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二十六章 劝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被扔到小单间里反绑着的王嘉辉一时间弄不清楚眼前这批人的来历,一开始叫嚣得厉害,色厉内荏地嚷嚷着,等季勇出马给他上了顿手段后,立马老老实实哄出实情。不出李云道所料,姓王的也只是个南美这条线上的一个小环节,嘉辉国际的法人代表是王嘉辉,但实际的幕后操控人却是远在法国的一位法籍华人,法国那边派了位常务副总和财务总监负责日常事务运营,王嘉辉则负责将国内进出口的海关环节打通,其他具体事务他一样都插不上手。

  但提到那个南美混血女子的时候,王嘉辉明显眼神有些躲闪,被李云道一眼识破。李大刁民当着他的面,不慌不忙地掏出那把还有十发余弹的92式,检查遍零件,听着枪支零件哗啦啦如交响乐般的声音,王嘉辉立马主动道:“南美人据说是汪查理的朋友,昨晚之前也都是跟查理他们单线联系的,昨天汪查理找我,说是有人出五百万买三个中国人,我想着老铁正愁没米下锅,办妥了事儿,我这边扣下三百万,给他们两百万打发了事。我是真不知道这事儿会弄成这样儿……”

  王嘉辉口中的汪查理就是法国人派来的常务副总,负责日常事务运营,王嘉辉的老丈人退休前是之效区的副区长,他在京城人情往来熟稔得很,又有老丈人的过往的情面照看着,等打通关系后,也一直混吃混喝当个甩手掌柜。

  “嘉辉国际一年有多少营业额?”李云道突然问了个很专业的问题。

  王嘉辉肉嘟嘟的脸上却一脸茫然:“这个……得问汪查理了,具体的运营都是他在负责。”

  “法国那边一年给你多少薪水?”李云道又问。

  王嘉辉一脸苦相:“少得可怜,多一点的时候两三千万,少的时候两千万都不到。”

  李云道冷哼了一声,示意大家出去。

  出了门,不等李云道开口,薄小车便道:“这个嘉辉国际看来是问题啊。”

  李云道若有所思着道:“一家进出口企业的法人代表具然不知道营业额,这么个甩手掌柜一年还能拿两千万,再怎么财大气粗,法国人也不至于慷慨到这个程度。”

  季勇刚刚只负责动手没有说话,此时也忍不住骂娘:“这王八羔子什么都不干,一年还能拿两千万,还没有天理了?”他们当兵的一个月才那么小几千块的补贴,那还是他这个级别,如果是义务兵,也没几百块的补贴,可干的都是抛头颅洒热血保家卫国的事儿,连人家一个零头都抵不上,难怪季勇要骂娘了。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世上有几样最赚钱的生意,一是军火,二是毒品,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家嘉辉国际里头水深得很,这件事真不宜多声张,季大哥,这一点你得跟大家吩咐一声。”

  季勇点头:“你放心好了,弟兄们都是当兵的,知道纪律。那现在怎么弄,就这么交给警察?”

  李云道摇头道:“人家既然想要我们去,我们就去会会她。”

  一直站在李云道背后当影子角色的郑天狼却脸上微红:“三叔,那个女人不正经……”

  李云道笑道:“对付贱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你要比她更贱。季大哥,留下一两个兄弟将姓铁的那伙人转交给警察吧,我们去会会那位拉美来的国际友人。”

  季勇想了想道:“要不要带硬家伙?”硬家伙在他们当中的含义就是全自动武器,对于他们这样的尖刀部队来说,并不缺这样的装备,而且他们的任务本就是保卫首长及其家人,现在首长的嫡孙和外孙遭遇绑架,就算他们把火箭筒扛出来也无可厚非。

  “硬家伙就算了,我这儿有支92式,先借你用用。”

  季勇却变戏法般地从后腰处掏出一把大口径的沙漠之鹰:“我有这个,弟兄们都有私货,放心。”

  薄小车在一旁看得苦笑不己,如果都像他们这么玩,薄家兄弟练了小半辈子的功夫算是彻底废了。

  回到房间,王嘉辉听说让他打给汪查理问清交“”货地址,顿得飞快摇头:“查理那家伙心狠手辣,知道我出卖他,肯定不会放过我。”

  季勇二话不说,从后腰抽出沙鹰指着他的肥硕的脑袋:“打不打?”

  王嘉辉这回倒是硬气得很:“你就是开枪崩了我我也不打,我有老婆孩子,还有父母亲戚,我出卖他,他肯定不会放过我一家的。你要杀就杀我一个好了。”

  李云道拍拍季勇的肩膀,拿了枝烟塞进王嘉辉嘴里,再亲手帮他点上。

  王嘉辉有些愕然地看着李云道,不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惊愕背后还有些警惕。

  “你说你有老婆,有孩子,还有父母,你也知道汪查理心狠手辣。我看你不是个糊涂人,是个糊涂人的话,也没办法在那么复杂的环境里装着傻,一装就是好几年。王哥,我知道,你刚刚心里肯定是特鄙视我们,觉得我们这帮傻逼特别好骗,对不对?其实我也知道,你有苦衷,但是我不信你不清楚,这么多年,汪查理背着你都做些什么勾当。”

  王嘉辉的眼神透出些惊恐,看着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年轻男人,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正中心坎。他的确知道嘉辉国际这些年在做什么,他也明白这是条不归路,可是他没办法,他已经上船了,就算十级大风他也下敢下船,或许只有大船被倾覆碾碎的那一刻,他才会真正得到安宁,但那时他自己也应该距离地狱不远了。

  那年轻男人盯着他的双眼,吐出一团烟雾,继续道:“你一定是在想,为什么都被我说中了,对不对?你其实是在害怕,他怕他们会被查出来,连累到你,你也期盼着他们能早些收手,还你自由,对不对?”

  王嘉辉紧紧咬着牙,充满血丝的双睛狠狠瞪着李云道,如同一头被困住的野兽。

  李云道却不慌不忙地走过去,摁着他的肩膀:“其实,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王嘉辉回过气,盯着李云道,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片刻后,他才惨笑:“你不用花力气了,你的心理战术对我没用。”

  李云道叹了口气:“唉,原本我是想拉你一把,刚刚听说,你还有个六岁的女儿,对了,听说你的情妇两年前刚生了个儿子,既然你自己都不想一家人安心地活着,我一个外人,替你操什么心呢?”说着,李云道转身就往外走。

  在李云道拉开房门的那一刻,王嘉辉猛然抬头:“等等!”

  背对他的李云道嘴角轻扬,头也不回道:“我现在又不想帮你了……”

  王嘉辉眼中充满绝望地望着他:“我求求你,帮我,给我条活路……”

  李云道转身,一步一步走向黑暗中被反绑在椅子上的王嘉辉:“真想清楚了?不走这一步,你等着沉船下地狱,不过,走出这一步,没准儿就真的不能回头了,但能为你的妻儿老小争取点什么,你也不想以后真挂掉了,一家老小被人指指点点吧?”

  “可是……你凭什么能给我保障……”

  薄小车刚刚一直站在黑暗里,此时站到光亮处,王嘉辉才猛地认出来:“你是薄大车的弟弟!”

  薄小车点头:“你知道他们今晚绑架的是谁吗?”

  王嘉辉道:“汪查理说就是两个外地来京城做生意的富二代。”

  薄小车冷笑:“他说你就信?”薄小车报了王家老爷子的名字,又隐晦地点明了李云道和王小北跟王家关系,王嘉辉顿时一头冷汗,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你不用再说了,把电话给我。”

  李云道使了个眼色,郑天狼解开绳子,将电话递给王嘉辉。

  接过手机,王嘉辉的手一直在颤抖,几次都按错了号码数字键,好不容易将电话拨了出去,居然还是占线,再拨时就通了。

  “王总,事情办得怎么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带着港台腔的男声。

  王嘉辉道:“货都到手了,要不我亲自送去?省得你为了这点小事烦来烦去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明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快道:“嗯……这样也行啊……刚刚货仓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一批从东南亚运来的货出了点问题,我得赶去处理一。这样吧,你在哪儿,我让宋丹去找你,让她带你去送货。王总,今天那位拉美客人是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您可千万别出问题啊!”

  王嘉辉装出一脸京城官二代的赖皮腔调:“这事儿你就放心吧,我出马哪还有办不好的事?公司业绩好,我也开心嘛,年底分红还能多一点。”

  电话那头的汪查理笑道:“今年南美大丰收,哥伦比亚人已经答应明年九折价格进货,等南美的货铺开了,咱们明年的业绩翻一番也不是问题,到时候董事长那边我去说说,给你的分红指不定就能上小九位数。”

  王嘉辉作出一副极欣喜的模样:“那太好了,你放心办事儿去吧,干脆这样,我跟宋总通个电话,今儿一准儿把南美贵宾伺候好了,人家也就是看不上我这身皮囊,不然就是伺候个三天三夜我也愿意。”

  两人没有多寒暄就挂了电话,此时李云道这才发现,王嘉辉的衬衣已经从里到外全湿透了,显然刚刚已经紧张到了极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