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二十章 夜半来贼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过了五分钟,二楼木制楼梯上脚步声响起,郑天狼微皱眉头,低声道:“三叔,六个人,其中两个是高手。<>

  李云道也微微吃了一惊,京城却是华夏的政治中心,但也没有牛叉到牛人遍地跑的地步,顺着楼梯的方向望去,果然,五个男子簇拥着一个穿着华贵的女子从楼梯上走下来。

  “哟,还是个国际友人。”王小北唯恐天下不乱地冷哼了一声,仰头喝了一大口二锅头,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二子,哥被人堵了,多带点人来救场。”

  李云道却摁住他的肩膀,摇了摇头:“看看再说。”

  王小北这才失望地看了看从楼梯方向缓缓走来的六人,对着手机道:“算了,你等哥电话。”说完就扔下手机,双手搁在脑后仰着身子,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纨绔形象。

  等那女人走近,三人这才发现,居然是个标准的混血。贵妇的眼角已经有了较深的鱼尾纹,但保养得极好,此时貂皮大衣敞开着,露出里头如水蛇般娇柔的身段。

  “不知三位怎么称呼?”混血贵妇的中文说得颇为拗口,但声音很动人,言语间竟极具魅惑力,就酣战了一上午的王小北都几乎忍不住小腹间的热流。

  李云道眯眼笑了笑道:“早知道大婶您长得这么漂亮,咱仨上赶着也要被您包养了。”

  贵妇中文水准一般,但听得懂“漂亮”两个字后,白皙的脸上也顿时露出笑容,转头对身后的人叽哩咕噜说了几句什么,身后一个高壮南美人拉住黑胖子就赏了三记耳光,刚刚还雄纠纠气昂昂的黑胖子顿时捂着脸,连抬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样吧,三位一起出个价吧!”贵妇心情很好,这样年轻的中国小伙子夸她漂亮,这可比死老头子往她帐上划上几百万美元还要开心。

  “哦,这样啊……”李云道一脸发自内心的欣喜,王小北在一旁看得心中狂笑——我擦,这小子不去拿奥斯卡演帝简直就是太不公平了。

  看到李云道忐忑不安的表情,那贵妇笑着安慰道:“没关系年轻人,你只管报价格,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一个惊喜!”

  李云道“青涩”地抬头望了那贵妇一眼,小心翼翼道:“这样吧,我就算赠送的,不收钱,他们俩您一人给他们意思意思,差不多三五个亿就行了。”

  黑胖子捂着脸,此时听到李云道的话,顿时又恢复了一脸嚣张,却突然见贵妇转过头看着他,他连忙翻译道:“朱莉叶夫人,这小子在耍你,你说要五个亿!”

  贵妇原本一脸微笑,只是一时间听不懂李云道带着东北口音的中文,眼神有些疑惑,此时如变脸般面若寒霜,狠狠瞪了李云道一眼:“你要为刚刚的言行付出代价。”她身后的两个高大南美人立刻一大步跨上来就要动手,李云道后撤一步——专业的事要留给专业人士。

  郑天狼显然是憋着一肚子气,此时下手毫不留情,两个南美人一时没留神,各自挨了一脚,退了数步。

  南美人显然也吃了一惊,没料到在华夏首都随随便便一个长得像女人一样漂亮的年轻人都是功夫高手,眼神迟疑了起来。朱莉叶见两人迟迟不动手,用鸟语又叽咕了几句,没想到两个南美人同时摇头,气得朱莉叶一边说着听不懂的语言一边气势汹汹地掉头就走,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再多看了几眼刚刚出言调侃她的李云道,自己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她默默地想着,得罪她朱莉叶的人大半被绑着石头扔进了太平洋,还有小半被她埋进了古柯田和罂粟田。

  走出这家据说颇据中国特色的羊蝎子店,朱莉叶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苍老声音有种独特的威严,但面对朱莉叶的时候,总是会夹杂着鲜有的慈祥:“亲爱的朱莉叶,怎么会这么早打爹地的电话?在中国玩得不开心吗?”

  “爹地啊,我帮您开拓中国市场吧?”

  老人似乎想了想,突然笑道:“怎么了,谁又惹我亲爱的宝贝女儿生气了?”

  朱莉叶气呼呼道:“爹地,我要绑架他们,玩完了再扔进太平洋!”

  老人笑了笑:“孩子,中国跟南美不一样,那个国家情况跟我们哥伦比亚、跟美利坚都不一样,真出了事情,爹地也帮不了你啊。”

  朱莉叶气道:”你不是有几个中国合伙人吗?让他们帮我做点事,否则明年开始削减他们的供货!“

  老人无奈地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号码,你跟这个人联系,记住,一旦出了事情,一定要置身事外。中国这个国家太复杂了,这是我生平唯一一个不敢亲自踏进去的地方。”

  朱莉叶挂了电话马上就收到一条信息,上面有一个音译的中国名和一个手机号,朱莉叶回头望了那羊蝎子店一眼,冷笑了两声:“走,回酒店洗了澡再说。”

  混血大婶只是今晚的一个小插曲,郑天狼不胜酒力很快在桌上趴着睡着了,李云道和王小北吃完一锅羊蝎子又叫了一锅,二锅头喝了整整一箱,最后才找了代驾将三人送回首都军总医旁的五星级酒店。

  昏沉沉睡到半夜,李云道觉得口干舌燥,起身想喝口水,也没开灯,径直赤脚开门走进餐厅,刚倒上水喝了一口,就感觉到身后有人突然欺近,李云道下意识地从贴身处拿出三刃刀朝向后方。

  “三叔是我。”郑天狼轻声道。

  李云道连忙收回三刃刀,吁了口声笑道:“咋不早点出声……”

  黑暗中郑天狼却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李云道一愣,轻轻放下水杯,跟着郑天狼一起蹲在餐桌后方。

  “有人在撬门。”郑天狼的耳力极佳,黑暗中隐隐看能看到耳的耳廓在微微颤动。

  李云道想了想,皱眉道:“朱梓校和蒋青天没这么胆儿大呀……”

  郑天狼却没出声,一直在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过了会儿才道:“三叔,可能出事了,隔壁已经进去人了。”

  李云道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想了想道:“你先别管我,去帮小北,我房里还有把92式手枪,弹夹是满的,暂时压制两三个人应该没有问题。”

  郑天狼点了点头,转身猫着身子上了阳台。

  见郑天狼离去,李云道猫着身子轻手轻脚地钻进卧室,一摸枕头下方,铁器冰凉质感入手,心中安定不少。客厅的门锁突然“咔哒”一声,李云道将被子做出一个人形形状后连忙窜出卧室,猫身躲在沙发后方,从沙发边缘正好可以对门厅和卧室的情形了如指掌。

  果然,过了大约半分钟,门厅处的大门被人推开,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迅捷地闪进房间又轻轻掩上了房门。屋内光线太暗,李云道也只能大致看清两人的身形轮廓,面容却是无法看得真切。两人进来后二话不说,直接扑向主卧,见主卧门开着,两人对视了一眼,显然是没料到会如此省工夫,其中一个男子在踏入房门时,突然微屈膝盖,直接从房门冲扑到床上,入手一片松软,那人似乎正疑惑着,还没来得及喊声“不好”,就听到身后“咔嗒”一声,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久的两人哪能听不出这是制式手枪上膛的声音。

  站在房门处的另一个男人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直接扑向侧前方的床,与此同时枪声响起,砰一声,子弹擦着肩膀飞过。

  “操,怎么没告诉我们这小子带枪了?”被压在下面的男人轻声喝骂道。

  “妈的,居然是个烫手货,怎么办?”

  “来都来了,拼一把?”

  “他有枪,我们就两把刀,而且刚刚枪响了,估计马上酒店保安就要来了。”

  “那怎么办?那小子守在客厅,出去一准儿挨枪,刚刚枪子儿就贴着老子耳朵飞过去了,操,小子枪法准得很。”

  “妈的,老大不是说就是俩儿有钱人吗,怎么现在有钱人都玩人高端货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先想想怎么对付外头那小子吧。”

  “听枪声刚刚应该是从沙发后面传来的,要不我去吸引那小子的注意力,老九,你绕到后面去弄晕了他,带上人我们立马跑,交了货就去广东躲一阵再说。实在不行,弄死他出去再说。”

  “蛇皮,你小心点。”

  蛇皮一个打滚从床上滚到地毯上,匍匐到房间口,小心翼翼地伸头看了看,却看不到沙发后的任何一点动静。

  他一点一点地爬出门口,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压成一张面饼般贴着地面,却始终不见沙发后的人再开枪。

  蛇皮连吸了几口气,飞快向次卧门的方向滚去,还没到次卧门口,突然听到蛇皮发出一声惨叫:“啊……***有机关……”

  蛇皮抬手摸了摸插在自己腰上的一把诡异三刃刀,心中一阵恶寒:难道对方刚刚已经算到了他们的每一步动作?

  沙发后,嘴角轻扬的男子眯眼微笑,口中无声地数着数字:“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