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四十一章 见义勇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斐大少之前也没少跟彭公子一伙人在沪宁高速上玩飙车的把戏,对江宁城自然也谈不上陌生,等洛大美女起床用完早餐两人就直奔新街口,何大海还有事,吃完早饭跟李云道打了招呼就回了姑苏,只剩下宿醉未醒的刘晓明。

  李云道本想抽空去江北区转转,车刚开出凤凰台就接到一个陌生来电,接通后居然是熟人——江北分局的周显安,在电话里周显安很客气,只问李云道中午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赏脸一起吃个午饭。李云道正发愁不了解江北区的实情,周显安是土生土长的江宁人,又在江北区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应该说当地的情况了如指掌。这个节点上周显安迅速靠上来,显然是见识到了李云道跟如今市局头把交椅的那位之间不一般的交情,加上李云道之后又将是他的直管上司,于情于理也该在新任大队长上任前处理好关系。

  李云道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周显安原先以为李云道或许还会拿拿架子,显然没料到李云道如此好说话,一口就应了下来,在电话是连忙应道:“领导您先忙,呆会儿我把地址发到您手机上,中午我在那我恭候您。”

  李云道想了想:“你不介意我带上客人吧?”

  周显安愣了一下,下意识道:“客人?”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周显安果然是不太擅长人情交际,一般来说,像上司说要带个客人,下属不管有没有意见,总要表态“没问题”,他还发愣,显然是不想有别人打扰他和李云道的沟通。

  “也不是外人,你也认识的,沈燕飞沈队长,她现在从省纪委调到咱们江北经侦当大队长了,以后也是同事。”

  周显安一听是沈燕飞,心花怒放,连忙道:“成成成,听领导的安排!”

  放下电话,李云道对专心开车的郑天狼道:“天狼,你觉得这个周显安用意何在?”

  天狼笑道:“三叔你成他领导了,他还不上赶着拍马屁?”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江宁城被前任市长的雨水改造工程挖得千疮百孔,如今接近年关,工程上的工人们都提前回老家了,那些做到一半的工程都拉在那儿,看上去颇有些萧瑟。

  一进入江北区地界,感觉整个城市立刻灰暗了起来,刚刚在凤凰台时还算清新的空气此时却污浊不湛,老化工厂、水泥厂等重污染企业的烟囱高耸入云,此时还在排放着浓浓的废气。如果说市中心代表了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那么江北区应该就是二十世纪末的中国经典形象。主干道青龙大道是前两年刚刚修的,但此时也已经坑洼不平,虽然不算像过山车一样,但车速如果快了也好不到哪儿去。

  “三叔,前面好像出事了。”郑天狼指着前方不远处,人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停路边,看看去。”

  郑天狼将车停在马路边,打开双跳,见李云道下了车,他也连忙跟上,自从上回出了事以后,他总是担心会不会再冒出个像由香关芷那样的杀手,毕竟以由香关芷的身手,瞬间拿下李云道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李云道还没走到人群处,就听到一个老汉摇着头叹气道:“惨哦,真是惨啊,腊日黄天的,还出这种事……”

  “老人家,前面出了什么事?”李云道装成好事群众,一脸八卦地问那老汉。

  老汉一边推着电动车一边回头望了望人群:“能有什么好事,那小伙子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打得腿都断了……”

  李云道皱眉:“被打断腿?”

  老汉坐上电动车,无奈地摁了摁喇叭提醒前面的人让开:“好像听说是得罪了龙爷的人,这年头哦,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那位啊……”老汉摇着头骑车离开。

  李云道从人群缝里挤了进去,果然看到中间地上躺着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嘴角还流着血,脸上很地方都擦破了,最要命的是双腿,应该是被硬木之类的东西打折了,此时躺在路上哀嚎不己。

  李云道立刻回头对郑天狼道:“天狼,打电话叫救护车,我来打电话报警。”

  郑天狼刚刚掏出手机,却被人拉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刚刚那位老汉。

  “小伙子,你们俩都是好人,可是这种浑水,能不趟还是不趟的好,不然要无端惹祸上身的。”老汉拉住李云道压低声音,“刚刚那伙人说了,谁敢报警叫救护车晚上就去谁家,他们可是江北地界上的土阎王,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李云道看了一眼在地上惨叫不己的青年男子,又看了一眼老汉:“老人家,您先忙着,这事儿我管定了。”说着,掏出手机就开始打0。旁边的人见李云道和郑天狼竟然敢如此见义勇为,竟吓得纷纷躲开来,连那位老汉也吓得赶紧骑电动车离开了现场。

  “这两小伙子是外地人吧,不了解情况才敢这么干的吧?”

  “等着看好戏吧,没准呆会了白阎王的人一来,他们就缩回去了。”

  “这娃躺地上也怪可怜的,唉……

  李云道知道最近的派出所离这儿不过两公里,指挥中心从接到报警到警员到达现场前后应该不超过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警察没等来,20的救护车倒是先来了,车上跳下四个白大褂:“散开散开,别耽误救人。”

  不知道人群里谁说了句:“白阎王动的人你们也敢救?”

  其中三个白大褂明显脚步一滞,可领头的一个女医生却速度不减地冲进人群:“大伙都散开,别影响救人。”

  “汪琪,白阎王的人动的手,我们是不是……”拿担架的一个小伙子好心地小声提醒道。

  女医生蹲在受害人身边,一张俏脸藏在口罩后方,水汪汪的眼睛打量着病人,不假思索道:“别废话,先救人,出了事我担着!”

  另外三个白大褂这才敢凑上来,七手八脚地用支架等固定好病人的腿部,这才抬上单架,送上救护车。

  “谁叫的救护车?”汪医生冷冰冰地扫视了一圈人群,最后眼神落在李云道身上。

  “我。”李云道笑着看着她。

  “跟我们一起去医。”

  李云道点头:“你们在前面带路,我们开车跟着。”

  汪琪明显迟疑了一下,李云道笑道:“放心,我们不会跑的。”

  汪琪点头:“我又不是警察……”不过似乎此时的汪医生并不再冷若冰霜。

  直到救护车闪着急救灯鸣着警笛离开,都没见有警察露面。

  “三叔,警察在这儿。”郑天狼开车跟上救护车,开到青龙大龙拐弯处的时候,才看到一辆警车停在拐角处,三两个民警正凑在车尾抽烟聊天。

  李云道看了一眼,冷冷笑了一声:“跟上救护车,看看再说。”

  一到医,汪医生立刻吩咐护士准备拍x光检查病人的断腿,又吩咐另外的人准备手术室,看样子是准备亲自上阵。等忙活完一阵后,她才看到李云道,走过来冷冷道:“去把救护车的出车费和诊疗费都先交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我交?”

  摘了口罩的汪医生看上去是个冷冰冰的冰山美人,面无表情地瞪了李云道一眼:“你不交难道我交?”

  “天狼,听这位美女医生的,先把费用交了再说。”

  郑天狼也有些愤愤不平,但还是按李云道说的,从汪医生手里接过各种单据先去交费了。

  冰山美女倒是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转身就走,好在走到半路的时候,还想起来转身道:“你知道在江北区,得罪白阎王的下场吗?”

  李云道呵呵笑了笑:“我不认识什么白阎王,这青天白日的,总不能看着人活生生疼死啊。”

  汪医生的表情明显有些错愕,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转身想走,但却又掉头走了过来:“我看你们是外地牌照的车,出了医早点儿回你去,最好今天中午之前就离开江宁。你留个手机号,刚刚代交的费用我会让病人的家属还给你。”汪医生的声音压得很低,虽然依旧清冷,但还是能让人心里腾起一股暖意。

  李云道苦笑:“估计我一时半会儿是走不掉了,我刚刚从姑苏调到江宁来工作,不巧,工作地点就在江北区。”

  汪琪的秀眉立刻蹙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李云道想说“姑奶奶你从刚才到现在也一直没给我机会说啊”,再嘴上还是说:“没事的,你放心,我在江北目前来说应该还是安全的。”

  汪琪掏出手机,翻了翻通讯录,然后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纸笔,抄下一个号码:“这是我一个好朋友的手机号,她刚刚分配到江北公安局干刑警,真出了事你立刻打她电话,待会儿做完手术我会提前跟她打声招呼的。”

  李云道看着这个面冷心热的年轻女医生,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却偏偏要装出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更新快∷∷纯文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