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百九十四章 到省厅报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江宁朱雀路,曾是六朝王候公卿云集之地,可惜除了适都北平的大明外其余五朝皆不长久,可见这江宁城的龙脉之气已耽尽。大明西厂锦衣曾将应天衙门设于朱雀路,据野史载,朱雀路口特意画有钟馗像,以镇冤死亡魂。如今沧海桑田,历史的车轮将江宁城碾得只剩下当年建业石头城的些许印记,街头石灰墙上的钟馗像也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朱雀路298号,应天锦衣衙门原址,早己没了绣chun刀飞鱼服的装束,但依旧依仗国家暴力机关的阳刚之气镇住了那冲天煞气。

  李云道将那辆苏e牌照的beijing吉普停在路口,步行至朱雀路298号。白底黑字的牌匾挂在门前,写有“江南省公安厅”六个大字。“到底是省厅,比地方上阔气多了。”李云道又想起了第一天去姑苏市局报到的场景,那天被葛母老虎罚去cao场顶着烈ri长跑,还结识了崔莹和曹菲,如今奏chun去秋来,只不过半年的功夫,崔莹香消玉殒,曹菲不知所踪。抬头望了一眼远远在大院上空迎chun飘扬的红旗,心中若有所思。江宁是省城,比姑苏城大了数倍还不止,在小小的姑苏古城他就碰到了普通人此生可能都不会去经历的无数惊险之事,加上林一一和韩国涛联手将他调到这诺大的省城,估计面临的麻烦只会多不会少。

  “同志,你找谁?”门前的武jing拦住李云道,但因为李云道穿着jing服,虽然只是学jing的肩章,但言语还是客气了许多。

  李云道说明来意,检查了证件后,才走入那道常年紧闭的大门。站在大院里看着面前的大楼他却有些茫然,如同一只从小河游进江海的小鱼,身边的一切陌生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李云道同志,政治部在七楼,你去直接找秦主任。”说话的是刚刚在门口检查他证件的年轻武jing,脸膛晒得黑黝黝的,此刻应该是刚刚换岗下来休息,看到李云道站在院子zhongyang发呆这才热心地上来提醒一句。

  “哦,好的,谢谢。”李云道冲年轻武jing笑了笑,挺了挺刚刚有些佝偻的胸脯,径直往那大楼走去。年轻武jing倒是一脸羡慕地看着李云道,地级市的学员jing察能一下子调来省厅,说他背后没有人是无人会相信的。

  李云道并不清楚身后的年轻武jing正在惊羡他的好命,他却在心中琢磨着这次林韩二人联手将他调过来的用意。从原先就任的地级市带人过来显然是会触及一些官场忌讳,这一点熟读《资治通鉴》的李云道不可能不清楚,但既然会调他上来,那肯定是要能派上用场的。省厅大楼里不时有人来往,但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情,谁也没注意这个扛着学jing肩章的小jing察。

  默默乘电梯从一楼到七楼,寻到“政治部”铭牌,门上又写着“主任”二字的办公室,李云道轻轻敲门。

  门内传来一个高吭的男声:“进来。”

  推门而入,里头是机关单位一贯的装修风格,办公桌的电脑后方坐着一位紧盯电脑屏幕的中年jing察,隔着电脑,只看到他半边脸和冒在显示器上方“地方拱卫zhongyang”的发型。

  “坐。”那人没头没脑地扔了句话。

  李云道也不吱声,微笑着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随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办公室的环境。虽然是机关单位一贯的深沉风格,连木地板都是深柚木se系的,但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山竹chun雨图”的水墨画,画对面的墙上是一幅字,落款是江宁艺术学院某大师某年某月留笔,办公桌上放着一只不算显山露水的石制貔貅。看起来,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应该算是个不落俗套的雅jing。

  紧盯屏幕的中年男人其实也在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这个刚刚从地方调来省厅的年轻人,作为省厅组织管理部门的一把手,秦奋韬也很好奇这个年轻人的背景。他的背景资料秦奋韬已经详细看了一遍,不知名的地方高中毕业,专升本的快速野鸡学历,这些都不算什么,甚至有些让人倒味口,但他入职半年以来的经历以及两任直接领导给予的评价倒是让秦奋韬颇为怀疑。

  其中一个是姑苏市局刑jing支队现任队长葛青给予的评价:“该同志做事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并擅于打破传统思维,对得多方面多角度的逆向思考……在市刑jing支队见习期间,曾独自力擒公安部s级通缉犯一名,击毙犯罪份子两名……该同志在刑事案件侦破领域有独特见解,望领导部门知人善用,让李云道同志在关键岗位发挥关键作用。”

  另一个评价则是李云道调来省厅前的直接上司宣传处处长牛延火的评价:“该同志认真热情,对待同志如同chun天般温暖……李云道同志学富五车,在写作、作画、书法等领域都有一定造诣……希望该同志在更高的平台上为国家为人民作更大的贡献。”

  虽然组织部门在任用干部时会考虑前一单位直属领导的意见,但那也只是参考,一般来说如果不是生死大敌,就算之前有些小摩小擦,对于将走之人都会一笑泯恩仇,做个顺水人情也是常有之事,但是像这般将下属捧得如此之高的,倒是少见。

  秦奋韬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长得不算帅气,但眉清目秀,很有jing神,笑起来的时候甚至带着些小小的腼腆,总体来说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呃……你是……”秦奋韬故作迟疑地看了李云道一眼。

  李云道连忙站起身:“你好,秦主任,我是刚刚从姑苏市局调过来的李云道。”

  “哦,小李啊,我想起了,怪不得呢,我说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之前我看过你的档案,上头有你的照片。”秦奋韬是政治部主任,主管省厅组织人事和公安宣传口子上的具体工作,说起场面话自然也是手到擒来。“小李,我看了你的档案,之前你的两位领导对你的评价可不低啊,来了省厅工作,也不能懈怠,虽然这里是算是省直机关,但公安部门不同于一般的省厅,这里的每一项工作都有它特殊的意义。”

  李云道直视着秦奋韬的双眼,边听边微笑点头,这让秦奋韬对他的印象再次加分。一个敢于直视领导和领导进行眼神交流的员工,往往能给人留下更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这种印象还是建立在形势大好的基础之上。

  “秦主任,您放心,我就是党和人民的一块砖,哪儿有需要就往哪儿搬!”

  “小伙子倒是挺会说话,放心好了,你的工作韩厅长那边已经有了安排,具体的你待会儿去韩厅长那边他会跟你说,你的调动手续待会儿会安排人去落实,你只要安安心心将韩厅那边的工作做好。”

  “谢谢秦主任。”

  在秦奋韬办公室呆了不到二十分钟,谈话时间还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李云道也不知道倒是是好还是不好,出了门就直接上八楼,厅长们都在这一层办公。

  韩国涛是资历最浅的副厅长,办公室在走廊的最西头,敲门后听到韩国涛熟悉的声音时,李云道心里这才有了一丝底气。

  “韩局……哦不,韩厅长。”李云道推门而入,看到宽大办公桌后的韩国涛开口就是“韩局”,等意识到对方已经升职时,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改口。

  韩国涛笑着起身,迎了上来:“哈哈哈,叫韩局好,叫韩局说明是我的老部下,是老朋友,叫韩厅长的才是新朋友嘛。”

  李云道嘿嘿笑道:“老领导,我来投靠您了。”

  “我可总算把你盼来了,你都不知道,可不光是我在等着你的来报道啊。”

  李云道愣了愣,没听明白韩国涛话中的意思。

  韩国涛却神秘一笑:“去过秦奋韬那边了吧?”

  “嗯,没说几句话就出来了。”

  “秦奋韬跟牛延火差不多的xing子,不过这个位置的确比较尴尬,能坐得稳倒也难为他了。”

  李云道没有说话,领导在背后提及别的领导时,不管说好还是不好,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他都不会去插嘴。

  “云道,知道这次调你来省厅是做什么的吗?”

  李云道苦笑:“那句‘我是党和人民的一块砖’刚刚已经在秦主任那边说过了,这会儿再说一遍好像就太做作了。”

  “哈哈哈,你这个xing子啊,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事,现在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小伙子。”韩国涛大笑,“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这次的任务可不轻啊,弄得好,是件天大的功劳,弄不好,没准儿你、我要摘帽子,甚至林市长都要受到牵连。”

  李云道点头:“老领导,说实话,大老远把我从姑苏城弄到省里来,我就没想捞着什么轻松的活儿。”

  “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李云道同志,现在我以‘915特别行动组’副组长的身份欢迎你加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