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三十二章 打脸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老道不见张小蛮出现,终于还是松了口气,不然出了这种事情,他就算不被罚去扫道场,起码这几年在小师姑面前的rì子是不太好过了。<>

  猛士转着黑不溜秋的眼珠望着李云道,喉间发出几声呜咽,李云道失笑:“不用你邀功,我晓得这次你是出了不少力,回头等十力回来,该赏你的还是要赏你的。”猛士哼哼了两声,趴在茶几上埋下头去。张无极倒是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一人一兽的对话,转着眼珠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点子。

  给刘晓明打了电话说了调动来江宁的事情后,李云道就开始补觉,梦中林林种种,蔡桃夭和阮疯妞都现身数次,一觉睡到第二rì清晨,起来后便去了“仙味观”。古sè古香的“仙味观”发源于天堂杭州,小笼包天下闻名,店中的墙上镂刻着一段佳话,说的是这“仙味观”跟仙境昆仑的关系。只是昆昆仑非彼昆仑,那座困了他二十五年的山李云道是再熟悉不过了,但对那没有考据只有传说的仙境他却是莫名敬仰的。不管现实生活里有没有那座远在海外极地的昆仑仙境,但起码“仙味观”的小笼包的确是对得起这张嘴的。

  观中的年轻道士一个赛一个的道骨仙风,看上去的确比张无极那个邋遢老道要仙意飘渺得多。一人打包二十客的情况在观味观倒也不算多见,收钱的小道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唇红齿白,神采俊朗,多看了李云道两眼后就笑道:“客人最近碰上些烦心事了吧,可能还会更糟糕,不过没关系,客人您有福生高照,总要转运的。”

  李云道奇道:“运从何来?”

  小道士道:“嘿嘿,不可说不可说。”

  去江宁解放军总的路上,李云道一直在琢磨小道士的话——先是京城王家老爷子突然身体抱恙,接着又是那场莫名其妙的绑架,然后江宁便出了这档子事。李云道向来是不信鬼神的,但对鬼神之说总还是有些敬畏心,早上被小道士那么一说,他左右仔细一品味,倒好像真有那么回事。这会儿他终于有些想明白,为什么这些年国内有名的佛寺道场香火旺得很,大多还是世事多变,不管信与不信,烧香拜佛求心安的心态应该还是居多的。

  进了医住部,李云道先给沈燕飞留下两盒小笼包,其余准备统统拎到了隔壁,可是推开门却发现人去床空,问沈燕飞,沈燕飞说昨晚医生给她服了安定,没注意隔壁发生的事情。

  李云道打给韩国涛,韩国涛居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电话中说“你先别急,我打两个电话问问情况”。沈燕飞倒是头一回看到李云道脸上出现这种煞气凛然的表情,当下也劝道:“有可能被转去别的病房了,你问问医生?”

  李云道摇头:“刚刚问了护士,说是半夜就有人给他办了退手续,我问是谁,护士说好像是两名公安。”

  沈燕飞也奇道:“他中了两枪,虽然都不在要害部位,但昨天我还听医生说,流了不少血,亏得他身强体壮,换一般人早撑不住了。没理由这么快就出啊,而且也不通知你一声……”沈燕飞的脸sè突然变得很怪异,眼神忐忑地看着李云道,“龙正清在江宁的人脉很宽泛,之前节市长在任的时候,盛传他是江宁的地下组织部长,黑白两道都要卖他面子……”

  李云道冷笑:“地下组织部长?没准这回真给他送到地下去当地府记……”

  沈燕飞想笑却没笑出来,因为李云道的表情很冷,冷得如同寒冬腊月的冰霜。终于,他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病房里的安静,是韩国涛的电话。

  “韩厅。”

  “云道,人是被江北分局的刑jǐng队带去的,我给邱文杰打电话他没接,我现在就赶往江北分局去,你也尽快赶去,我怕去晚了会出事。”韩国涛边走路边在打电话,喘息声很重,显然对这件事异常重视。

  “好,我马上去。”

  挂了电话,沈燕飞立马就问:“怎么样?”

  李云道说:“人被带去江北分区了,韩厅说给邱文杰打电话,对方没接。”

  沈燕飞皱眉道:“江北分局?这回恐怕有些麻烦了,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李云道没有拒绝我,沈燕飞在江宁省纪委呆了这几年,关系人脉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总比他这个初来乍到的两眼一抹黑强。

  沈燕飞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嘴角和脖子上还有些淤痕,但幸好冬天衣服穿得厚,加上高领毛衣,再戴上她让李云道从家中拿来的墨镜,应该脸上的异样也总算不易察觉。

  一路飞驰,向来开车稳重的李云道居然将车速飙到了一百六,沈燕飞出奇地没有开口阻拦,两人不到一刻钟就已经开到了江北区公安分局的刑侦大队的楼下。刚下车迎面就走来一个中年jǐng察,好像是要出去办事,看到沈燕飞竟主动打招呼:“小沈,你不在医躺着跑这儿来干嘛?”看样子应该是跟沈燕飞很熟悉,脸上的笑容很真诚,估计是看到沈燕飞平安无事,他也很高兴。

  “老周,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的。”沈燕飞拉住他,小声问,“昨晚你们是不是把人带回来了?”

  此时李云道也走到沈燕飞身边,老周一脸jǐng惕地看着李云道,一脸难sè道:“这件事是上头吩咐下来的,队里的兄弟也是照指示办事,而且五条人命,你也知道的,这不是小事啊……”

  “老周,那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说我能不关心?”沈燕飞摘下墨镜,脸上的淤青还是让老周微微吃惊。

  “这位是……”老周有些吃不准李云道的身份,一时间不敢乱说话。

  “忘了介绍了,这是李云道,我调到公安厅后,跟我一个战壕的,被你们带回来的那位,就是他弟弟。”沈燕飞连忙介绍道,“云道,这位是周显安,分局中队的中队长。”

  两人握了握手,老周这才将两个拉到一楼的角落里,看清周围没有闲人,才小声道:“兄弟,这事儿估计有点儿复杂,我听说好像是邱局直接下的指示,我估计就算是市里面这个人出面,也不定能解决问题。”周显安竖了竖大拇指,李云道立刻会意,他说的是江宁市市委记。

  李云道皱眉:“邱局这么硬气?”

  周显安小声道:“我要是有个出自京城大家族的老婆,我也硬气啊。”

  李云道没说话,沈燕飞倒是看了李云道一眼道:“这样可能就有点儿难办了,邱文杰是从京城的部里派下来挂职的,现在是市局政委兼江北分局一把手,出了名的风格硬朗说一不二,做事不太讲人情,本来我以为是龙正清那边的人使坏,但现在看来,应该是部里给市局施加压力了,韩厅还没上任,现在局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邱局在代为打理。”

  李云道这会儿终于明白为什么韩国涛副厅长的身份拿出来也不管用了,显然江宁市局的一把手调到邻省当常务副厅长后,从京城下来挂职的邱文杰已经在事实上把控了整个系统,韩国涛的空降让人家的努力功亏一篑,这个节骨眼上还卖你的面子才怪。邱文杰明明是邱政委,尽管他兼着分局一把手的位置,但职位总是往高了称呼的,现在上面没有文件下来,下面人就已经喊他邱局,他也不去避讳,显然是司马昭之心,也不怕路人皆知了。

  李云道想了想才问:“周哥,我弟弟身上还有伤,能不能运作一下先去医待着,我们随时配合你们这边的工作就成。”

  周显安面露难sè地摇了摇头:“首先这事儿不是我负责的,我插手没准还会起到反作用,其次这件事的关键还在邱局手里。”

  正说着话的功夫,李云道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手机,抬头道:“是韩厅,应该到了。”

  果然,三人走到门厅处,韩国涛带着秘小姚大步流星地迈进来。

  “走,去邱文杰办公室。”韩国涛的脸sè并不太好,他是做惯了一把手的人,向来也是雷厉风行,发生这种事情也让他很恼火。

  “韩厅,邱局一刻钟前刚刚出去。”周显安是认得韩国涛的,这会儿韩国涛兼任江宁市局一把手的组织程序刚刚走完,红头文件还有正式下发,内部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韩国涛顿时面sè铁青。邱文杰刚刚不接电话,此时又提前离开,显然是不想卖这个人情,甚至还有些想瞧瞧韩国涛被生生打脸的晦涩心态在里头。

  周显安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惹得省厅领导不开心,连忙吓得不敢再开口。

  韩国涛看了他一眼道:“既然文杰同志不在,那我们自己去刑侦大队看看,也算是前面做点功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