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二十五章 嘉辉国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对于季勇这支虎狼之师之来说,正式成为尖刀部队的成员前,反审讯是必修课,对于各种严刑逼供的手法自然了熟于心。李云道在一片狼籍的房间里还没抽完第二根烟,就看到季勇一边用毛巾擦着手,一边走进来:“都招了。”

  其实铁老大这家莲花旅社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几个钱,下面养着一群兄弟,完全靠收附近商户的保护费也只能勉强度日。但铁老大在这一带出了名的心糙胆大,惹急了皇帝老子也敢拉下马来,加上站东新村的拆迁属历史遗留问题,公安甚少问津,这才让铁老大一伙人如鱼得水,除了敲诈勒索外,平时其实也没少干绑票索钱的勾当。

  而这回主动找上门的居然是京城一位赫赫有名的企业,答应事后给铁老大一笔三百万的巨款,只要铁老大将地址上的三个人完好无缺地绑过来,剩下的事都不用他操心。绑架这种事情最简单的是下手,最困难的是拿钱,铁老大自然乐意干这票买卖,加上年关将至,手下一众兄弟都等着钞票过年,这送上门的三百万巨款足以让铁老大过个安稳年了。

  “嘉辉国际?”李云道皱眉,听上去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他们老板是谁?”

  “姓铁的自己也弄不清楚,只知道是嘉辉国际的王总负责跟他们对接,待会儿来接人也应该是他。”

  薄小车突然插道:“嘉辉国际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我打个电话给四眼儿,他对京城里的这些破公司门清得很。”说完,就打给了姚四眼,果然,姚四眼一听到“嘉辉国际”四个字就立马反应过来,是嘉辉国际是京城一家经营高档进口烟酒的企业,跟薄家兄弟的“天下阁”也有些业务往来,只是天下阁的具体事务两兄弟都交给姚四眼打理了,听到这个名字也只是感觉熟悉。

  挂了电话,薄小车回头道:“我说怎么听得这么熟悉,他们老板叫王嘉辉,做进口烟酒生意的,跟北少有些接触还有可能,可他跟你们俩有什么仇,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呀?”

  李云道笑道:“现在人救出来了,我们还有这么多帮手,干脆顺势把这事儿查下去。反正待会儿那小子要来接肉票,实在不行,就只能再麻烦季大哥了。”

  季勇笑道:“你们安全我就放心了,熊哥说了,到这边一切听云道兄弟指挥。”

  李云道摆摆手:“这回幸亏有你们帮忙。天狼,你到对面让刘哥先不急着走,请他中午辛苦一下,大家吃饱饭好干活儿。季大哥,中午就委屈兄弟们在这边先吃点东西,等解决了这件事情,到时候我借薄小哥的天下阁摆桌酒宴感谢大家。”

  季勇连忙摇头:“说这就见外了,弟兄们平时训练了也辛苦,能借这个机会出来透透气也是好事。”

  李云道摁着他的肩膀:“客气话我就先不多说了,季大哥你让兄弟们准备一下,待会儿我和天狼不方便露面,你找两个兄弟迎一迎那位王总,总得从他嘴里套出点什么。对了,我估计这莲花旅社也不太干净,找两个细心的兄弟搜一搜,没准儿有意外惊喜。”

  莲花旅社对面开早餐铺子的刘长德担心了一上午,终于在接近午饭点的时候看到那位姓郑的俊秀小伙从旅社里推门出来,只说是要负责近十来份午餐,刘长德便道:“这会儿去买菜煮饭肯定晚了,周边的快餐店我都熟得很,小哥你要是放心,我给你们买快餐送过来,我敢担保价格比市场上便宜两成,味道也绝对一流。”

  郑天狼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五张一百的人民币:“这是午饭钱,加上早上被那群牲口糟蹋的早饭钱。”

  刘长德连连摇头:“那群狗日的作贱粮食,哪能让你买单。”说着,只拿了一张一百的纸币,“一百块,保证你们十来个人吃得又饱又好。”

  刘长德果然对站东新村熟悉得很,没多会儿,就带着一个小伙计送来了二十份盒饭快餐,打开一看,每份里头不仅有两大荤两小荤,还外加水果和酸奶,饭的份量也足得很,怕大伙儿不够,还外加了十来盒米饭,算起来每份快餐的标准远远超过了五块钱。

  季勇手下的一群大兵都是大饭量,菜的口味的确不错,十来个汉子聚在一间房里吃得不亦乐乎,李云道却将刘长德悄悄拉到前厅的角落,掏出一千块钱塞进他手里:“你也是做小本买卖的,哪能让你贴钱办事儿?”

  刘长德却拼命不肯收钱:“大兄弟,刚刚我看到姓铁的了,我就一个字:服!说老实话,再这么被他敲诈下去,迟早我这铺子要开不下去的,你们这回可不光是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我一家老小,还有在这条村口街上做买卖的老少爷们儿。”

  李云道拗不过他,只好作罢,但对郑天狼使了个眼色,天狼便趁刘长德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将钱塞进了刘长德口袋里。

  薄小车尽管天天锦衣玉食,但也是从穷苦人家的孩子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吃个盒饭对他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掉价的事情,相反吃得薄家小哥一脸乐呵呵:“当初我跟我哥刚从铁岭跑去沈阳混生活的时候,看到人家吃盒饭都羡慕死了,现在想想,其实那时候还是挺简单,也挺幸福。”

  李云道也有同感,正要说话,就听到铁老大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王总”。季勇连忙招呼大家噤声,当兵的果然令行禁止,放下盒饭不再说话,有些嘴里含着饭菜的也一动不动,李云道在一旁看得有些羡慕。

  “王总?”手机开着免提,季勇也是内蒙人,此刻声音压得较深沉,乍一听,倒真跟铁老大的声音有点儿像。

  电话那头传来汽车行驶的声音,那位王总估计也没听出什么异样,只是顺着道:“老铁,人都弄到手没,多上点哥罗芳,省得待会儿带回去的路上出麻烦。”

  “放心,都好了。”季勇简单缩短言辞,以免让对方听出声音。

  “那就好,找几个大袋子装着,你那破地方车又开不进去,待会儿验完货,找几个兄弟帮我抬上车,那边儿据说洗了澡等着收货呢。”

  “好。”

  当兵一个个面面相觑:什么叫洗了澡等着收货?这话听了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

  李云道尴尬地笑着摇头:“估计我的猜测没错。”

  薄小车跟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有回我听我哥提过那么一口,那家什么嘉辉国际还从拉美进口烟草之类的,也出口过一些东西,那时候我倒没想到,王嘉辉这么胆大,敢跟南美人玩毒品走私。”

  李云道摇头:“虽然现在国内货源大多从金三角来,金三角收成不好的时候,拉美那边的份额才会高一点,但是单凭一个进口烟酒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吃不下南美那么大一块蛋糕,这里头肯定还有人参与,而且也肯定是在首都玩得风生水起的人物,说不定,跟小北就是一个圈子里的。”

  薄小车道:“这种可能性很大。”

  “不管怎么说,先把这个王嘉辉拿下,逼出点东西,后面涉毒的事情我们就不用去管了,那是京城警方的工作,不然就越俎代庖了。”李云道冲季勇歉意地笑了笑,“季大哥,待会儿又要辛苦你们了。”

  季勇憨笑着大手一挥:“再客气就不是兄弟了。”说完,转头对一众大兵道,“三分钟时间,吃完集合。”

  顿时,一群脑袋瓜子刮得铁青的大兵纷纷作狼吞虎咽下,竟真的在三分钟内吃完收拾妥当,如果不是空气中还飘着饭菜香气,时不时还有人打个饱嗝,不然还想象不出这帮汉子刚刚风卷残骸的场景。

  过了大约一个多钟头,王嘉辉才姗姗来迟,进门就抱怨:“贼他娘的,首都的路真他妈不是人开的,越来越堵,照这么下去,迟早有一天会饿死在三环高架上。”见前厅沙发上坐着两个煞气满面的汉子,也不怀疑,铁老大手下一帮内蒙汉子,据说个个儿都见过血,长得彪悍点也可以理解,不然怎么端这碗饭呢?

  “老铁呢?”王嘉辉伸着脖子四处打量,“你们这地儿太脏乱差了,刚刚踩了无数积水……”

  沙发上的汉子冲里面努了努嘴:“里头。”

  王嘉辉也不疑有他,径直往里走,看到一个虚掩的门,里面透出光线,门也不敲直接推开,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得双眼圆瞪:“这……这……”

  被反绑在椅子上满脸血污的铁老大虚弱得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无力地望着站在门口一脸惊异的王老板,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的恨意――如果不是接这单倒霉生意,他也不用被人揍得像个窝瓜一般……

  王嘉辉意识到大事不妙,刚想转身就撤,却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抓住后颈,巨疼袭来,让他动弹不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