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三十九章 晚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斐家大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李云道了,一见面便冲上来一个大熊抱,面色颇为激动:“哥,我就知道你跑来江宁铁定有好事,这不,才几个月功夫就已经干上大队长了,局长宝座也指日可待了,等那一天,咱来江宁也学螃蟹一样横着走!”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啥子混话……”“云道哥,恭喜!”洛大美女依旧恬淡如水,微笑真诚。“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能混出个名堂!”

  何大海换了身还算体面的衣服,终于一改邋遢大叔的日常形象。

  李云道还没说话,就看到换了身便服的刘晓明挤了上来:“嘿嘿……嘿嘿……”傻笑着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突然立正敬礼:“大队长,刘晓明向您报到。”

  “都是自己人,还跟我这么客气干嘛,都坐着聊!”招呼众人坐下,李云道才微笑道,“宝宝难得来趟江宁,周末带珊珊好好转转。刘哥,咱们是自己人,客气话我也不多说,我就跟你直说吧,现在江宁的情况不容乐观。”

  众人愣了愣,李云道接着将到江宁后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众人脸色均微变,刘晓明更是微微张嘴:“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啊!”说完,看到所有人都在看他,才发现自己失言,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怕……”李云道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我也只是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

  刘晓明从姑苏调来江宁,在多数人眼里是晋升了,但是在李云道看来,晋升后的刘晓明可能会面临诸多的风险,跟姓龙的那帮人打交道,甚至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还是想让刘晓明有个心理准备。

  刘晓明毅然点头:“队长你放心好了,我早有心理准备,干刑警的,哪个不是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干活?”

  李云道笑着摇头:“你有心理准备就好,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对方也不至于太快撕破脸皮,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入职以后,出入的安全还是要多加注意的。”

  正说着话的时候,沈燕飞和郑天狼推门进来,看到一屋子人也愣了一下,等相互介绍后纷纷落座。

  “哥,还有谁?”斐宝宝看到桌上还留着一个人空位。

  李云道正要开口,就听到老道爽朗的笑声:“有些日子没来了,有现在这般也是你们的造化了。”

  门被推开,又听到那位吉总的声音:“那还是得了老神仙的指点,不然哪能有现在这般生意兴旺,尤其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别的会所都快关张打烊了,我们这边照样儿天天排着队的人想进来瞅瞅。”

  老道被人夸了,竟也不谦虚,只笑笑,当先踏进房间,见一屋子人,自来熟笑道:“诸位晚上好啊,老道我来蹭饭了。”

  众人面面相觑,李云道也只介绍说这是家师的一位故人,老道也不在乎,一对贼眼直盯着桌上的飞天茅台,只自顾自地喃喃自语:“老道我有些日子没尝过好酒喽……”

  有张无极这个老不羞的开心果在,加上斐大少和何大海,酒桌上也不愁不热闹。其间还有一段插曲,酒至半酣时,吉少华竟带了两个中年男人敲门进来,打头的那位叫李庆,约摸四十岁上下,名片上印上江宁某投资公司,却没有头衔,跟在身后的年岁小一些,叫丁贵,名片上倒是印着投资公司总经理的头衔,两人都自称是王小北的朋友,端着三两的大杯来敬酒,丝毫不含糊地一口闷,在座的每人都敬了一杯,片刻功夫就近小两斤酒入肚,临了只道了声以后在江宁有事就打这个电话,说完就退了出去。

  洛珊珊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只在三人退出包间后才小声问:“云道哥,你认识李总?”李云道也莫名其妙:“大概是王小北的朋友吧,那厮朋友遍天下,五湖四海的狐朋狗友都有。”

  洛珊珊摇头:“这位李总可不是什么狐朋狗友。云道哥你没在金融圈里呆过,可能不清楚,在江浙一带,有‘南陈北李’一说,南陈是说浙上那位现在深居宁波的金融大亨,北李,说的就是这位李庆李总。”

  斐宝宝也皱着眉道:“珊珊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前些日子上课时,我们系的老教授也提过这两个人,他们俩当年一个玩期货一个玩股票,都是牛逼到极限的操作手法,据说当年证监会还派出工作小组专门调查过他们,最后草草收场。”

  何大海向来只炒房子,对金融圈里的事情知之甚少,开玩笑道:“那他们的资产起码得几个亿了吧?”

  斐宝宝跟何大海混得蛮熟,直接就笑道:“海哥,你这格局也就炒炒楼花发点小财了,就刚刚那个丁贵,身价少说也几十个亿了,更不用说李庆这个大老板了。”

  何大海瞠目结舌,不过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随后笑笑:“我一个老公务员,能炒房子炒到现在这般也知足了,不是说人知足才常乐嘛!”说着,又乐呵呵地喝了杯中酒。

  一直自顾自品酒吃菜的老道突然开口道:“那两人印堂发黑,指不定来日便有凶祸,你们还是离他们远点的好。”此时了解了李庆和丁贵的真实身份,又听到老道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点评,李云道眯眼微微一笑:“看来还是有故事可以深挖的。”

  由于都是熟人,除了洛珊珊、沈燕飞两位女士和还在服药休养期的郑天狼没有喝酒外,其余众人均不下一斤半的酒入腹,刘晓明酒量最不济,后半场几乎都是趴在桌上睡过去的。何大海和斐宝宝一个是部队里练出来的量,一个是从小在大院里偷酒喝大的,自然酒量不在话下,加上一个深不见底的张无极老道,愣是把李云道喝得天旋地转。

  临出门的时候,吉少华又屁颠屁颠跑过来,说是已经给一行人安排好房间了,要是没有急事可以在山庄里住下,李云道回头看了一眼东倒西歪的场面,也没有拒绝吉少华的好意,最后想了想,干脆自己也在这里住一晚再说。

  茅台的后劲很大,李云道澡也没冲进了房间倒头就睡,等被尿憋醒的时候才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摸索着开了灯,上了洗手间后又给自己倒了杯热开水,再回到床上时竟然睡意全无。打量了一圈房间,基本上就是五星级酒店豪华大床房的配置,规格只高不低,样样都干净得很,还有股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

  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点上,火辣辣的滋味冲里肺中,这才找到了一点感觉。江宁的形势异常复杂,林一一身上的压力肯定不小,他是市长,而不是这座数朝古都的一把手,在如今国内班长制的行政体制下,林一一想一展政治报负还有着诸多的羁绊,起码在人事上他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不然就有踩地盘的嫌疑。加上在江宁他也是初来乍到,能将韩国涛运作到以省厅副厅长的身份兼任省会城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显然已经耗费了不少心血,这当中有没有政治牺牲在李云道如今这个级别还无从得知,但起码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不然韩国涛也不会那么忌惮背后有京城陈家支持的邱文杰。

  韩国涛的位置也是刚刚坐上去的,屁股还没有坐热,他自己还是剃头担子一头热的光景,更不可能有精力来支援江北分局。韩国涛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之前的谈话里已经或多或少地透露出这些信息。

  来江宁这么长时间,李云道也花了些心思了解各区域的情况,江北可以说是江宁市五大市辖区里情况最复杂的区域,也是让市里长久以来最为头疼的一个区域。江北区以制造产业为主,本世纪初引入了世界五百强里的加工型企业,都是相对来说工序较为简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所以江北区内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给社会治安带来了诸多的复杂问题。

  加上江北区面积最大,又与邻省的牛栏山市相邻,很多出区就跨省的案子弄得江北分局一直非常被动。破案率在各分局中年年排名倒数第一,治安突发事件倒是层出不穷,天南海北的外乡人在那儿组合了多个社会小团体,打架斗殴事件几乎是天天发生,但处理这些事情的却不是当地派出所,或者说跟江北分局的警察扯不上半毛钱关系。在江北区出的事情,只有一个人说了算,那个人就是江宁城里无人不晓的龙爷龙正清。

  “龙正清……”李云道吐出一团烟雾,正想关灯休息,却听到有人敲门。

  “谁?”

  “三叔,是我,天狼,我看你屋里的灯亮了,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李云道打开门,就看到一身夜霜的郑天狼站在门口,显然是担心李云道的安全才一直守在外面没去休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