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一十九章 包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这一觉睡得颇长,直到傍晚夕阳西下,落日余辉洒入房间,李云道才悠悠地醒过来。<>

  “三叔。”之间多年失明,郑天狼的听觉训练得异常灵敏,此时视力恢复,但听觉能力却没有退化,刚刚李云道起床起澡时他就听到了声音。

  “天都快黑了,这一觉睡得时间长了,你怎么不休息一会儿?”突然肚子叫了两声,李云道尴尬地摸了摸肚皮,“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喊上小北一起出去吃点东西?”

  郑天狼不知为何脸上微红:“北少到中午才睡下……”

  “他不是一大早就嚷着困到姥姥家去了?”

  郑天狼吱唔了半天,李云道才听明白,原来王家纨绔的房间里多了位女客人。

  “孔黄裳?”李云道疑道,他也有些不确定王小北对孔黄裳的态度。

  郑天狼摇头:“我没见过的。”

  李云道摇头苦笑:狼行千里吃人,狗行千里吃屎,王家纨绔这沾花惹草的毛病还真要找个像孔黄裳这样的女人才能治住他。

  “那先不管他了,我们出去转转。”

  李云道换了身衣服收拾妥当,刚拉开房间门就看到正要按门铃的王小北,这纨绔靠在墙壁上一脸精神焕发的模样,似乎上午一场白日宣淫的酣战让这厮用足了采阴补阳的功力。

  看到李云道一脸惊奇,王小北嘿嘿一笑:“咋个了,大兄弟?”王纨绔故意装出一口东北腔,但还是掩饰不住的一嘴京片子。

  李云道望了一眼他房间的方向,王小北这才老脸一红:“那妹子声音太大吵着你了?我都让她小声点小声点,对不住了,兄弟!”

  李云道摇头无奈笑道:“你小心被孔黄裳捉奸在床。”

  一听到孔黄裳三个字,王小北顿时嚣张气焰蔫了半截,偃旗息鼓般道:“这事儿千万不能让她知道,这丫头疯起来,她拿我没辙,可屋里头那姑娘,黄裳可真敢拿剪刀拼命的。”

  李云道笑道:“你啊,好自为之吧,放着那么好的姑娘还在外头惹上一群狂蜂浪蝶,小心引火烧身。”

  王纨绔小声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嘿嘿,加上天狼也不说,就没人知道了。”

  李“别废话了,一天没吃东西,饿得很,下去吃饭,你去不?”云道不想跟他在女人的话题上多纠缠了。

  王小北一摸肚子:“是啊,累了一天了,那必须得去啊!”

  王小北是京城一线地头蛇,好吃好喝他基本上都门清得很,很快就开车带两人到了一家吃羊蝎子的百年老店。

  半小时后,三人围着铜炉,炉中木炭烧得火红,羊蝎子汤扑腾翻滚着,沾了麻酱和葱花,羊蝎子肉入口清爽不腻,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三人就吃完了一大锅羊蝎子,二锅头也喝了小半打。李云道和王小北酒量都不错,面不改色,郑天狼很少近酒色,此时才几杯入腹,便已经满脸通红。

  “天狼,虽然你身手应该比小熊娃子还厉害点,但酒量可是万万抵不上白小熊的。”王小北仰头喝完一小瓶底的二锅头,乐滋滋地冲郑天狼道。

  “北叔,打小我姑姑就不让我喝酒。”

  “别喊什么叔,出来就都是兄弟。”王小北挥手道。

  郑天狼却摇头:“姑姑说,辈份的事情是万万乱不得的。”

  李云道笑道:“天狼,以后莺姐在,你就叫叔,她不在,你就想我云道哥,喊他小北哥,再喊错就罚酒,如何?”

  “三叔……这……”

  “哈哈,喊错了,罚酒!”王小北拍手乐道,逼着郑天狼喝完了杯中酒。“这就对了,大老爷们儿,哪有不能喝酒的道理,来,为咱哥仨今天能坐这儿一块儿喝酒走一个!”

  李云道举瓶:“也为老爷子的死里逃生。”

  王小北狠狠一点头:“对,也为老王家的暂逃一劫。”

  “对了,小熊呢?”李云道突然想起这回一直没见白小熊露面。

  王小北道:“本来以为老爷子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就提前放他下去锻炼了,估摸着这两天已经去东南军区报道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他能理解王家老爷子的做法,王家人丁稀薄,但桃李满天下,白小熊此番下去,不出两年起码肩扛两杠两星,以他的能力和悟性,未来肩扛金星的可能性也极大。

  “如果是东南军区,没准儿能碰到我们家大傻个儿。”李云道笑着抿了口酒,“上回我跟弓角通电话,说就是在东南军区。”

  王小北摇头:“东南军区大了去了,两广两湖和海南都是东南军区的辖地,这两年裁军了,但也起码二十多万人。不过我倒是希望有人能治治熊娃子那小子,你别看他不吭声,这小子傲得很,从小到大也就服我家老爷子和他爹,刚进警卫团时也是个刺儿头,一身戾气到现在还没能磨平,如果他能碰上你大哥,最好能好好儿拾缀拾缀这小子,对他将来的前途很有用,不然迟早他要载个大跟头的。”

  李云道笑道:“谁治谁还不一定呢。”

  王小北道:“你也别谦虚了,你家老大和老二收拾蒋青天那段视频我跟熊娃子都看过,当时我就问他了,如果把李国番换成是他,他能不能挡住你大哥,你知道小熊娃子当时怎么说的?”

  李云道摇头微笑。

  王小北继续道:“他说,‘单挑我肯定不是大个子的对手,如果手上有把枪,还有四成把握,赤手空拳的话就等着被虐吧’。”

  李云道也微微吃惊:“有这么厉害?我咋从来没觉得。”李云道只记得弓角在山上练“贴山靠”撞倒了数十颗参天巨树,但从来没想过那个喜欢大冬天也赤着上身背着一张牛角大张的大个子会有如此变态的武力值。

  王小北极鄙视地看他:“你就装大尾巴狼吧,我就不信你从小跟他俩一块我长大不知道他们学的东西有多变态,有时候想想我也挺佩服的,就我这身花拳绣腿也是老爷子花了不少心思让白将军调教出来的,你家老大老二能练到这种程度,除了天资外,吃的苦也绝对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这一点天狼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郑天狼点头:“穷文富武这句话其实是不错的,姑姑说我们郑家就是没落了,不然如果有条件的话,也不至于练得走火入魔把眼睛都练瞎了……”

  话才说了一半,就看到一个黑胖子大摇大摆地从二楼晃了下来,脖子里挂着根金灿灿的粗项链,脚上穿着白色耐克运动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土豪金的气质。走到这一桌他停了下来,拍了拍郑天狼的肩膀:“小子,我们大姐看上你了,说是要赏你口酒喝,走吧。”

  王小北没当回事儿,顿时哈哈大笑:“哈哈哈,我就说你小子这模模样就是天生被包养的命,这不,被我说中了吧……哈哈哈”

  郑天狼一脸尴尬地看着李云道,毕竟还是个才十九岁的孩子,这个时候只得向他的“三叔”求救。

  “三叔”李大刁民却乐呵呵道:“哦?富婆看上我兄弟了?”

  黑胖子冷笑了一声:“也能算是这么回事儿吧。”

  李云道一脸计算的奸笑:“不知道你家主子愿意出多少钱啊?”

  黑胖子以为这三人都是吃软饭的货色,顿时一脸嫌弃地表情,但为了主子交待的任务,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说:“那要看他把我们大姐服待得怎么样了,按天算万儿八千的都不在话下,只要你活儿就好。”

  李云道又问:“你家大姐美不美的?”

  黑胖子一愣,估计是被问到痛处了,顿时瞪眼道:“你管那么多干嘛,我家大姐看上的是这小子,又不是你。”

  王小北眼珠子一转道:“别介啊,这位是我兄弟的经纪人啊。”

  黑胖子怔了一下,打量了李云道两眼:“这么说他还是个小明星?演过啥子电影没?如果是明星,价格可以另谈。”黑胖子又打量了郑天狼两眼,似乎想从他的面容里回忆起一两部似曾相识的电影。

  李云道说:“我们一向只能好莱坞合作,都是拍文艺片的,比较小众,平时也接些平面模特和广告代言什么的。”

  黑胖子真相信了,想了想道:“你们等一下,我回去跟大姐汇报一下。”

  说着,黑胖子真走回二楼。

  王小北和李云道两人顿时捧腹大笑。“那胖子真是傻得可以,哈哈哈,云道,你说他待会儿会不会当真报出个天文数字来包养咱们的小帅哥?”

  郑天狼一脸郁闷将瓶中酒都倒入腹中,李云道却笑得贼兮兮道:“天狼,要不你就委屈一把,当回国际小影帝吧?”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