里?”

  那青年不屑一顾:“一打扑街的jing察,上个月我一个人砍翻了一群……”

  “大飞!”刀疤脸很不悦地喝止了那个叫大飞的青年,死死盯着李云道,“年轻人,你很有种,也很聪明,三两句就能套出我兄弟的话,当jing察实在是可惜了。”

  李云道笑道:“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现在有点儿怀疑这句话的可信度了。”

  刀疤脸也不生气,轻哼一声:“黄梅花一年给你多少薪水,我翻番给你,以后跟我混,粤港澳的马子任你骑……”

  李云道轻笑摇头:“钱这东西,向来不是越多越好的,况且我这人平时也没什么开销,有了钱却花不掉反倒是个负担。而且岭南那种烟瘴之地不适合我,呆久了我怕影响智商,不然哪天起床发现跟这位大飞兄弟似的,那就算再多钱,我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大飞怒极,刀疤脸倒是哈哈大笑:“我倒是才发现你的嘴皮子比你的胆子还厉害。”

  “过奖!”

  “大飞,把他的舌头割下来,看看待会儿他说话还是不是像现在这般利索。”刀疤脸居然直接翻脸。

  那大飞的动作也快,话未落音就已经一步抢到李云道身边,左手飞快卡向李云道的脖子,李云道微微一侧身,躲过那只铁钳一般的手。大飞轻蔑一笑,李云道虽然动作也快,但是对于十二岁就拿片儿刀在街头砍人的大飞来说无异于儿戏――李云道才侧过身,大飞右手不期而至,眼看那手就要卡住李云道的脖子,那身子却诡异地陡然倒飞出两步。

  大飞一爪落空,正想移步追上,却突然感觉身前一黑,一个巨大的身影挡住了头顶的灯光,下一秒,大飞却是他这辈子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一幕,那人如大鹏般落在他的面前,动作迅捷得他几乎无法反应,等他听到身后那刀疤脸大呼一声“大飞小心”时,却已经为时已晚――那身高近两米的汉子落在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二话不说一口咬在他的二头肌上,猛地一回头,居然被人生生地撒下了一大片上臂的肌肉。

  十二岁就出来砍人的大飞见过不少世面,却是从来没见过此等诡谲血腥的场面,他甚至都忘记了这事情是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连疼痛似乎都被忽略了,他只看着那满脸满嘴是血的汉子居然大口大口地生嚼着从臂上撕下的肉,嘴角鲜血横流,那肉在他口中仿佛这人生第一等的美味。

  人肉,对于狼来说,不正是这天下最美味的晚餐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