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八十七章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更新时间:203--30

  早餐后李云道独自出门,没去局里倒是先去了趟老黄家。<>

  李云道伸手将花坛边上的肥料递给老黄,也笑着道:“别咋咋呼呼的,以后没准儿想看到我都没机会了呢。”

  老黄微微一愣:“怎么,要调走了?这么快?”

  李云道点头,卷起袖子,拿起一把铁锹,一边帮老黄一起将桂树苗下的土夯实,一边道:“我在请假去北京那会儿就说要调了,回来都快一个月了,早该动了。”

  老黄嘿嘿笑了两声,最近江南政坛风云变幻,毕筑功双规后,单江宁就已有两名副厅级官员畏罪自杀,一次大范围的位置调整在所难免,有些实权位置一旦空出来,自然有觊觎已久者会抑制不住地统统跳出来。公安局的家属大虽然不大,但背后的关系网错综复杂,老黄中旬出,这几天在外面溜达时就已经听到不少道听途说之言。只是,他没想到,李云道居然也会成为这场官场变动的牵连者之一。

  “省厅?”老黄想了想才不经意地问道,“听说老韩已经履新,接下来估计动作不小,老刘跟你又不对付,走了也好。”

  “您老火眼金睛,想来这些都是瞒不过您的。”李云道又一记马屁拍上去,老黄还是颇为受用。

  “那是,好歹在市局我也风雨这么些年了,要不是之前住,没准儿我在你之前就能知道。”老黄得意地拍了拍手上的土,“到我这儿就别客气,茶几上有茶叶和杯子,饮水机里有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好咧。”

  李云道泡了茶,不过是两杯,给老爷子一杯,自己也泡了杯不浓不淡的龙井绿茶,杯子用的是印着江南公安系统某某年表彰大会纪念的玻璃杯。茶雾腾香,入口清新,连最近对茶这东西越来越挑剔的李云道都忍不住嘀咕一声“好茶”。

  “清明前老战友快递来的龙井,是个好东西。”老黄自己也吹着茶叶,喝了两口,同样口齿留香。

  正喝茶聊天的功夫,小黄从门口摇着尾巴进来,耸动着鼻子靠近放茶杯的桌子,老黄笑骂道:“这憨货倒是不傻,这么好的茶叶一闻就知道。一边儿去,喝喝酒也就罢了,茶这玩意儿,你喝得明白吗?”

  小黄“呜咽”一声,摇着尾巴贴着老黄的脚面坐了下来,眼巴巴地看着李大刁民。

  “你可别看我,装可怜没用,茶这东西喝的是文化,你顶多吠两声,文化这东西却是你万万喝不出来滴……”

  小黄哼哼两声,似是白了李大刁民一眼,才趴下去闭目养神。这鬼灵精怪的家伙倒是逗着一老一少抚掌大笑,不过插曲过后还是回归主题。

  “这回是省厅的哪个部门?”

  “具体还不清楚,要等去报道了才知道。”

  “江宁是省会,虽然现在经济地位不比姑苏,但六朝古都的余威,人脉关系错综复杂,你跟着韩国涛跑去省里,免不了跟没头苍蝇一样乱撞。”

  李云道点头,江宁的局势他也听秦家老爷子和林市长分析过,但是不知为何,他还是想来听听这位蛰伏在公安局内的老人家的建议。

  “其实的都可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具体解决,但总则上我送你九个字。”

  “九个字?”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说完,老黄不顾风雅,一口饮尽杯中的精品明前龙井,转身又开始伺候那株看似弱不禁风的树苗。“你啊,现在就跟种这树苗儿一样,每个步骤都不能马虎,根基不打好,就算将来千丈广厦也会倾刻崩塌,筑毕功就是个很好的前车之鉴。”

  “果然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啊。”

  “别拍马屁,下回别让我给我捎点好酒。”

  “刘部长不让您喝酒……”

  “她懂个屁。”老黄笑道,“她成天就知道瞎操心。可惜你要调走了,不然我还琢磨着过段时间要不要让迎春把你调过去,你这身本事留在公安系统里头,是有些屈才了。”

  李云道挠头道:“早知道能有这么株大树靠着我就不走了。”

  “装,再装!茶也喝了,话也说了,赶紧滚犊子,下次再空手两拳手来,别说茶了,门儿也别想进!”老黄一脸幽怨,他还惦记着李云道从北京弄来的几箱贼地道的二锅头。

  李云道将杯中的茶水一口气喝光,大摇大摆走到门口又回头:“啥时候您不咳嗽了,啥时候我就把你的那箱二锅头给您。一箱都存我那儿,我一瓶都没动呢。”

  “少说没用的废话,下次没酒别上门。”老黄咧嘴笑骂。

  “走咯。回见”

  “滚吧,没酒别来。”

  跟老黄没大没小地斗了一通嘴皮子,李云道这才踏着轻快的脚步往局里去。那个所谓的“警察学”被省里无限期地推迟了,从北京回来后,李云道“闲”了大半个月,牛延火从来不给他安排活儿,周璇最近更是态度和蔼有加,常才子和张浩、钱静都有各自负责的一块工作,忙得热火朝天,李云道干看着也插不上手,三个干活儿也不乐意有人插足。于是大半个月,李云道多数时间都和刘晓明泡在一起东奔西跑,没想到这大半个月,倒是将曹菲那边的事情查出了些苗头。

  果然,一进市局,李云道也没去那栋三层旧楼,径直进了刑警办公的区域,刘晓明正在赶一份报告,见李云道过来,头也没抬便道:“我赶完这份报告就出发,你坐下等我会儿。”

  刑警这边到了上班时间真正坐在办公室里头的并不多,此时办公室里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在埋头写的报告一类的东西,估计是最近手上的案子又多了起来,李云道也不怕无聊,从口袋里抽出本袖珍版的太祖语录看得津津有味,正看到那句“不要笔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的时候,却感到眼前光线猛地一暗,抬头果然发现那位葛家母老虎正站在面前。

  “李云道。”

  “到!”

  “你是宣传处的还是我们刑警队的?”

  “报告队长,我是从刑警队走出去的宣传干事,原则上说,我这辈子都是咱们刑警队的人。”

  “你……”

  周边几个正埋头写东西的刑警听到两人对话,不约而同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们不笑还好,笑声被葛青听到了,顿时葛母老虎又犯脾气:“李云道,你跟我进来。”

  “是!”

  刘晓明猫哭耗子般笑着冲李云道抱拳,身后几位仁兄也纷纷冲李壮士挥手,弄得欢送革命烈士上刑场似的。

  李云道倒是一脸认真地跟着葛青走进办公室,顺手带上办公室的门。听到关门的声音,葛青微微皱了皱眉。一般上级跟异性下属在办公室单独谈话时是不关门的,李云道也应该知道她这个习惯,可是今天这个大刁民却好像有点儿异常。不知想到了什么,葛青的脸居然微微有点儿发烫。

  装作故意忽视刚刚关门的细节,葛青大刀金马地坐在她的老板椅上,目光咄咄逼人:“你调去宣传处也好一段时间了吧,怎么成天看你在我们刑警这边晃悠?”

  李云道故作委屈道:“领导,我这叫身在曹营心在汉。”

  葛青冷笑:“你真以为你自己是耍大刀的关云长?”

  李云道嘿嘿笑了笑:“葛队,您别每次都装得这么严肃认真,我知道您带团队不容易,没点气势下面人会不服,可是你一个女孩子,成天板着张脸,还问我是不是关云长,你自个儿都快变成张嫁不出去的关公脸了。”

  葛青怒道:“嫁不嫁得出去跟你有关系?”

  李大刁民嬉皮笑脸:“有,当然有。”

  葛青愕然:“什么?”

  “你嫁不嫁人,跟我们关系大了去了。你想啊,你不嫁人,就无法享受正常的家庭温暖,也就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你的业余时间也全部都泡在了工作上,但是队里兄弟姐妹们,除了少数几个年轻的,其实的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把办公室当新房,把手枪当儿子养吧?”

  葛青勃然大怒,正想拍桌子,却听到有人敲门,这才勉强咽下一口气:“进来。”

  “哎哟,是不是打扰到你们谈话了?”来人推门进来就停住脚步,一脸笑意。

  葛青连忙站了一起来:“刘局您找我有事?”

  李云道也站起来:“刘局。”

  韩国涛调去省厅后,刘信坤终于如愿以偿地坐上了市局一把手的位置,前段时间市政法委法齐连绅被双规,听说如今头上还挂着代字的新任局长刘信坤又在上下打点着,看看能否更进一步。

  “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刑警队手头的几件大案子,我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不你们先聊,呆会儿你去我找我。”说完,刘信坤冲李云道极友好地笑了笑,飞快地退了出去。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