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三十七章 升任中队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韩国涛次rì便在省厅政治处副处长和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陪同下赴任,李云道倒是闲了下来。<>

  老王家知晓王小北和李云道在拉斯维恩酒店的遭遇后,王抗rì、方文如和顾炎然都盛怒至极,位列公安部二把交椅的顾炎然在京冀地区发动了一场严查涉毒贩毒的强力整治行动,一时间北方黑道风声鹤唳,不少大枭悍匪要么出关入东北内蒙,要么南下广东深圳,京冀地区的治安状况空前良好,也为他力争海关总署头把交椅的成绩单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京西铁路站边的站东新村拆迁工程一直是首都副市长方如山极为头疼的项目,但借着莲花旅社涉黑涉毒的契机,京城市府办公会议上,众人一致下定决心,成立“站东城中村拆迁工程领导小组”,由方副市长亲自挂帅,首都公安、城管、消防等要害部门一把手纷列工作组副组长之位,站东新村的拆迁工作也轰轰烈烈地展开。

  毒枭之女朱丽叶是哥国驻华使馆的重要客人,但王抗rì还是通过外交部给哥国施加了极大压力,并下了最后通牒,远在大洋彼岸的哥国毒枭不得不赶紧将女儿召回哥国。一开始朱丽叶还不乐意,但她下榻的总统套房遭遇不明身份人士重火力袭击,所有保镖都死在乱枪中后,朱丽叶这才意识到,这个拥有十四亿人口的超级大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当天晚上,朱丽叶就由哥国使馆派员护送,取道香港回国,但在香港机场又遭遇不明人士的暗杀,朱丽叶脸部中枪,却未伤即xìng命,但也只敢在香港作一些简单的医学处理处,趁最早的班机逃回哥国。

  李云道知道这一系列动作中,除了王家在官方的动作外,薄小车应该在背后也使了不少力,所以得了王小北传来的消息后,还是给薄小车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薄二哥依旧豪气冲天,只说是自家兄弟就不用说这些客气话,临了,薄小车说还有个不情之请。

  李云道也学着他的义薄云天我,说都自家兄弟,还有什么请不请的,有用得上云道的地方尽管开口。

  薄小车这才说,他大哥从伦敦回来后就一直咳嗽不止,看了不少医生都查不出原因,想请小神医十力嘉措来帮忙看看。

  李云道也没多想,便说这事儿好办,十力住在王家四合,你明儿派人接他过去就成。

  薄小车连声感谢后才挂了电话,等放下电话,或许是因为薄小车对他大哥薄大车的关心促动了李云道心底的一根弦,他开始有些惦记大傻个和那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家伙。

  可惜李弓角之前来电话说要封闭训练,此后连续两个月音信全无,李徽猷就更不用说了,除了京城那个神叨叨的电话外,更是杳无音讯。

  趁这几天空得很,李云道又去了一趟秦淮河畔的咖啡屋,还是那两个江宁财大的服务生,见到李云道的时候还能认出来,其中一个长着小雀斑的可爱小姑娘还告诉他,上个月底老板娘来视察的时候,她们还告诉过苏钰,有位姓李的先生说在姑苏有过一面之缘。

  李云道笑了笑,只说谢谢,另外再来杯红茶。李云道是少数几个来这里不喝咖啡却单点红茶的人,小姑娘才记得特别清楚,但李云道却不奢望那位曾经年纪轻轻就位列姑苏某股份银行分行行长的苏大美女还能记得他这个普普通通的山间刁民。

  这几rì来了冷空气,江宁的雾霾一扫而空,天气很好,坐在雕花窗边能看到落在秦淮河上的明媚阳光。李云道懒懒喝着红茶时,沈燕飞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没想到你这个小气鬼也很出来小资一把。”沈燕飞的言语有些刻薄,但却也一语中的,她不知道李云道还怀揣三千万巨款,如果知道,怕是要将这李大刁民上升到葛朗台的级别了。

  “之前跟陀螺似的忙惯了,突然停下来,的确有些不习惯。”李云道看了沈燕飞一眼,赏心悦目地喝了口红茶,“不错!”也不知道他是在夸刚喝的红茶,还是今天化了淡妆的沈燕飞。事实上,读研期间被视为人**学第一冷艳美女的沈燕飞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但是她总是冷若冰霜,距离感太强,加上头上又总是挂着“纪律监察”四个大字,见到她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哪还有心思去鉴赏这曾经的法学花。

  沈燕飞涂了些许胭脂,所以看不出是脸红还是胭脂红,只是低头喝咖啡的动作出卖了她内心的欣喜和不安。“别在我这儿油嘴滑舌!”沈燕飞想了想,还是想保持自己在李云道面前作为工作前辈的矜持形象。

  李云道失笑:“夸这伯爵红茶也能被划入油嘴滑舌的一类?”

  沈燕飞强忍住泼咖啡的冲动,转开话题:“咱俩不能就这么干耗浪费青chūn啊,韩厅这边如果没什么安排了,我还是想回纪委那边去……”

  “做人做事,有时候需要点耐心!”李云道笑着提醒道,“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一下,估计接下来又要忙喽。”

  沈燕飞不解,韩国涛接下来的布局和安排只跟李云道初步沟通过,沈燕飞只知道韩国涛最近去兼了江宁市局一把手的位置,忙得不可开交,待在省厅里的时间很少,但她并不清楚韩国涛对他们俩已经有了初步的安排。“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沈燕飞放下咖啡杯,盯着李云道的眼睛。以李云道跟林市长和韩厅的关系,应该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李云道想了想,笑道:“其实林市长调来江宁时,应该已经跟韩厅沟通好了,不然你以为韩厅会乐意从姑苏市局一把手的位置上,调到省厅当个三不管的闲散厅长?”

  沈燕飞点头:“这个我也猜到了,但是我们俩接下来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呗。”李云道懒散地靠在沙发背上,看向窗外冬rì阳光清丽的秦淮河,“都说不要着急了,等着就是。”

  沈燕飞瞪了他一眼:“这事关个人前途,你让我怎么不急?”

  “你们这些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就是这点不好,瞻前顾后,想得太多。”

  “你以为都跟你这个野鸡大专出来的混混一样?”沈燕飞一步不让地嘲讽道。

  李云道也不以为意,耸耸肩膀:“说实话,我正儿八经地上学读,也就那么大半年,但这半年倒是受益非浅。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野鸡大专,我也只是听说过而己。”

  沈燕飞从来没听李云道讲过以前的经历,此时听他好不容易透了点口风,顿时来了兴趣:“那你的履历上还有个什么大专的文凭……”

  李云道摇头:“那是假的,为了能进姑苏大学读,一位长辈托关系帮我弄的,二十五岁前,我一直在昆仑雪山里生活着,没踏出去过一步。”李云道又想起了那终rì白雪皑皑的昆仑山峰,山麓的破庙,山脚的流水村,山间的玉原石,那条黑驴老末奔起来尘土飞扬的采玉道。

  沈燕飞翻着眼睛,想象着李云道描述的画面,良久才摇头道:“其实你应该感谢那位老喇嘛的,他教了你很多东西。”

  李云道愣了愣,失笑,不语。沈燕飞也看着窗外不说话。

  不知何时,阳光透过雕花窗斑驳地撒落在两人面前的咖啡桌上,李云道才突然道:“你猜,明年的江宁会是什么样子?”

  沈燕飞微微一怔,嫣然笑道:“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算子。”

  李云道握拳,翻掌,信心满满道:“虽然我不知道明年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

  “嗯?”

  “龙爷这两个字将会被江宁人遗忘。”

  又过了几rì,江北公安分局的jǐng员们都接到了内部通知,江北分局刑侦大队原大队长王世平调任市jǐng犬大队任大队长,一中队中队长耿易调任江北区临湖镇派出所任副所长,免去二中队孙伟中队长职务,暂时停职。

  沈燕飞和李云道也都接到了内部通知:沈燕飞同志正式调任江宁市公安局江北分局经侦大队任大队长,李云道同志调至江北分局刑侦大队任大队长兼一中队队长,从姑苏区调来的刘晓明同志任江北分局刑侦大队任二中队中队长。通知是礼拜五发出的,三人都将在下周一都将去江北分局正式报到。

  刘晓明早已经做好了工作交接,李云道之前跟他说起码是个中队长,他也没当回事,只是觉得他孤家寡人一个,到哪儿都是干活,但跟李云道一块儿做事特刺激和带劲儿,但没想到当真一个分局中队长砸到头上,那也是响当当的副科级,如果还赖在姑苏,如今刘系人马得势,猴年马月才轮到他这个新人升职?一得到这个消息,刘晓明喜得他周五晚上就从姑苏开车杀到了江宁,嚷着一定要请李云道吃饭,同来居然还有明年即将毕业的斐宝宝,洛美女以及何大海等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