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九十章 师姐好美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晚饭是陪老爷子和阿荷师姐一起吃的,菜式皆偏清淡,但因为李云道还特意加了两道口味偏辛辣的小菜,阿荷的一手厨艺让李大刁民赞不绝口,喜得师姐连连往他碗中夹菜,老爷子看在心里笑在心中,打量着这对女长男少的青年,笑如老狐,叭吱着阿荷好不容易批准他享受的小半杯五粮液,也不知道满脸堆笑地在琢磨着些什么。

  “准备什么时候北上江宁?”阿荷似是忍了许久,才问出这个在心中憋了许久的问题。

  李云道看了老爷子一眼,又看着八仙桌对面的阿荷道:“上面安排的时间是下周。”

  “这么急?”阿荷面sè有些焦急,但自知失态,轻叹了口气,“年轻人也是自当以事业为重的,倒是可惜了你跟着老师的课程又要拉下不少了。”

  老爷子又吱了口绵滑润口的白酒,摇头笑道:“不打紧不打紧,江宁也是个好地方嘛,阿荷,你忘了我这个老头子头顶上还有个江宁大学的终生荣誉教授的头衔了吗?”

  阿荷一愣,随后笑道:“我倒是真忘了老师跟江宁大学还有不少渊源呢。”

  “那边前段时间还盛情邀请我去给他们的研究生开门课,我正找理由拒绝呢,这下好了,也不用拒绝了。等课程的时间定下来,到时候我让阿荷通知你,你抽得空来转转就成。我也清楚,此去省城,你肩上的担子不小哟。”老爷子又很小心地吱了口酒,生怕一口将它喝光似的,缓缓在口中品着那股醇香悠长的味道。

  “老爷子,您……”李云道心中感动,但还是担心老爷子为了他这么大年纪还要舟车劳顿,伤神又伤身。

  老爷子摆了摆手:“我这把老骨头,不多动动,往后就怕真的想动也动不了了。晚年我能收下你这个关门弟子已是万幸,我这个当师父的只空有一肚子学问,其余也算是身无长物,你工作上我也出不了多大的力,但总还是要能多教些你学问,就算哪天一蹬脚就闭了眼,那也不会有什么遗憾嘛。”

  “云道,老师既然决定了,你到时候就只管乖乖来上课吧。”阿荷知道老爷子心里的想法,所以转而劝起了自家的小师弟。

  李云道知道多说无益,只好点头:“那这样吧,我在江宁安顿好地方后就把你们接过去,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阿荷刚想说“老师在江宁大学有分配的教授校舍”,却听到老爷子就已经笑着点头:“这样甚好,就算你不去江宁大学听课也无所谓,抽得空的时候我就给你讲两句,学问的东西本就是贯穿整个生命过程的。”

  一顿晚饭吃得其乐融融,老爷子和阿荷师姐赴江宁的事也就这样三言两语商定了下来。饭后,老爷子出门散步,只剩下李云道想帮着阿荷师姐一起收拾碗筷。可阿荷偏说什么“君子远庖厨”,硬是不让他插手,李大刁民只好在一场嘻嘻哈哈地陪着阿荷师姐说些俏皮话,时不时惹得阿荷师姐笑得花枝乱颤。

  “师弟,不可以再逗师姐笑了哟,肚子都笑得疼了呢。”

  “放心,师姐,听笑话不会怀孕的。”

  阿荷师姐俏脸通红:“又说些没头没脑的诨话了,我可是师姐哟。”

  “师姐,这叫真理,怎么能叫诨话呢?老师都说了,学问是越辩越明的,不然你跟我辩辩这听笑话会不会怀孩子的命题?”

  “呸呸呸,师弟太坏了。”正在用井水将碗筷冲洗干净的阿荷师姐不知为何童趣大发,抬手泼了李大刁民一脸的水,看着某刁民一身狼狈的模样,少妇阿荷笑得眼如月芽儿般妩媚。

  “那就让我坏给师姐看看吧。”

  李大刁民不甘示弱,飞快贴近阿荷,吓得阿荷轻呼一声,甚至忘了手里的水管还在扑朔朔地流水——那张年轻而充满朝气面孔是离她如此之近,他身上的那股雄xing荷尔蒙的味道让她的心跳徒然加速,她涨红着俏脸,甚至不敢去接触他的目光。

  “师弟,我是师姐哟……”她声如蚊蚋地小声抗议着。

  “师姐好美。”

  “师弟……”

  “师姐……”

  她轻轻闭上眼睛,这一刻任何道德伦常都离她十万八千里,这一刻,她只是一个想被人轻轻拥入怀中的小女人。

  他本想跟阿荷开个玩笑,却没料到漂亮的阿荷师姐俏脸通红,那副惹人怜爱的模样悄然触动了他心底的某一根心弦。他怜惜地望着眼前命运多舛的少妇,她微闭着双眼,捷毛微微颤动着。

  他的唇轻轻地印在阿荷那光滑清莹的额上,然后飞快撤出一步:“哈哈,师姐真香!”

  “坏师弟!”阿荷睁开眼睛,看着嬉皮笑脸的小师弟,面sè通红,眼神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云道坏笑道:“谁让我去běijing的时候你姐姐欺负我了?她欺负我,我就欺负她妹妹。”阿荷师姐和京城的那位薛妖孽是孪生姐妹,长相毫无差别,如果两人放在一起,只能从气质上来分辨这对姐妹花。

  阿荷师姐哭笑不得:“她欺负你你欺负回去便是,怎么又来欺负我?”

  “那妖孽法力太高深,待我修炼个几百年再回头找她算帐。”李云道蹲在池边嘻笑道。

  “姐姐打小在陈家长大,xing子不泼辣些会被人欺负的,所以她才变成那样,其实我告诉你啊,姐姐以前的xing子,可比阿荷师姐还要柔和呢。”

  “在我心目当中,这世上xing子最温柔的当属我的阿荷了。”

  阿荷又红了脸:“呸,再胡说师姐就不理你了。”

  李云道知道薛绿荷毕竟不是薛红荷,在薛红荷面前要用女子生理上的自我满足这类的话题才能将其击退,但薛绿荷却是一个小小的笑话就能让其满面通红了。

  “师姐,我不开玩笑。”李云道突然认真道。

  “啊?”阿荷一愣,神sè间竟然就些茫然不知所措,如同遭遇初恋表白的青chun少女。

  “师姐,我……”李云道踌躇着,片刻后才咬牙道,“我……我要去洗手间。”

  阿荷轻吁出口气,可是神sè间却微微有些失望:“真像个孩子,去呀,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李云道起身,哈哈大笑:“师姐是不是很失望?”

  阿荷轻叹:“师弟,这样欺负师姐可不好哟。”

  李云道看到阿荷的表情有些落寞,知道她又想起了以前那段失败的婚姻,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去安慰,只好笑道:“师姐,你喜欢住什么样的房子?”

  阿荷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江宁的房子太贵了,我和老师都不挑的。其实你如果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先跟我和老师住江宁大学的教工楼也可以啊,那套房子有三房,够住了呢。”

  李云道笑了笑,摇头道:“现在情况不同了,我这拖家带口的……”

  阿荷神sè微微一黯,显然“拖家带口”这四个字让她想到了别的事情。

  扯开话题又说了些俏皮话,将阿荷逗笑了起来,正好老爷子也散完步回来,李云道这才起身拜别离开。

  还是沿着那小桥流水,一路伴着星光往家中走,走上那石拱桥的桥头时,却看到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背手立于河畔,仰望星空,黑暗中看不清面容,却能让人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孤独和落寞。

  “黄叔!”李云道走到他身边,也一样望着远方的天空,城里不比山上,极少能看到如此漫天星空的场景。

  “哦,云道回来了。”黄梅花终于回过神,难得地冲李云道笑了笑,“十力说你快回来了,果然不假。”

  “这孩子就是神叨了些。”

  “噶玛拨希的亲传弟子,神叨些也是应该的。”黄梅花笑道,“你蓝姨让我好好谢谢你,那天如果不是你去得及时,她一个女人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李云道摇头:“我那都是份内事。只是那个何青莲,看上去不好对付啊。葛队派人跟了他们几天,可是据说他们是跟南方的商务考察团一起来的江南,市委和市府那边都给葛队下了死命令,不许sāo扰他们,所以这些天也只能派人远远地以保护的名义跟着,但实际上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黄梅花道:“他是我师兄,我自然是了解的。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你这几天就要北上江宁了吧,走之前回去一趟,老爷子应该有些话想叮嘱你。”

  李云道点头,但还是没弄清黄梅花的来意。不管是蓝姨的谢意还是老爷子的旨意,黄梅花只要打个电话就能搞定,根本不需要亲自跑来这般费力气。

  果然,黄梅花接着道:“这次送二少爷回美国,我察觉了一些事情,但一时间也说不上有什么奇怪,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这个脑瓜子可以帮我分析分析了。”

  李云道笑道:“叔,您是在骂我吗?”

  黄梅花笑骂道:“臭德xing,明明是得意的,偏生还要装。”

  “那里头请,我让十力煮水泡茶。”

  “嘿嘿,好,今晚尝尝你家的茶。”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