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一十三章 城门与池鱼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走廊里的人无一不位高权重,但此时却无一例外地安静守候在病房外,无论是出于真心还是利益束缚,能来到这个病房外的人大多是不愿意看到那位共和国功臣就此撒手人寰。病房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并不清楚,只是看到两位主治医生被喊了进去,随后三号首长陪着家人走出病房,却未曾看到刚刚那位带着两个孩子的陌生青年出来。

  尽管心中有无数疑问,但能走到共和国金字塔尖的人哪个不是控制情绪和表情的高手?真正的影帝并不在娱乐圈,而在政界。王小北的目光从走廊里的人脸上一个一个扫过,几乎每个人都是如丧考妣的表情,有些眼神一样哀痛真实,有些却带着看戏的成份我,这一点,打小在大院里长大的王家纨绔心知肚明,看过了大院里那些家族的起起落落,有的一步登天,有的瞬间被打落凡尘。一个大院就像一个微缩版的华夏大国,众生百态,世风炎凉。

  王小北从没有觉得如此我心寒过,他是王鹏震的孙子,哪怕他是外孙改姓王,但骨子里流着老爷子四分之一的血脉,这一点从他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三十年来,老爷子起复直至位列九卿,王家在京城的地位扶摇直上,当年他王小北也没少zhongnanhai勤政厅里干类似脱了裤子蹲下就尿的勾当。三十年无论出什么事情,老爷子在家发火归发火,但对外护起犊子来却丝毫不含糊。如今一直默默守护在自己身后的参天巨树却要轰然倒塌,王小北就算早就心理准备,但临近这一刻,还是有些缓不过神。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李云道带着两个孩子在主治医生的陪同下走了出来。王抗ri和王援朝姐妹最先反应过来,一切急切拉住李云道:“孩子,你爷爷怎么样?”

  “放心,没事了!”李云道微笑回答,声音故意提得颇高。三号首长也颇感意外地看一眼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伙子,果然,听到李云道的话,走廊里众人纷纷露出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

  三号首长将目光转向两位主治医生,师生俩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三号首长这才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好啊,小伙子,你们是用什么方法救活老首长的?”

  李云道摇头微笑不语,他不是不想说,而是在这个场合下告诉所有人是两个娃娃救活了老爷子总是有些如何天方夜谭般的滑稽。

  见他不说,三号首长也不追问,转向两位主治医生:“老首长现在怎么样?”

  叶老医生抚着下颌的白须道:“刚刚施完针,首长还不能受外寒风邪,诸位首长还是过几天再进去看望吧。”言外之意是过几天王家老爷子的身子会逐渐恢复,如果刚刚李云道的话还有人不信,叶老发话了,走廊里顿时一片轻松,当中也有一些眼神复杂的人,但大体上还是要表现出为此而高兴的。

  众人中哪个不是ri理万机的核心部门要员,如同刚刚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一般,此时又一个一个慢慢离开。也有留下的,徐则勇就是其中之一。

  “果然我还是没有猜错,你是抗美的儿子?”徐则勇在李云道身边坐了下来,小声问着,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王抗美,这是个多么陌生却又熟悉的名字。李云道木然地点了点头,转向那位在江宁大军区说一不二的军人:“您认识他?”

  徐则勇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唏嘘,似乎在回忆什么,良久才道:“当年,他是我的兵。”他顿了顿,又接着道,“后来老爷子被打倒了,我也受了牵连,抗美才被总参二部挖过去……说起来,我也是有责任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那个可怜又可悲的时代才是罪魁祸首。”

  徐则勇深叹了口气:“抗美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肯定会很高兴的。算起来,如果他还活着,也该五十出头了……”

  “是啊,如果他还活着……”那对桃花眼中的黑se眸子露出一丝冷冽的寒光。

  徐则勇似乎觉得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了,于是故意换了话题:“老爷子怎么样了?”

  王小北不知何时也在李云道另一侧坐了下来,听到徐则勇的问话,双手枕着脑袋靠在沙发靠背上,神情略显疲惫:“云道,真的只有半年时间了?”

  李云道没说话,只是将抬头看两个盘腿坐在对面沙发闭目养神的孩子。十力似乎感觉到李云道在看他,竟微微睁眼道:“半年已经是最多了。”

  张小蛮虽未睁眼,但也微点螓首。

  徐则勇道:“这两个孩子倒是真有些意思。”

  “一个是噶玛拨希的弟子,一个是张疯子的徒弟,两人凑一块儿如果连个人都救不活,那就说不过去了。”李云道笑了笑道,“老爷子说再有三个月就够了,剩下三个月,倒是可以让老人家好生安享晚年。”

  王抗美和王援朝姐妹从病房里轻轻掩门出来,看到他们在沙发上聊天,也走了过来。两姐妹这些ri子为了老爷子的健康cao碎了心,两人脸上都显出一些不健康的疲态,毕竟也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经常熬夜外加jing神心理的双重折磨,两人都顶着不小的黑眼圈。

  方如山和顾炎然都送完来看望老爷子的客人重新上楼,听到老爷子躲过这一劫,老王家的两位女婿也心中微微一松。方如山正在运作京城市府头脑的位置,顾炎然也有机会搏一搏海关总署一把手,这个节骨眼上如果老爷子真走了,他们之前的努力很有可能就付之东流。当然,抛开政治因素不谈,单纯从感情上来讲,这些年老爷子也是将两个半子当亲儿子一样看待的,从这个层面上看,他们也不希望老人走得如此匆忙。

  也许是出于感激,方如山今天对李云道格外热情,刚刚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寒暄打招呼此刻统统补上,临了还不忘问一句:“云道你不要考虑一下调来京城?”

  这个提议让王家众人几乎是同时眼前一亮。平时不喜欢首先表态的王抗ri倒是第一个站了出来道:“云道,你大姑父的提议我很赞同。趁早调来beijing,正好这半年好好陪陪老爷子,也当尽尽孝心了。”

  王援朝早就盘算着让顾炎然出手把李云道调入部委工作,之前也通过王小北做过两次李云道的工作,都被委婉拒绝了,此时方如山的提议却是正中她的心坎,连忙拉着李云道说:“孩子,你在外面辛苦飘泊了这么多年,回beijing工作小姑也能照顾到你。”

  王小北也跟着敲边鼓道:“云道,趁这半年的功夫,你好好儿陪陪老爷子,你媳妇儿蔡桃夭不是还在北大读书吧,正好趁这个功夫把生米煮成熟饭了……”王小北果然是三句话离不开男女之间那点事儿。

  顾小西刚刚哭得眼睛都肿了,此刻顶着红肿的眼睛笑得比谁都开心:“哥,你就别推辞了,你想去哪个部门,想去中纪委找我大姨,去京城市里随便哪个部门只要大姨父打声招呼,进公安部找我爸,妇联那边就算了,你个大老爷们儿去搞计划生育工作我估计你也不乐意。”

  众人被人的话都逗乐了。这会儿留下来的除了王家众人,剩下的几乎都是从外地赶来的老爷子的嫡系人马,像徐则勇,还有其余几个也都是老爷子一手提拔上来的主政一方的大人物。

  徐则勇此时也帮腔道:“云道,你就别做作了,大家盛情邀请你来京城,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着的好机会啊!”

  其余几人也纷纷附合,事实上他们说的也是实话,论政治资源,全中国又有哪个城市能比得上处级干部多如牛毛的beijing城呢?

  李云道苦笑道:“说实话,你们的提议很诱人,换在从前,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拒绝,而且我的确是想好好儿在老爷子身边尽尽孝心,可是……”

  李云道还没说话,就听到有人冷chao热讽:“什么可是,就是嫌弃我们老王家快落没了呗,不想踏上这条大船跟着一块儿沉船倒大霉才是真的吧?”这话听得李云道眉头微皱,就连刚刚在劝李云道的众人也忍不住转头去看倒底是谁这么大胆如此出言不逊。

  最后,看清说话的人,徐则勇这些外人都沉默不语,王抗ri也有些尴尬,转头轻喝道:“圆圆,你胡说什么?”

  妹妹方润也在后面扯着姐姐方圆的衣袖,生怕她再说出什么伤感情的话。

  方圆似乎一直以来就对李云道满怀敌意,此刻竟变本加厉:“我有说错吗?他是不是舅舅的种谁知道啊,你们又没做得dna检测,这年头整容技术泛滥得很,弄张跟舅舅年轻时差不多的脸也不是什么难事儿,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哪个山沟沟里冲出来的骗子!”

  “啪!”

  一声脆响。

  一记耳光。

  方圆目瞪口呆。

  她身后的方润也吓得噤若寒蝉。

  王援朝冷冷看着含泪的方圆,声音也如同她的脸se般清寒:“这一记耳光是我代你外公打的。如果以后再说这种话,休怪你小姨心狠。”

  方圆哽咽着,愣是没敢说话。

  此时,所有人才想起来,在调去妇联之前,这位王家三女也是军中某铁血部门的主力干将。

  此刻雌虎发威,王抗ri只是苦笑摇头,方如山摇笑微笑不语,顾炎然竟是直接后撤小半步。

  池门失火,可千万不要殃及池鱼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