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三十一章 道士和尼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刑jǐng果真买来二十个巨无霸汉堡,闻到肉香,刑天便不再一脸颓丧,也不顾手臂上还插着吊针,拉过汉堡便狼吞虎咽,眨眼的功夫便半只汉堡入腹,突然动作一滞,抬头望了一眼坐在床边对他微笑的青年,竟小心翼翼地递过那半只啃得形状颇惨烈的汉堡,口齿不清道:“你也吃。<>

  李云道微笑摇头:“你吃吧,我刚刚吃过早餐。”

  他这才又低下头去,专心致志地地对付眼前堆成小山一般的汉堡,二十个巨无霸竟无一例外地都进了他的肚子,看得一旁的四位刑jǐng目瞪口呆,此刻总算理解他那身彪悍的爆发力是从何而来了。

  从刑天的病房里退出来时,韩国涛正在走廊里打电话,言辞激烈。放下电话,他才一脸歉意地走到李云道面前:“一下死了五个人,刑天得留下来协助调查。你放心,分管江宁刑支的队长是我的老部下,我会让人好生照看他的。”

  李云道也知道出了五条人命的刑事案都是要上报京城的,韩国涛说尽了力那应该不会有假。

  “韩厅,狗呢?”

  韩国涛这才脑袋一拍:“高加索这狗太烈,之前在现场还咬伤了两名干jǐng,后来你家又回来一个老人家,说好像是个道士,狗被老道接走,说是送去宠物医了。”

  李云道这才放下心,有张无极那活了近两甲子的老东西在,治猛士断腿那点伤应该不在话下,不然倒真要坏了茅山张天师的名号。

  “韩厅,上面对下一步的动作有没有安排?”

  韩国涛摇头:“最近打老虎的对象越来越往上了,拍苍蝇的节奏倒是缓了下来,我估计要么是人手不够,要么是碰到了一些难免的阻力,有时候,毕竟是法不责众的。”

  李云道点头表示理解,想了想又道:“韩厅,您出入也要注意安全,我估计最近的江宁可能会不太平。”

  韩国涛点了点头:“我听省里的意思,好像是要我兼了江宁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说着,韩国涛扔给李云道一枝烟,“去天台吧,医里头禁烟。”

  李云道笑道:“不是说让国家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合禁烟嘛,韩厅,您这个表率作用可起得不太好啊……”李云道接过烟,在鼻子上闻了闻,“哟,高级利群啊,得上千块一条啊……”

  “老战友送的,逢年过年,老弟兄这点儿人情往来总还是要有的。”韩国涛笑着跟李云道并肩往天台走,似乎在他的潜意识里,也并也没完全将李云道当作一个下属来看待。

  “兼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长是好事啊,韩厅,我怎么觉得你愁眉苦脸的?”李云道帮韩国涛点好烟,才点上自己的这根。

  韩国涛苦笑:“林市长之前透露出这个意思,我以为他就是说说,没想到他来真的。你看吧,还没上任呢,这边已经弄出五条人命的命案,接下来真上任了,姓龙的指不定有什么后招在后面等着呢。”

  李云道笑道:“韩厅,您也不是那种做事畏首畏尾的xìng格呀!”

  韩国涛笑骂道:“少给我戴高帽子!”说着,深吸了口烟,长叹道,“以前听人家说‘高处不胜寒’,总觉得那是在矫情,现在轮到自己了,才知道什么叫‘冷暖自知’。”

  李云道靠在天台的栏杆上,望着江宁解放军总医周边隐藏在雾霾中的建筑道:“所以人家说,屁股决定脑袋,这话大致上还是靠谱儿的。”

  韩国涛笑道:“话糙理不糙。”他看了李云道一眼,小声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正儿八经地来淌一淌江宁的这趟浑水?”

  李云道苦笑:“什么叫有没有兴趣,早被您跟林市长拉上船了,这会儿周围一片汪洋大海,您就是想让我跳船我也不敢啊。”

  韩国涛点头:“我给王部长请示过了,燕飞同志,我准备正式把她调到市局去,你呢,我跟林市长也商量过,也不能总在厅里吊着,这样对你个人发展不利,到市局刑侦支队,有没有意见?”

  李云道立刻立正抬头挺胸:“保证完成任务。”

  韩国涛笑着在他胸口给了一拳:“别跟我来这些虚头巴脑的,特别行动小组还没有解散,手头的工作该跟的,你还是要花时间跟进,但另外,组织上正是用人之际,也准备给你加点担子。”

  李云道一听,顿时明悟,正餐要来了。

  “本来林市长的意思是想让你直接去刑侦支队干副队长,为将来作准备,但这个提议被我拦住了。对于年轻人来说,有时候起点高了有时候并不是好事,这当中的理由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不过虽然副大队的位置没了,但是中队长起码还是可以保证的,正好让你也试着带一带团了,有个适应期总是好的。”

  李云道倒真的有些感动,林一一和韩国涛在知道他与王家的关系前,从一开始就对他另眼相看,虽然这当中也不无秦家老爷子的因素,但很多事情,做与不做只是一念之间。韩国涛帮他挡掉了副大队长的职务,其实对李云道来说是更有利的。公安系统不比其他党政机关,队长前面多个副字,很大程度上跟吃干饭的没有太多区别,最后只是落了一个处处好人缘的老好人的名头,但当中队长却不一样,与副大队长同样是正科级,但是毕竟是小团队的一把手,这对于带队者的综合能力将会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和考验。

  “韩厅,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一切您看我表现就行!”李云道冲韩国涛敬了个标准的jǐng礼。

  韩国涛却拍拍他的肩膀道:“先别光顾着高兴,后头有你头疼的rì子了。”

  “对了,沈燕飞调去市局哪个部门?”李云道高兴之余还没有忘记战友,毕竟他们的特别行动小组还没有完全解散,他还要跟沈燕飞一起配合着干些事情。

  “小沈在人大读的是法律,是个高材生,连王记自己都觉得,把她放在机关里是浪费人材,所以建议让她到下面锻炼锻炼,组织的初步打算是让她到市局刑侦当教导员。”

  “教导员?”李云道笑了笑,没有多作评价,却话题一转道,“韩厅,我想向您申请调动一位优秀干jǐng充实江宁公安的力量。”

  韩国涛笑骂道:“臭小子,还没上任,就跟我提条件,说吧,你可别说把葛青给你弄过来,我没那么大的权力,那丫头估计也不乐意。”

  李云道连忙道:“哪敢劳葛队大驾,我只是想调葛队手下一员小将,您也认识的,小刘,刘晓明。”

  韩国涛微微一愣,笑道:“你小子估计是早就安排好了。前两天葛青打电话还跟我说什么,我这个当舅舅的不能挖外甥女的墙角,我当时还在纳闷,以为她说的是你,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她估计早猜到你要把小刘挖过来了。我当时还跟她保证,一定不抢她的人,这下倒好,你小子尽给我出难题。”

  李云道干笑:“哪敢给领导出难题,葛队那边我负责当说客,手续上就要麻烦您老人家了。”

  韩国涛笑道:“我老吗?”

  李云道忙道:“不老不老,您起码还能为党和人民再奋斗一百年!”

  韩国涛笑骂:“那不成老不死了,我还是再干上几年,就光荣退休吧,新的局面,还是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去开创吧。”说完,韩国涛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说服葛青后,还是要给刘局长打个电话,毕竟是他手下的人,你的面子,他一定买帐。”

  李云道立刻笑着冲他的背景敬礼道:“得令!”

  从天台下来,又去病房看了刑天和沈燕飞,沈燕飞哭完就睡着了,刑天吃了二十个汉堡后倒是生龙活虎,如果不是身上中了枪子儿的确疼痛,他真敢这会儿就跑回去继续对付那些滚烫的铁砂。

  拜托四位刑jǐng好好照顾刑天后,李云道才打车回家,一开门就看到皱着一张菊花脸的白胡子老道,坐在沙发上一脸干笑地看着他,猛士的身材很庞大,趴在茶几上连一点桌面都看不到,此时这不可一世的高加索猛犬的后腿上绑着一根树枝和绷带,身上散发出一股奇怪的药味。

  “嘿嘿嘿,这个……那个……”老道一脸尴尬,似乎想跟李云道解释眼前的状况,可是话到嘴边才觉得说服力不够,偷偷够着望了几眼李云道身后,没发现那位彪悍无比的小师姑,这才定下心,捋着白须道:“出了点状况,还好赶回来了,不然这条腿就保不住了。”

  李云道伸手拍了拍猛士的脑袋,它发出几声呜咽,老道立刻眉头一竖道:“刚刚它可不是这样的,要不是老道我身手好,这手就废了。”

  李云道笑着摇头:“事发的时候你没在家?”

  老道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我……我有事……”

  李云道奇道:“什么事能忙到彻夜不归?”

  老道脸更红了,吱唔了半天才道:“我老人家跟鸡鸣寺的济法寻我去聊些事情。”

  李云道失笑:“尼姑?”

  老道连忙解释:“出家人哪分什么男女。”

  李云道哈哈大笑。

  老道嘀咕道:“就是打打机锋,你们年轻人就容易想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