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八十四章 轩辕们的难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东南军区某驻军司令部大楼前,喷成迷彩se的越野军车一骑绝尘,八一石碑前留下一串呛人的黑烟,两名站岗哨兵忍受着黑烟目送那辆军车咆哮离开,非但没有半点埋怨,相反眼神里充满了惊羡――不是每个部队都有“轩辕”,也不是每个特种部队都能叫“轩辕”,更不是每一个特种兵都有资格在这支名为“轩辕”的特种小队中被称为“轩辕”。

  开车的是个身如熊罴的壮实青年,手如蒲扇,改装过的越野车的大方向盘在他手中如同玩具,如果不是改装过后掀了车顶,就算将车座放到最低,他的脑袋还是得钻到车顶上去。此刻那刚毅果敢的国字脸上架着副宽大的防风墨镜,墨镜后表神肃然。

  副驾位置上坐着一个面目俊秀的青年,一米八的结实身材,但跟身边的大个子一比便如同大人面前的小孩儿。见大个子沉着脸不说话,俊郎的青年拍了拍大个子的肩膀:“轩辕,咋从司令部一出来你就不说话了呢?这回是啥新任务?别一句话也不说啊。”

  大个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被他的蒲扇大手揉成一团的档案袋:“你自个看。”

  青年困惑地接过那个被蹂躏得惨不忍睹的档案袋,仔细在膝盖上摊平,才勉强从里面掏出一张红头文件,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先是皱眉,随后嘴张成“o”型,再接着直接将那红头文件放回档案袋,小心翼翼地绕好袋上的线圈后才又将那袋子揉成刚刚的纸团模样:“娘的,团部这回是抽哪门子的风?让我们从驻地大老远地赶回来就为了干这个?”

  大个子yin沉着脸没说话,那青年却忍不住唠叨了一路,什么大材小用,什么大炮打蚊子,总之都是些杀鸡焉用宰牛刀之类的表述,可被他称为“轩辕”的大个子却沉默了一路,直到回到营地,其他几个原地待命的战友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这次的任务,他才摘下墨镜。墨镜后的颧骨上有一处新的伤口刚刚才结痂,刚刚坐在副驾位上的俊朗青年看到这伤口时却一脸感激和后怕,如果不是“轩辕”及时拉了他一把让他偏开身子,前两天他的胸口应该早就被冲锋枪打成筛子了。

  “司令部给我们下达了最新的命令。”大个子缓缓扫了一圈身边的兄弟,顿了顿才道,“这一次的任务,要比以往我们执行的任何一次任务都要复杂,都要特殊。上面说了,这道命令没有商量的余地,原先,我还想能不能请首长通融一下,换别的分队去完成这么艰巨的任务,但首长说,‘这次的任务非同小可,我军特种部队以否走向现代化、特种军人的素质能否进一步提高、特种军人的混和作战和配合能力能否有新的突破,就要看你们这支轩辕小分队了’。首长的帽子扣得很大,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不过,看到任务状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如果昆仑山流水村那些常年笑话大个子只有股蛮劲的牲口们看到这一幕,铁定能惊掉一地的眼球,这哪里还是那个在山上憨憨傻傻的大傻个儿?

  观察手“七星”一口港台腔调的普通话:“轩辕,到底系什么任务,连我们都胜任不了还有哪支部队可以?”

  “是啊,nainai个熊,俺就不信团部还能拉得出比咱们这支还能打敢干的特种部队。”山东汉子“赤霄”胸口拍得轰隆隆地响,能进这支以队长名字命令的“轩辕”分队是他从军以来最骄傲的一件事。

  狙击手“泰阿”皱了皱眉,打量着刚刚从总部回来的“轩辕”和“湛泸”,想了想才道:“应该不是什么作战任务,不然爆炸狂不会这么头疼的样子,哪回出去之前他不比我们兴奋?”

  刚刚坐在越野车副驾位置的俊异青年便是他口中的“爆炸狂”,队里的爆破手“湛泸”。一口京腔的俊小伙撇了撇嘴,做了个苦笑的表情:“还真不是什么作战任务,要不你们自己瞅瞅。”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又揉成一团的档案袋。

  命运多舛的档案袋再次被众人在发烫的引擎盖上摊平,红头文件又拿了出来,“七星”用那口极拗口的普通话读着那纸上的文字,不过这回谁也没有笑话他那咬字不清的广东口音,因为所有人都被那红头文件的内容雷得说不出话。

  “这……这算什么……”

  “让俺们去做那种事……”

  “没道理啊,首长怎么会下达这种命令……”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大个子的队长“轩辕”沉声道:“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任务我已经接下来了,该讨论的是怎么去完成上级交待的任务。都别忘了,我们是中国陆军最优秀的特种作战分队。”

  “湛泸”想了想道:“我倒没有别的担心,只是一帮学生娃娃,虽然都是各大军校推选出来的jing英份子,但这有男有女的,我们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纯爷们才能生存下去的地狱,那些学生娃娃哪吃得了这种苦?”

  “泰阿”便是从军校里走出来的特战队员,军衔是两杠一星的少校,是分队里军衔最高的队员。此时听到“湛泸”言语间颇是瞧不起军校的学生,立马反驳道:“陈魏风,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不也是军校毕业再进基层的吗?我可以做到,为什么他们不可以?”

  “湛泸”陈魏风嘿嘿一笑:“高材生,我又没说你。我是说那帮娃娃,你自己也说了,你还下过基层,总进过新兵连吧,这些小娃娃们连新兵连都没下过就跑来我们这边体验生活,真当这儿是夏令营啊?”

  “泰阿”摇头:“虽然这些年军校的生源出些状况,不过我相信好兵还是有的。而且他们都是各个军校推荐出来的尖子,在思想素养和军事技能上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我当年下基层在新兵连时,就样样儿都是第一呀。”

  广东人“七星”笑道:“高柴生,那系你好不好,又不系每个学生娃娃都跟你一样变态的好不好?”

  “赤霄”徐志飞点头:“刘豪强说得有道理,高材生,我承认你的军事技能样样儿都拔尖,可是军校里头毕竟都是些小娃娃。更何况,我看这文件上写的,好像这回来的,有男有女,这可咋搞?你见过哪支部队男女混战的?”

  “泰阿”周文这回也皱了皱眉:“上学生兵来体验生活搞研究是可以,但是男的女的都凑一块儿还真有点儿难办,‘轩辕’你看这事情……”

  “轩辕”李弓角轻轻点了点头:“我一开始也不能理解上面的意思,但回来的路上我仔细琢磨了一番,未来的战争,不管是地方兵还是学生兵,不管是男是女,都需要现代化的作战方式才能一战到底夺取胜利。可能上面也是觉得,万一哪天真打仗了,男女兵之间就不能配合作战吗?不过,我现在担心倒不是他们是男是女。”

  军校出身的狙击手周文好奇道:“队长,不担心这个你担心什么?”

  李弓角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东方渐黄的天空,才缓缓道:“人狂有祸,天黄有雨,学生娃娃们下周就来报到了,趁这个时间,我们要拟定一个详细的训练计划,既然他们下了地狱,那就要好好儿体验体验什么是真正的特种兵。”

  陈魏风道:“轩辕,你不会真想把他们当入营选拔那样训练吧?那样就太残酷了……”其余三人也点头,他们都是从各军区各部经历层层选拔淘汰才进入特种兵序列的高手,那些不为人知的残酷训练或许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才清楚意味着什么,虽然现在每年也都要重新“回炉”,但经历实战中枪淋弹雨的生生死死后,他们更加明白在训练场上的苦并不是真正的苦,苦的是那样深埋异国他乡却不为人知的铮铮铁骨。

  两周后,数辆运兵卡车奔驰在东南沿海乡间土道上,黄土飞扬,呛人鼻喉,但卡车内却热火朝天。大家都是来自各大军事院校的jing英,有男有女,气氛和谐,虽然已经在卡车上颠簸了大半天,但是却也没有一个人喊苦。

  最后一辆卡车里,一场小型互动联欢会刚刚落幕,大家都在忙着相互介绍自己,刚刚以一曲《菩萨蛮》赢得众人掌声的梁聪却将视线投向一直坐在在卡车角落里安静微笑的女孩,刚刚的联欢会她一直在没有出声,只是微笑着跟大家一起打拍子,鼓掌,他唱完那首菩萨蛮时,她也鼓掌了,只是她似乎对联欢互动并不太感兴趣,大家都忙着交朋友的时候,她却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倾头看着车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小女儿的心事。

  “你好,我叫梁聪,来自解放军军事学校战略情报系。”

  她抬头甜甜一笑。

  “你好,我叫陈苦草。”

  几公里外的驻军营地,大个子对着空荡荡的cao场连打了几个喷嚏。

  “七星”说:“哎哟,队长,有人惦记你了!”

  大个子憨憨一笑,随后又一脸肃穆表情:“滚你个犊子,好好儿准备去,待会儿人就来了,不给他们一个印象深刻的‘入营仪式’,我拿你们是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