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十九章 私奔吗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闻里经常都会说都的交通压力越来越大,堵车是家常便饭。访问下载txt小说第一次来到这个如今挤身东南亚一线城市的李云道,带着三个小家伙也顺道体验了一回都交通的“不平凡”。

  开车的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年纪约摸二十出头的北京小伙子,一口标准的京片子。走到东三环时正好碰上封路等待。出租车司机便施展开了都人特有的热情,跟李大刁民天南海北一阵乱侃。后聊到地域时,司机问:“兄弟,一看您就不是北京本地人,哪儿人?”

  李云道笑道:“东北。”东北对于李家三兄弟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按老喇嘛的说法,他们出生东北,应该是东北人,加上老喇嘛似乎本身也是东北人,后来有了大机缘也遁入空门,所以这才熏陶出三个标准的东北口音。

  “东北好啊,尤其是东北姑娘,那叫个火辣,床上床下得够带劲儿的。哎,对了,提到女人,兄弟,您知道近北京人议论得多的是啥不?”

  李云道摇头不语,说实话他这会儿真没有精力跟这位年轻的司机大伙儿瞎掰伙。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这位大刁民心里酝酿着什么一鼓作气的大计划。

  司机见李云道摇头不语,神秘道:“知道都城里的四大公子吗?”

  “四大公子?”这位每日跟乘客侃大山信息量颇为丰富的北京小伙儿面前,李云道就如同两耳不闻外事的书生一般孤陋寡闻。

  “不知道了。蒋朱周蔡,这四位基本可以说是手腕人脉通天的家族长子,蒋家蒋青天,朱家朱晓蛟,周家周坤,还有蔡家的蔡止殇。四人又以蒋青天为。蒋青山左右逢源,北方,黑白两道基本通吃。朱家经商,周家从政,只有从军的蔡止殇不显山露水。”看着前车队开始挪动了,司机小伙儿连忙边换档边道,“这两天说是四大公子之的蒋家公子要成婚了,娶的是蔡止殇亲妹子。而且,我可听说了,办喜事儿的地方蒋家本来说是要设国宴厅的,可是蔡家觉得太高调,所以才改北京饭店了。哎约,这一说我才想起来,兄弟,您不会也是赶到北京饭店去参加婚礼的?如果真是,这红包可真要出大了。”

  李云道继续微笑应和着司机小伙儿的话,说到出红包的时候,李大刁民还刻意做出了一个很心疼很奈的表情。

  天衣缝!连抢媳妇儿的“行家”小双同学都叹为观止。

  一点二十四分下出租车,临走下车时,北京小伙儿还似乎一脸意犹未的表情。

  去便利店买了四个面包,三瓶牛奶和一瓶矿泉水,就着矿泉水吃下一个面包后,李云道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出到北京后的第一条短信:“我北京。”

  完短信,李云道便坐离北京饭店不远的一处台阶上,收起从昨晚开始酝酿却临上阵前消退的笑容。

  三个小朋友似乎觉得真没什么意思,台阶前的方格大理石上跳起了方格,小喇嘛小,动作却为灵活,二十分钟的工夫,双胞胎的鼻子已经被刮得通红。

  就双胞胎被刮第三次鼻子的时候,李云道的手机响了。

  是电话,不是短信。

  拿起手机的时候,李大刁民手心微汗:“我北京。”声音由于过于克制而显得有些嘶哑。

  电话那头沉默了十秒钟,才轻轻道:“北京哪儿?”

  “我能看得到北京饭店,一个便利店的门口。”

  “嗯。”电话挂断了。

  李云道苦笑着摇头,自嘲般地自言自语道:“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关风与月。”

  三个孩子此时也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李云道。

  李云道摇头:“你们继续。”

  三个孩子正兴头上,李云道说完,各投入“战场”,大小双誓要复仇,三个小朋友似乎己经忘记了为什么会大半夜从苏州杀到北京来了。

  十分钟后,穿着一身唐装的淡妆女子出现四人的视线。

  跳格子的大小双直接看傻眼了,李云道也愣了当场,只有小喇嘛红着小脸很不好意思地暗念了几声佛号,坐到李云道身边去继续飞机上没念完的经。

  蔡家女人,蔡桃夭。

  似乎李大刁民的生命,她每一次的出场方式都会与众不同。第一次是人迹罕至的昆仑山上,蔡家大菩萨穿着一身飒爽的迷彩服背着军用背包。第二次苏州,从一辆气焰跋扈的悍马上跳下来,逼着才跟她见第二面的大刁民去扮演她的假男友。

  蔡家女人第三次李云道的生命出现,却似乎注定了要让所有关于美女的形容词这一瞬间黯然失色。

  身裁量的大红旗袍将身材线条勾勒得淋漓致,加上化了淡妆,虽然少了一份英姿,却多了十份柔媚。一头青丝被盘成了一个很好看的髻,看似随意实则用心地插了一根木簪。

  唯一没变的是蔡家大菩萨的目光,永远都仿佛一眼就可以看穿所有人的心思。

  “喂,大刁民,你看傻了?”蔡家女人笑盈盈地走到李云道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李大刁民,接近一米八高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足以让绝大多数男人望而生畏。只是,从李大刁民的角看,却只看到了能让所有男人都怦然心动的饱满。

  李云道似乎被突然出现的蔡桃夭震晕了脑子,只顾着痴痴地打量蔡家女人,一脸茫然,良久,才感慨道:“你真的很漂亮,我估计古书里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过如此。”

  “那我苏州问你要不要娶我,你怎么不回答?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总是要等到要失去的时候,才会现自己想些什么?”蔡家女人居然李云道脚下的台阶上轻轻坐下。由于穿着旗袍,蔡家女人并不适合这么坐着,于是只能将笔直的长腿舒适展着平放地面上,看得蹲一旁大小双这两个初有异性#意识的小家伙一阵心颤。

  “李云道,我问你个问题呗?”蔡家女人看着不远处的“北京饭店”四个字,难得那如同大菩萨一般的眼神流露出些许茫然。是“李云道”,而不是“大刁民”。

  “嗯?”

  “如果现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会带着我私奔吗?”

  蹲一边偷听两人对话的大小双一听到私奔两个字,大眼睛瞪得老圆,小双一脸崇拜――能降服桃夭姐姐这样的女人,得多深的道行?小双连想都不敢想。

  “会。”

  “你知道今天我要嫁的人是谁不?”

  “嗯!”

  “那你还敢?”

  “八斤的熊瞎子我都没有怕过,来十斤的人我怕个毛!”

  蔡家女人被一个比喻逗笑了。

  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会被全国通缉的,这也不怕?”

  “怕。”

  “为什么?”

  “我一个人跟国家机器斗,跟螳臂当车没啥区别。不过还是要私奔。”

  “好!”蔡家女人只轻轻说了一个字。

  脱下一身老头衫大短裤穿着“阿玛尼”大刁民几乎是拿出了二十五年积攒的所有勇气,才颤颤巍巍将那双满是老茧的手送到了蔡家女人的肩膀,没有放下去,后却如同抚摸婴儿般地轻轻抚蔡家女人的头上。

  “蔡桃夭,我知道你很累。”

  蔡家女人的身子微微一颤。

  累吗?这个从小就被蔡家老爷子给予了殷切期望的女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下来喘过一口气。哪怕后她选择了北大而不是军队,但对她来说人生所有的时间都用了前进的路上,不曾为谁停歇过。圈子里谁都知道蔡家有个强悍比的小孙女,可是谁关心过蔡家小孙女付出了多少?有谁真正问过蔡桃夭累不累?寂不寂寞?

  没有人生来就是天才,天才是用时间和汗水累积而成的。

  出人意料,蔡家女人既没有勃然大怒转而将身后的大胆刁民斩于马下,也没有习惯性地用过肩摔大刑伺候,相反,蔡家大菩萨缓缓地靠到李大刁民的腿上,小鸟依人。

  此刻的大菩萨,不再是那个高高上仙宫朱蕊,而是一只困了累了乏了受伤了也需要人安慰的孔雀。

  只是,宁静往往都是短暂的。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嫂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