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一十五章 改换门庭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良禽择木而栖,这是蒋家人的生存法则。<>

  蒋青天也很奇怪为何这个节骨眼上,王家两个最重要的青年却跑来找朱梓校的麻烦。他原本并不想跟王小北碰面,人要脸树要皮,就算玩政治再凶险恶毒,门面上总还是要有些大情大义来装点的,如果不是想趁这个机会拿下之前一直觊觎的位置,蒋家也不会这么快就做出改换门庭的决定。一仆不伺二主,古往今来,二臣能有好下场的极为罕见。

  可是他又不能真的眼睁睁地看着朱梓校被人摁着打脸,那就不光是在打朱胖子的脸,挨耳光的还有朱家、蒋家甚至众多追随依附朱家的家族。可以喊出“住手”两个字后,他又后悔了。只是,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蒋青天横了横心,干脆从暗处走了出来,先是对王小北点了点头,随后对李云道冷笑:“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今天你动了他,天亮后,你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王小北上前一步,盯着蒋青天的脸:“下场?蒋家大少爷,你知道明儿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蒋青天苦笑,但既然已经决定要脱离即将崩乱的王系加入朱系,那么干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小北,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医待着……”

  王小北冷笑:“我说呢,今儿晚上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反倒是平时上窜下跳得最厉害的蒋国雄不见了,原来跑这儿来讨好新主子了。哎哟,云道,我们好像打扰了人家两人蜜月期的温存啊……”

  朱梓校被郑天狼单手摁着动弹不得,但却仍旧张嘴就骂:“你***驴操的玩意儿也敢动我,你信不信明天我发一个连的兵力灭了你全家?***东西……”朱梓校此刻终于撕开伪善的面具,暴戾乖张的一面展露无疑。

  “天狼,愣着干啥?”李云道微笑温馨提示。

  “啪!”一声脆响。

  大堂里的保安愣住了,蒋青天也呆住了,朱梓校自己也怔住了。

  谁也没想到对方真的敢扇朱家公子的耳光,要知道,这可是个三岁抢不到玩具就敢放火烧房子的恶棍啊。

  “你……***,老子一定要杀你……”

  “啪!”又是一声脆响,竟将朱梓校的下半句话直接打咽了下去。

  “你……”

  “啪啪啪……”接二连三的数声耳光,直接将整个金碧辉煌的大厅中的众人打得懵住了。

  “妥了,天狼,再打就真要破相了……”

  蒋青天心中一阵恶寒:什么叫再打就破相了?那张本就肥嘟嘟的脸此时真的被揍得像个猪头。

  朱梓校一转头,呸一声,从口中吐出几个红白相间的硬物,竟是被生生将牙打掉了。

  李云道冷冷扫了蒋青天一眼,缓缓走到儿狼狈不堪的朱胖子身边,蹲下来,伸出中指挑着那数层肥肉的下巴:“听说‘过出来混总要还的’为句话吧?今天是那晚你派人伏击我们的利息,本金下次等北少哪天心情不好,压力大了,就过来找你收。”

  朱梓校含糊不清地在口中骂着什么,但肿胀的面部影响了发音,又含着一口又一口血水,根本听不清他在骂什么。

  李云道站起身,轻笑着对蒋青天道:“做人做事,都要把屁股擦干净,尤其是像蒋少你这般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不擦干净了,哪天碰到个重口味的大叔爆了你的菊,后悔就来不及了。”

  蒋青天冷笑:“承蒙关心,不需要。”蒋青天示意后面被这等凶人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的保安上来帮忙扶走朱梓校,又回头望了一眼李云道,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别太猖狂,京城的水不是你这个小人物能趟的。”蒋青天在心中已经规划了上百种将李云道折磨死的方法,当然,前提是王家的分崩分崩离析。

  三人大摇大摆地走出地府天堂,王小北拎着汽油桶,想了想,拧开桶盖,一股汽油味扑面而来。

  “这是要干嘛?”李云道皱眉,“放火就落了下乘了。”

  王家纨绔嘿嘿一笑:“你帮我出了气,我也帮你出口气!”说完,拎着汽油桶往那辆价值五百万的宾利走去。

  火苗噌一下将一辆崭新的银灰宾利变成了霸气无比的烈火战车,王小北冷着汽油桶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摘了手套,竖起衣领:“哥可是专业的,指纹都不留,呆会儿把油桶找个废品站附近扔了……”

  李云道微笑摇头,看了一眼沐浴在黑烟和雄雄烈火中的豪华宾利:“会不会爆炸?”

  王纨绔说:“估计不会吧,油箱没漏啊,要不要赌一把,我赌十块钱,不会爆炸。”

  李云道笑道:“那我只好赌肯定会爆炸了。”

  郑天狼二话不说,默默地从路边捡了个不知名的铁片,用布包着在手中掂了掂,冲李云道微微一点头,缩臂轻轻将那铁片甩向那宾利。

  一分钟后,巨大的气浪直接将两人连连逼退几步,就连郑天狼也后撤半步才停下来。

  听到爆炸声,蒋青天带着地府天堂的保安一起涌了出来,看到那辆崭新的宾利炸得只剩下个壳子,又看到不远处冲他挥手微笑的王小北,顿时心中滴血——最近接近年底,流动资金越发紧张,这辆宾利还是好不容易抠出钱来去国外订回来的。

  “蒋少,宾利太不安全,会爆,下回换辆布加迪啊……”王小北远远冲他喊了句。

  蒋青天在北方黑白两道左右逢源,大大小小的官员和黑道人物多多少少都会给蒋家大公子一个面子,但是在比蒋家更为权势的王家或者朱家面前,不可一世的蒋家大少却毫无优势。原先在自己面前如同蝼蚁般可以决定其生死的小人物一跃成王家的孽种,在王家的帮助下居然能是到蔡家老爷子的认可,这也是蒋青天之所以会引导蒋家老爷子更换门庭的重要原因之一。

  隔着宾利车的熊熊烈火,他握拳望着那个站在王小北身边一脸欣然笑意的男人,指甲掐入手心也浑然不知。

  “李云道,此生有你无我!”

  李云道并不知道蒋青天此时已经恨他入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如今怀着像蒋家这种心态的家族应该并不在少数,蒋青天能在第一时间作出选择,王系人马的其他家族自然也会做出类似的有利于家族利益的选择。这个时候,已经不存在人情或脸面的阻碍,政治游戏中,利益的面前,一切真情都可以出卖,更何况之间投靠来的家族与王家之间更多的也只是利益瓜葛。如今能带来最大利益的王鹏震即将作古,为了家族利益叛出王家也无可厚非,甚至这都不能称之为背叛,因为聚散离合也都只是利益使然。

  “在想什么?”王小北还沉浸在刚刚在痛快中,表情很轻松,但李云道的凝重的表情却让他有点儿不太适应。

  “我在想,如果今天我来晚了,老爷子已经走了,现在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李云道一句话几乎将王家纨绔从云端踹回谷底,心情一下子就灰暗了起来,靠在后座的椅背上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就是狐假虎威罢了。如果老爷子真走了,我就去江宁跟你混。”

  李云道轻笑:“你一纨绔大公子跟着我混个屁啊?天天喝稀饭吃青菜,你不淡出个鸟来才怪!”

  王小北却认真道:“我是认真的。你以为这些年我在京城得罪的人少啊?现在他们谁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可是你看好了,老爷子只要一走,首先那些之前称兄道弟的铁定会第一个翻脸,之前有仇怨的不碰面还好,碰了面绝对是往死里磕。还好我这些年做事总还是留一线余地,不至于跟人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但那么夹着尾巴在京城待着面子上也过不去,不如去江宁陪你一块儿混,没准儿能在南边儿东山再起。”

  李云道倒是没料到一向混吃等死的王小北能将事情想得如此清楚,当下笑道:“那你今儿还敢去踩朱梓校?”

  “那不一样!”王小北吸了吸鼻子,“老王家虽然人丁稀薄,但也不是没有男人,真让他那么放话嚣张下去,那些观望的没准儿立马就更弦易帜了,现在这么一闹,他们还要掂量掂量我们老王家的份量。而且,上回这小子暗算我们的场子一直没机会找回来,这回算他倒霉,踩到点子上了。”

  李云道突然觉得王小北也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种无知纨绔。“你不说,我还以为是老爷子吩咐你这么做的。”

  王小北摇头:“我哪有那么聪明,是小西出的主意。”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