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零三章 交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从腰后摸出枪时,沈燕飞就已经感觉到不对。<>

  躲到奔驰glk里的男人似乎被吓晕了过去,李云道径直走到车窗边,用枪把敲了敲车窗,那人才悠悠地醒了过来。等看到手里拿着黑乎乎的铁疙瘩靠在车门上冲他微笑的男人,许天笑几乎是下意识地吓得直接退向副驾的位置,其间还很不小心地将脑袋在后视镜上狠狠地磕了一下,但他几乎没有去在乎那原本算得上钻心的疼痛,跟车外的“恶魔”比起来,这种疼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见他将自己反锁在车里,李云道也不着急,懒洋洋地靠在车门上,双手抱胸,望着不远处被郑天狼收拾得颇为狼狈的女人。她的黑色紧衣皮衣在剧烈打斗中已经撕开不少口子,露出里面莹白如玉的肌肤,火红的长发上沾着不少杂草和泥土,她一次一次摔倒,又一次一次站起来。对于她来说,最大的荣誉莫过于战斗到死的那一刻。

  郑天狼微微摇头:“这样又是何苦呢?”

  由香关芷面无表情:“杀了你将是我接下来的人生目标。”

  郑天狼愣了愣,随后释然——这应该是密宗的某种修行术,一旦心中有了魔障,不踏平那座山,此生将难有寸进。于是他笑道:“好啊,我等着。”

  由香关芷再次站起身,陡然加速,如子弹般向郑天狼射去。后者却微微摇头,干脆摘了眼罩,望着那风驰电掣般身影,火红的头发在风中轻扬,他嘴角微微上扬,轻叹一声,伸手,轻拉,再后扯一步,随后行云流水般借力打力,将那个炮弹般迅捷的如玉身躯推送了出去。

  再一次华丽落败。

  由香关芷吐去口中的杂草,站起身,面无表情:“再来!”

  郑天狼苦笑:“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你这样的人……”

  那边的结局似乎已经无法修改,李云道终于将目光收了回来,转头望向车内的许天笑。与他似笑非笑的目光接触,许天笑整个身子微微一抖,他心中懊悔万分——他本以为以关芷的实力足以轻轻松松将李云道拿下,倒时候他要将那个穷刁民踩在脚底,在他的头上撒尿,他要将之前的屈辱统统收回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那人随随便便半途去机场接个人就能接出个逆天的妖怪?

  许天笑这才突然想起,这世上还有手机这种东西,他连忙掏出手机,第一个电话却不是报警,而是打给那位在南京只手遮天的老人。看到他打电话的动作,李云道也不阻止,只是嘴角含笑地望着在车中惊慌失措的人,眼中倒是有些怜悯。

  电话很快打通了,许天笑开口就哭腔着呼道:“干爷爷,李云道要杀我,他在车外,手里有枪……”许天笑哭诉着现下的境遇,大体也就是让龙爷赶紧派人来救场的意思

  坐在房中的龙正清放下手中的狼毫,神色镇定,只是微微皱眉:“关芷呢?”

  “关芷在外面跟另外一个人交手……好像落了下风……”

  龙正清没有去问为什么许天笑会出现在现场,有些事情现在去追究并没有任何意义。这位在江宁黑白两道左右逢源的老人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先镇定一下,你下车,把电话给李云道。”

  “啊?”许天笑一听就愣住了,“干爷爷,他……他手里有枪……”

  “废话,他手里有枪,你躲在车里就平安无事了?关芷的glk防弹吗?白痴,蠢货!”龙正清忍不住喝骂道。

  许天笑这才抖缩着身子,缓缓伸手打开门窗保险。

  李云道靠车门上,食指套在扳机上,崭新的92式手枪在他手上飞快旋转,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从车里举着电话出来的许天笑。

  “别……别开枪,龙爷要跟你说话。”许天笑将手机放在车顶,向李云道的方向滑过去,然后赶紧缩回车内,仿佛这层不防弹的车窗就是他的安全龟壳一般。

  李云道轻轻笑了笑,但还是拿起手机靠在耳边,却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也很镇定,双方都只能听到对方轻缓而有节奏的呼吸声。

  一秒,两秒……二十秒钟过去,终于,电话里响起了一个苍老却浑厚的声音:“年轻人,做事要适可而止,天笑不是你能动的人。”

  李云道瞬间一脸笑意,只有熟悉这种笑容的流水村里的牲口们才知道,这是李大刁民准备坑人前的标志性笑容。

  “哦,你这个老不死的是谁?许天笑的爷爷?还是干的?难不成他爹许明也是你干出来的野种?”

  “年轻人,说话最好还是要留些口德。”龙正清有些微怒,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公然挑衅般地跟他说话了。

  “老家伙,没听说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吗?你也岁数不小了,该安享晚年了,再这么出来蹦跶,小心晚节不保啊。”

  龙正清怒极反笑:“倒是长着一副好嘴皮子,有机会我倒真想看看你的舌头是长还是短。”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对了,你从姓许的身上也捞了不少钱了吧,如果他儿子在你的地盘上出了事,那条老狗会不会发疯出来乱咬人啊?”李云道一语中的。

  龙正清深吸了口气,冷冷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李云道拿着电话轻笑:“你都送过我几份大礼了,咱中国人来而不往非礼也嘛,我好歹也要还点什么给你,今儿这个就算之前姑苏那件事的利息了。下次派几个聪明的来,那四个混混,死了仨,剩下一个估摸着日子也不好过。还有,这次派来这个小姑娘倒是挺水灵,倒看着好像脑子也不太好使啊。”

  “李云道,你在初来乍到,江宁的水深得很,你不怕踩下去上不来?”龙正清的声音很冷,显然是动了真怒。

  “怕,怕极了,这年头,谁不怕死?不过上不上得来还得看自个儿的水性,你说对吧。我倒是很好奇,你这条盘踞江宁的小蚯蚓还有些什么底牌,统统甩过来,我很期待。”

  “好,很好!”

  龙正清主动挂了电话,显然是被李云道气得不轻。

  李云道笑了笑,用枪口磕了磕车窗,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车里的许天笑却飞快摇头,显然是不想为了一个手机就让自己暴露在这个疯子的枪口下。李云道想了想,翻出许天笑手机的通讯录,果然在找到“许老头”,电话拨过去,却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天笑?许市长在开会。”

  一句话李云道就听了出来,这是那天晚上跟曹菲在酒店偷情的男人,孔博安。

  “哎哟,是孔兄啊。”李云道笑得意味深长。

  “你是谁?天笑的电话怎么在你手上?”孔博安很警惕。

  “哦,我是就是个无名小卒,对了,孔兄,曹菲失踪了,你最近寂寞得很吧?”

  “你……你到底是谁?”

  “你甭管我是谁,告诉许明,他儿子在我手上,当然你报警也可以,不过你想想后果,我刚刚跟姓龙的通过电话,好像姓龙的准备放弃这个废物了,我琢磨着他在他亲爹这儿可能还有点儿价值……”

  “你等等,别挂电话。”

  电话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不一会儿就听到会场中许明慷慨激昂的声音,大体是在说明年的土地供应之类的话题,估计是看到孔博安突然走了上来,许市长的讲话戛然而止。

  不过一会儿,电话里传来许明气急败坏的声音:“喂,我是许明,你是谁,你把天笑怎么样了?”

  李云道笑道:“我是谁并不重要,关键你儿子三番五次地想置我于死地,你说我该把他怎么样?”

  许明急道:“你不要乱来,你就不怕被龙爷的人追杀?”

  “龙正清这条蚯蚓还能蹦跶多久,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许明倒是镇定了下来:“说吧,你有什么要求,钱之类的我手头不多,但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李云道笑道:“钱这种东西我是不需要的。姓龙的在江南耀武扬威了这么多年,你们合作也捞了不少吧?我不信你手上没留一点后招,我要的就是你手上关于姓龙的老家伙的东西。”

  许明冷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会知道我在说什么的,这两天等着收递吧。”

  “等等……”听到快递两个字,许明脑中就浮现了儿子断手断脚的场景,终于忍不住了。

  “哦,许市长,你这会儿听明白我说的话了?”

  “我可以给你一部分东西,但你要保证天笑的安全。”

  “放心,我要的是江宁地下世界的改朝换代,至于你自己的那一部分,我没兴趣,当然,你也要自祈多福,别哪天落到别人手上,晚节不保哟……”

  挂了电话,李云道二话不说,冲后车窗抬手就是一枪,轰一声,玻璃粉碎。李云道将手机扔了进去,看也不看在副驾上抱头瑟瑟发抖的许天笑,径直走回。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