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八十九章 老怀大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从葛青办公室走出时,刘晓明看着李云道,笑意盎然,小声道:“这间办公室,能笑着进去又笑着出来的,除了局长政委们就剩下你这个怪胎了。”

  李云道却若有所思道:“其实她是个不错的女人。”

  刘晓明微愕,下意识地打量了一眼那间敞开大门的办公室:“这个不争的事实我们大家都知道,但这个能量级上的女人,得要多高的道行才能收得服服贴贴?”

  “你可以试试。”李云道怂恿道。

  刘晓明立马飞快摇头苦笑:“兄弟,这种事儿可不能乱说,原来莹莹那种小家碧玉式的我还能踮踮脚试试,咱队长这种霸气侧漏型的我自问没这个能力。”

  李云道笑了笑:“出去抽跟烟?”

  刘晓明会意,两人鱼贯而出,在顶楼天台各自点上一根烟。入了秋,江南的天气便不如北方的秋高气爽,yin沉沉的天气有些说不出的压抑。顶楼的水泥地面上还有几汪积水,秋风吹过时,居然已经有了一思凉意。

  “考虑得怎么样?”李云道直接开门见山。

  刘晓明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边吐出一团烟雾边道:“我反正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到哪儿都一样,就是莹莹的案子还有之前财#政局的案子还都没有下文,不办好就走人好像忒是不地道。”

  李云道微笑点头:“成,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啊?”

  “我先打头阵,这边的事情你先跟着,有下文更好,如果没有,你也麻溜儿地早点儿做好北上的准备。”

  刘晓明点头:“中!”

  两人又各自点上一根烟,在凉爽的秋风中迎风而立。

  “你还真别说,以前没觉得这姑苏城有什么好,可是等到真正要离开了,好像还真有点儿舍不得了……娘西的……”刘晓明居然莫名其妙地用吴侬方言甩了句脏话。

  “得不到的,往往你都自认为是最好的。”李云道眯眼微笑,望着远方雾濛濛的高楼大厦,口中低声嘟囔着,“江宁啊江宁,六朝旧事随流水哟……”

  刘晓明笑道:“你又伤chun感秋了。”

  李云道自嘲地笑了笑:“读的书多了,有时候看来,其实也算得是件好事。”

  “好事坏事,谁又能说得准得呢……”

  两人如打机锋般在天台上一言一语,抽了大半包烟才从天台下来,葛青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上了,看样子应该是去了刘信坤那边。“我得回趟三楼,那边儿还有些手续要办。”

  “反正目标已经失踪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头绪。对了,上回你被罚去宣传处,队里的同事没敢给你办饯行宴,这回你要往省里去,估计这顿酒是跑不掉了。”

  “喝酒嘛,多大的事儿?你先忙着,我回宣传处看一眼顺便把手续的事情办妥。”

  刘晓明目送李云道离开,孤独的背景让他忍不住有些感慨,之前他一直称李云道“小李”,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云道”,再之后,他每碰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他都会不自觉地问问那个男人的看法,往那人极短的几个字或一句话往往便能让他瞬间茅塞顿开。刘晓明摇头笑了笑,天赋这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强求不得,不过就像李云道说的,如果没有天赋,那只能用“天道酬勤”和“将勤补拙”来弥补了。

  办手续时,老牛同志一样是客客气气,只是今天的客气的眼神里又多了些惊羡。牛延火在市委里是有些背景的,对市里甚至省里的一些主要变动都了如指掌,在这个节骨眼上,李云道被调去江宁,不用说,显然除了“上下交流”的这层含义外,更多的应该是缘自**后从上而下的一些微妙变化。

  “云道,虽然你调过来不过几个月的工夫,但我是真心想把你放到第一线去好好锻炼的。这两天跟电台的合作栏目也快要有眉目了,可惜这个关键时刻,你却要调去省里了。说实话,我这个主管领导心疼啊,真心舍不得放走你这么一个大好的人材啊。”牛延火很擅于演讲和表演,说话的时候表情也非常丰富,让人觉得似乎是真情实意益于言表,李云道就算知道他说的是些客套的假话,但还是微微有些感动。

  “牛处,还是要感谢您这几个月的关怀和照顾。您放心,就算以后不是在宣传处了,那我也是咱们市局宣传处走出去的人,我不会给您丢脸的。”

  牛延火点头:“你的能力我向来都是看好的。中午我让周处在得月楼订了一桌,上回的老包厢,中午钱静他们都会回来,咱们全部门聚个餐,也当是给你摆一桌送别宴了。”

  “倒是让组织破费了……”

  “从地方调到省里,那跟升官没什么两样。你牛哥这辈子是不想着升官发财了,但是云道,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在体制里头踩出一条自己的路。”牛延火认真地看着李云道,叹了口气,仿佛是在深叹自己的官运不佳。

  “牛处,您还年轻,现在刘局长也正当壮年,路还是很长的。”

  牛延火笑着摇了摇头,表情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同样的得月楼,同样的包间,同样的江南菜,觥筹交错间丝竹声声入耳,老牛客气,周璇比老牛还客气,对于将走之人,常才子自然没了敌意,两个刚毕业的青年只唏嘘还未来得及跟这位社会甚广的李大哥多增加些交情,总之一顿午饭吃得热热闹闹宾主尽欢。

  午后散席,众人各忙各事,李云道却没回市局,而是沿着凤凰小街步行到那条小河畔,沿着小河寻到那间常年飘着蒜香的小院。院中,一口粘糯江南口音的俏丽少妇正数着竹筐里的蒜瓣:“二十九,三十……老师,您可不能偷懒哟,前天复诊,医生说剥蒜对你身体很好哟。”

  院门被人推开,俏少妇闻声掉头,瞬间嘴角轻扬,两洼梨涡在妩媚外又增添了几份俏皮:“师弟你来了,师父又在耍赖哟,你来评评理!”

  已经穿上条纹长袖的确良的老爷子眼睛一瞪:“哪里耍赖了?不要以为老头子年纪大了,脑子清爽着呢。”

  李云道笑道:“师姐,干脆你以后将捣蒜泥的重任也交给老师吧,反正医生说,蒜里面的那些什么成份对他的医情有很大的好处呢。”

  阿荷师姐咯咯笑了起来,长长的睫毛随着身子颤动着,她伸手点了点小师弟的额头:“还是你鬼点子多,以后老师耍赖我就用这招对付他。”

  老爷子气得冲李云道直瞪眼睛:“逆徒,你不怕天打雷劈吗?”

  李云道挤了挤眼睛:“为了您老的身体,也为了让阿荷师姐少为您cao心,就算被雷劈焦了,我也认了。”

  阿荷师姐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饱满也跟着身体上下浮动,惹得李大刁民惹不住多扫了几点,却被阿荷师姐一脸瞧破,修长葱白的食指点了点某刁民的额头:“小se狼,不准在师姐面前放肆呢。”

  李大刁民老脸微红:“师姐,这不怪我,要怪也怪你实在太诱人了。”

  老爷子笑得意味深长:“咳……咳……,你们当我这个老家伙真死了不成……”

  李云道连忙扶起老爷子:“哪能啊,您老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人老心不老……”

  “你是在变着法子骂我老不死吗?”

  “哎哟,老师,冤枉,我巴不得您长命百岁,寿比南山啊……”

  “油嘴滑舌,让你两周来上三次课,你倒好,好个礼拜才来露一次面,怎么,我这个老师讲课不动听?”老爷子瞪了李云道一眼,背着后往书房走。

  阿荷师姐踩着月白se布鞋袅袅地跟了上去:“老师,给云道上完课后要继续哟……”

  老爷子头也不回:“再说再说,兔崽子,进来上课。”

  老爷子讲课的范围很博杂,明明是研究哲学方向的泰斗,可是他偏偏喜欢给李云道讲中外戏剧史,心理学演变,外国歌剧唱法,弄得李云道觉得这位老爷子不但是位哲学家还应该是个博学家,今天老爷子抽出本《中国中古诗歌史》,在那红木太师椅上坐定后便悠悠道:“你的功底大抵还是不错的,相信这诗史里的大多诗文你都能背得出来,只是这读史和读诗还是有些区别的。”

  一堂本该由中文系中古诗歌研究方向的博士生导师给在读博士上的课却在午后的小院书房里上演,老爷子旁征引博,李云道举一反三,书中的作诗之人和所作的诗篇大体上都是李云道耳熟能详的范围,只需要稍稍点拨,他便能用一根看不见的长线将这些散落在意识之海的文学佳作串连起来,这就是苦读二十五年等身书最直接的好处。

  老爷子讲得尽兴,李云道也听得酣畅,师徒两人不时还要针对一个时代的政治背景和文化氛围进行还原和讨论,直到夜幕降临,这才落下帷幕。

  老爷子面se颇佳地笑着合上手中的书册:“晚年很有个你这样的学生,果真是老怀大慰啊。”

  李云道yu言又止。

  “有什么尽管说吧,你个小鬼头,什么时候当真把我当成是你的老师了?”老爷子笑骂道。

  李云道笑了笑,轻吸了口气,这才道:“我要调去省里了。”

  门外,杯盏落地,盛着喷香米汤的青花瓷小碗摔得四分五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