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十章 初次交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7-18

  蒋青鸾,二十三岁,一个从小忧虑的孩子。有一个纯粹到不能再纯粹的红色家庭,还有一个北方嚣张跋扈到可以踩遍京城恶少却人敢说一个“不”字的哥哥。京城一线红二三代的圈子里,谁都知道蒋青天有个心气极高的妹子,虽不至于如同蒋家大少般黑白两道左右逢源,但起码京城遍地红色名门的圈子里,蒋青鸾的名气并不比蔡桃夭逊色多少。

  如果说能北大读出哲学硕士的蔡家大菩萨走的是一条精神洁癖路线,那么蒋家二小姐选的便是极端到奢靡的物质路线。别的小朋友刚刚知道小白兔牙膏的时候,蒋二小姐已经知道用奔驰宝马gui来拉开档次了,当遍地大奔小宝gui泛滥的时候,蒋二小姐开的是兰博基尼用的是从巴黎和米兰定制的个性化日用品,就连马桶也恨不得镶上大师切割打磨的高档水晶。

  什么叫品味,什么叫时尚?你拎着爱玛士开个土大奔,人家都不带跟你聊这个话题。这叫阶层差距。

  今天本是一个开心的日子,都一直稳压自己一头的蔡桃夭终于被哥哥征服了。嫁入连哥哥对自己都唯命是从的蒋家,那还不得处处看蒋二小姐的脸色行事?所以蒋青鸾今天特意穿上了一身刚刚出自米兰大师之手的手裁礼服,价格后面的零足以让普通人吞下一嘴的鹅蛋。唯一让蒋二小姐不满的,是举办婚礼的地方,放着好好的国宴厅不用,偏要跑到这土不啦叽的北京饭店,所以蒋二小姐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圈子里的人都认为那位土得掉渣的蔡家大小姐会比自己高出半筹。

  蒋二小姐圈子里也有自己的闺蜜小,都是一群恨不得把眼睛长到头顶上的红色公主王子,差不多出自一个大院,年纪相差多不过四五岁,有比蒋二小姐大的,但所有人一例外地尊蒋二小姐为,这里面自然有蒋家和蒋青天的因素,蒋二小姐的眼睛比他们长得“高”,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十八岁时,蒋青天送给蒋青鸾一栋别墅,接着那群小闺蜜也想各种办法搬进了这个京城排得上名的别墅小区。因为今儿是大哥的大喜日子,蒋二小姐早早地从被窝里爬出来,然后一边化妆一边打电话吹哨子,十一点多就别墅小区门口集合,蒋二小姐的兰博基尼打头,后面跟着一串的阿尔法玛莎拉蒂保时捷法拉利,总之就是别墅门口上演了一场豪华车展,咆哮轰鸣的引擎声震得小区保安心惊胆颤,生怕一个不留神惹到这帮二世祖祸及自身。等到豪华车队扬长而去一骑绝尘时,保安大叔才拍拍胸脯感慨今天又不知道有什么人要遭大殃了。

  车队靠近北京饭店的时候,蒋青鸾老远就看到了从饭店大堂走出来的蔡桃夭,蒋青鸾早就听圈子里有人耳边吹风,她这位准嫂子跟大哥并不齐心,于是蒋家二小姐便留了个心眼,把车交给酒店门童停好后,才带着一众小闺蜜远远地跟上了蔡桃夭。

  看到那个坐台阶上穿了一身“廉价”阿玛尼的男人时,蒋青鸾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蔡桃夭虽然向来行事低调,但京城大家毕竟是属于一个圈子。跟上来的小闺蜜,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那不是蔡家的蔡桃夭吗?鸾鸾的嫂子?”

  远远地看着那对“狗男女”,蒋青鸾感觉自己被人当面扇了数耳光,不疼,却相当丢人,丢人丢到家了。尤其是蔡桃夭靠到那个男人的腿上时,蒋青鸾感觉一股说不出来由的火气从心里直冲脑门。

  “嫂子!”蒋青鸾现身的时候,十多个小闺蜜同时出现,将一男一女和三个半大的男孩围了起来,显然群殴的勾当也没有少干,今天哪怕对上的是蒋青鸾的“准嫂子”,但他们还是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仇敌忾。

  蔡桃夭丝毫没有因为“小姑子”的出现而显出任何地慌乱,或者说她心,这对北京城或者整个北方张牙舞爪的兄妹,都跟她毫不相干,哪怕嫁入了蒋家,那也只是**,不是精神,纯精神论者向来喜欢把**和精神分得很清楚,不用说有精神洁癖的蔡家女人。

  不理气势汹汹蒋青鸾,蔡桃夭反而回过头,冲李云道歉意地笑了笑:“估计今天要连累你了。”

  李大刁民却一脸微笑,语出惊人:“都要私奔了,还谈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私奔?”一众北京恶少小姐目瞪口,就连蒋青鸾也愣住了,她本以为蔡桃夭只是成婚前后会一会老情人,她也就算撞破了人家的好事也顶多握个把柄,以后蒋家扮演恶小姑角色的时候也能够加得心应手,却没有到扯出私奔这档子事情。这还得了?如果蒋家儿媳妇成婚当天跟别的男人私奔,那就不仅仅是以蒋家大少为代表的蒋家众人脸上狠狠扇了一耳光,多的是私奔所带来的后期负面效应足以京城带来一场地动山摇的大变动。蒋家实力雄厚是不错,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向来低调忍让的蔡家就是好说话的。

  “你丫哪儿跑来的二偪货?也不照照镜子自己什么德性。跑到皇城脚下撒泼打浑,你想没想过自己今儿晚上能不能走出北京城?”蒋青鸾的青脸色直接给了二世祖们一个宣泄嚣张气焰的借口,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估计不超过二十岁的小伙子,很帅气。一身很精致的黑色礼服,显然出自国外名家之手,不出意外的二世祖气焰,跋扈,张扬。

  李云道点点,很认真地看着说话的年轻小伙:“二不二偪听说话就自然得分晓,不过看来二偪这条康庄大道上,跟您这位前辈人士一比,我这辈子都谈不上望其项背了。”

  “少跟我他玛废话,老子这就废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年轻小伙子很潇洒地脱了礼服,交给身后的一个戴着银色大耳环的小姑娘,笑容狰狞,“北京敢跟蒋哥对着干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舒服地走出城的。”年轻小伙子向前迈出一大步。

  一直坐李云道身后没有说话的小喇嘛悄然靠向李云道身边。

  “孙子荫,你敢!”被骂作淫#妇的蔡家女人悍然挡了李云道的面前,论实力,十个孙子荫也不是蔡桃夭的对手。

  “哦?是这样吗?孙子荫,你大可以试试,有你鸾姐,我真想看看,今儿这个奸夫能不能顺顺当当地走出北京城。”蒋天鸾双手抱胸,一脸嘲讽地看着蔡桃夭,这事儿她还真的不怕,说出去,只有蔡家丢人,蒋家多是惩罚准儿媳和勾引儿媳的奸夫而己。

  “奸夫?”李云道哭笑不得,轻轻将蔡桃夭拉到自己身后,又示意小喇嘛退后。“这个时候,女人和小孩都要往后站,打架是件危险的事情,应该大老爷们儿来解决。”蔡家女人出乎意料地没有反抗,只是带着小喇嘛,顺从而自然地被李云道拉到身后,如同被男人庇荫的妻儿。

  “孙子荫,直接解决了他!哥挺你!”

  “孙子荫,一招放倒,拖泥带水的话,姐直接鄙视你一脸。”

  “孙子荫,你好帅好帅哦,超帅哩,放倒了他,就帅了,呀!”

  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年轻男女跟着瞎哄,反正背后有蒋青鸾,蒋青鸾背后有蒋大少和蒋家,蒋家背后有诺大的国家机器,后顶多弄出些事非,那也只跟蒋家和眼前要动手的孙子荫有关,跟他们基本没半毛钱关系。

  孙子荫很有一番儒将的风,脱了礼服后连阵时都风翩翩,一只手背身后,站立后,单手呈请战姿态,总之要多帅有多帅,赚足了身后一群二十左右的小娘们儿的吹捧声和口哨声。

  李云道也脱了上衣,解开衬衣的扣子,顺手将衣服交给身后的蔡家女人:“来,媳妇儿,帮你家相公看好东西,值好几大呢,打破了怪可惜的。”李大刁民的印象,好几大的衣服已经贵得让他肉疼了,如果真要知道这身衣服后面还要加上两个零,估计得把全身脱了,穿着裤衩直接干架了,昆仑山上采玉的时候,为了抢好玉,李大刁民没少跟流水村里的那群维族汉子直接动粗。

  对于李云道对于高端品牌的白痴,一群纨绔直接语,只有接过衣服的某女似乎生怕场面还不够雷人一般:“没事儿,破儿我帮你缝缝补补还能再穿。”

  李大刁民摸了摸长长了些许的平头脑袋,笑道:“这不省事儿嘛。”回过头,李大刁民脸上的笑意盛,盛得如同见到二十年不见的知心老友一般,边往台阶下走边道:“兄弟,怎么个打法?单挑还是群殴?”

  “还有什么打法……”

  孙子荫的话还没有说完,眼睛的余光就已经瞟到那个瞬间猛然弓起身子的男人,如同捕食猎物的豹子一般,瞬间就冲到了他的面前。如果不是太轻敌,三届全国空手道冠军的孙子荫绝不会轻易被对手沾上半个衣角,可是对象实是太了,他几乎是本能地后撤一大步,连刚刚托大背身后的右手都必须拿出来保护几处关键要害。头、颈、胸、小腹,孙子荫几乎是用一种极难看的姿势才保得上身的周全。只是,他这种习惯竞技场上角斗的富家少爷哪里知道山间刁间相互“切磋”时的绝技。昆仑山上跟李云道干过架的村民都知道,跟大刁民干架,得先护着下身荫蔽子孙后代的关键部位,可是孙子荫却从得知。

  于是还未成家的孙家少爷以一个极难看的姿势后撤一步正想要找机会反攻时,又以一个极丑陋的姿势硬生生地倒地上,全身抽搐,双眼翻白。

  李云道摇了摇头:“长得挺白净娘们儿的一伙子,怎么就嘴里不干净呢?况且你骂我可以,但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也舍得开口,老天爷白给你胯下长了一只鸟一对蛋了,既然白长了,我就帮你摘了。”说完李大刁民以摧枯拉朽之势又伤者的伤处补了两脚。

  从李云道走下台阶,补完两脚,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直接将一众从来没有京城吃过大亏的北京纨绔震愣了当场,随后,始作俑者抬头冲一群纨绔灿然一笑:“如果你们当还有人想当太监人妖啥的,净可以一块儿上,我吃得消!”

  三届空手道冠军直接一个照面被对方放倒,跟着一众北京二世祖这才知道今儿估计碰上江湖好汉了,蒋二小姐漂亮而精致的小脸蛋是阴云密布。看着蹲孙子荫面前的诡笑男人,十多个气焰嚣张的二世祖犹如被人泼了一身的冰水,偃旗息鼓。不光是一众北京纨绔,就连蔡桃夭也吓了一跳,其实她已经准备好动手了,她以为李云道顶多孙子荫手下走个两三个回合,随后她就会顶上,可是眼前前的事实太诡异了,诡异到连蔡家女人都觉得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

  孙家虽然不如蒋家蔡家这般势大,之前有一个坐到国副级的老太爷时也算京城的望族,老太爷一走,虽然人走茶凉,但老太爷生前刻意布局打下的人际关系脉络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一个盛极一时的家族?孙子荫还是孙家这一代唯一的男性成员,刚刚李云道的三脚,已经基本不留余地将孙家赶上了断子绝孙的末路。蔡家女人看了一眼那个蹲下地上冲纨绔们微笑的背影,微笑着自言自语:“这回估计不私奔也得私奔了。”

  “还看着干嘛?赶紧送医院!”蒋二小姐终于回过神来,看向蔡、李二人的目光是恶毒,她不是想如何把今天的事情收场,而是已经心盘算着怎么利用孙家的力量将眼前的这对狗男女赶杀绝。

  七手八脚的纨绔们正要抬起昏迷仍旧抽搐的孙子荫,却被一个稚嫩的童声喝止:“把他放下。”

  十力嘉措。

  哪怕是气焰嚣张如一众纨绔,也对这样的孩子产生不了反感。

  “让我看看,否则到了医院也没救。”十力冷冷地走到孙子荫面前,熟练地把脉后,花了一番力气孙子荫身上几处相关要穴一阵拍打。“这回应该可以了,二十分钟内送到医院,迟了还是没救。”

  “啪啪啪!”

  几声响亮的掌声。

  “我的地盘上,抢我的女人,还伤我的人,我就奇了怪了,这年头,熊心豹子胆难道可以批不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