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四十九章 初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望江阁楼下就是江宁唯一一家超五星豪华酒店,李大刁民横抱着阮钰一路所向披靡地踏入酒店大堂,已经有服务生认出被这位制服警察哥抱在怀里的不正是那位入住在总统套房的超级女王客人吗?只是早晨还踩着十公分恨天高冷若冰霜的阮女王此刻竟如同鸵鸟般将脑袋埋进男人的怀里。没费多大劲李云道便已经携美进房,将京城大院众男心目中的阮女神扔在宽大松软的床上,一脸坏笑:“别拿什么姨妈当借口来搪塞本大王,今儿别说是姨妈,就是姨奶奶来了都没用。”

  紧身风衣勾勒阮女神如火般的身材,但她却如同被无良大叔调戏般的小女生般退缩回床头,如果不是眼神里还带着些戏谑,俏脸上的惊恐表情足以以假乱真,如果有外人在,倒真会以为是一场强抢民女霸王硬上弓的剧幕,便便阮女神还伴随着喘息声火上浇油般地发出气若游丝的欲拒还迎声:“不要,人家不要……”

  樱唇被刁民霸道地封上时,那对迷离的漂亮眸子才隐隐透出些许惊讶,看来自己是玩过火了,真把眼前这家伙的**挑逗起来了。在接吻这件事上,李大刁民已经算是手到擒来,之前拿蔡家大菩萨练手,那位就能被他吻得浑身酥软,更不用说阮钰这样的吻道新手。果然不出数分钟,阮女神也被挑逗得浑身滚烫,唇被那张略带烟草味的嘴巴封住,只能在喉间发出阵阵若隐若现的吟咛声。

  迷离间她只觉得有什么硬邦邦的事物紧紧顶着她的大腿,正好他抬头让她可以喘口气。“你身上带了枪?”阮钰以为因为江北局势紧张,李云道随身带着警枪。

  哪知那刁民盯着她的眼睛坏坏一笑,竟引着她的手往那硬物上摸去:“这是爷天天带身上的一杆硬枪,妞儿,嫉妒不?”

  等摸到那处突起,又结合这刁民坏坏的笑容,阮钰哪还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连忙触电般将手缩了回来,但依旧略带好奇地打量着那处突起:“这就是男人的……”

  李云道知道阮家大疯妞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又疯疯颠颠,但在这种事上却是一直守身如玉,事实上就连薛红荷那荡妇般的女人也是不折不扣的处女。李云道感觉到自己被喘息都在颤抖,伸向女人领口纽扣的魔手似乎有些轻微地抖动,那如凝脂般的白颈间隐隐露出那片妖娆妩媚的牡丹纹身。

  阮钰却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一样,一只手握住领口,秀目紧紧盯着男人的双眼:“真的很想要?”

  男人如同野兽般的眼神回答了一切。

  她却突然道:“云道,你想要,我可以毫无保留地给你。可是……你……真的想好了吗?”

  一句话,如同当头一盆冰水般将李云道胸中的欲念瞬间浇灭,阮钰只觉得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突然变成沉重起来,然后他翻身起来,脸色依旧有些发红,但眼神不再如刚刚那般具有侵略性。

  “我去冲个澡!”虽然是寒冬腊月接近春节时分,但李云道还是很想去冲个冷水澡,至少能浇灭那种欲念。他很想拥有眼前这个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事实上他刚刚就已经准备不管不顾地将她拥有了,可是他突然想起在京城四合院的那天,她哭着说要买遍全世界的浆糊店为他补心。这样一个能对他无怨无悔的女人,他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伤害她一辈子。

  阮钰没有说话,她能感觉到李云道的迟疑,也知道刚刚自己的问话让他产生了愧疚感,她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酒店天花板上的纹路,只听到他自己褪了外衫走进淋浴间,随后一片流水声。

  她自己也很矛盾,说没有动情那是肯定是骗人的,此刻她自己也很感觉到敏感处的一片冰凉的泥泞,她刚刚甚至已经说服自己就这样把自己交给她吧,可是理智上的骄傲还是让她问出了那句此刻让她后悔万分的话。她很不想在这个时刻提起蔡桃夭,也不应该在此时提起。

  她躺在床上听着水声,想了很多事情,淋浴间里的水流声也一直没有停下来。她突然坐起身,伸手解开领口的那粒纽扣,第一颗,第二颗……白玉般的项间一朵盛开的妖艳牡丹。她对自己的身材是极为自信的,梳妆台的镜子里她能看到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gilson的性感蕾丝纹胸托起胸前那对足以让她骄傲的玉兔,隐隐还能看到那粉红色的突起……

  冷水从头冲到脚,足足十来分钟,李云道才缓缓将那僵硬的部位按捺下去,换成温水后,他才感觉稍微舒服了一些,但不知为何,总有种箭在弦上拉了满月没射出去,却一点一点松驰下来的挫败感。胸口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了一眼卫生间镜中的自己,上半身似乎就找不到一整块还算完好的皮肤,全是横七竖八的伤口。李云道这会儿总算体会到老喇嘛说的“你十八岁前沾武必死”那句话的深意,如果不是他手无缚鸡之力,也算早就命陨在昆仑山的深山老林里了。

  无意间触摸了一把此刻已经有些畏缩的“小李同志”,李云道苦笑不己:“今儿倒是委屈你了……”

  话还没落音,淋浴间的门就已经被人拉开,李云道愕然转头,女神却已经微笑着站在身后。

  “有点儿冷……”阮钰双臂抱在胸前,上半身未着寸缕,浑圆的腰臀间也只有一条窄窄的性感小内。

  李大刁民傻愣在当场,半天才反应过来:“要不你也冲冲……”

  阮钰的如绸缎般清凉的身子贴上他的胸膛时,小李同志再次不争气地昂首挺胸。

  阮钰将水温调高了一起,水汽越来越多,她转过身,抱住他:“吻我……”

  李大刁民心花怒放,从唇吻到颈,终于尝到了那朵极妖艳的牡丹的滋味,双唇覆上胸前的蓓蕾时,阮女神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呻吟出来。

  牡丹花香,亲泽芳印,前戏做足,某刁民正欲提枪上马,褪下那性感小内时却愕然发现前方“红灯”阻路,李大刁民如丧考妣,差点儿就仰头长啸,老天爷您是在玩人吗?小李同志正斗志昂扬,一时间刁民同志不知所措。

  正尴尬间,阮家女神突然蹲在他跟前,抬头昂视,一脸委屈:“坏家伙,不许看……它……好狰狞……”

  一时间,淋浴间内一片迤逦芳菲……

  良久,某人才轻吼着灵魂飞天,倒是苦了阮女神累得发酸的樱桃小口。“坏家伙,这回你得呈了,心满意足了吧?”阮钰漱口后,嗔怪地白了某刁民一眼,“你是不是一直在想着这种事儿呢?”

  李大刁民嘿嘿傻笑:“这个……那个……没想到,你的舌头……”

  阮钰连忙羞赧地捂住他的嘴巴:“不许你说出来,我……我也是在国外看到成人频道里有这样的,看你刚刚那么辛苦,便宜你了,臭刁民……”

  李云道轻轻舒出口气,从背后环抱住女人,温热的水从他的胸前流到她的背上。“小钰,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李云道的女人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你一起承担!”

  阮钰身子微微颤抖,双颊水滴下落,也不知是淋浴的水还是等了许久才有的泪。

  虽然未曾酣战,但两人都累得够呛,洗完澡后,两人便相拥而眠,等李云道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七点晨光洒入的时分。

  温暖柔和的晨光撒落在怀中女人凹凸有致的身上,仿佛在她的轮廓上加持了一道光环,虽然头发有些凌乱,但那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饱满诱人的胸,没有一丁点赘肉的平坦小腹,修长而笔直的**,哪怕他反感老喇嘛的说教,但他此刻都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前世得做多少善事才能换来此生如此一位优秀女子的青睐。

  也许是感觉到了李云道的目光,阮钰也嘤咛一声,缓缓睁眼,等看到自己几乎全裸地呈现在一个男人面前时,阮女神这才拉过被子裹上:“你可别再想什么坏心思了,我大姨妈还没走,嘴巴到现在还酸着呢,今儿还有两场谈判……”

  李云道想了想,坏笑道:“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阮钰警惕地看着李云道:“你不是是想……”阮女神想起了国外成人频道里某些不堪入目的“走后门”的话面,想起来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忙道,“你想也别想,不可能,那种事,我绝对不可能配合你……”

  李云道坏坏一笑,拉过她的手,被子中某处一柱擎天,阮钰顿时俏脸透红:“坏家伙,你真是坏透顶了,我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坏呢?”

  李云道无奈道:“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好不好?”

  阮钰恨恨道:“正常生理反应?那你把我的手拿过去干嘛?”

  李云道无良笑道:“借手一用不介意吧?”

  “坏蛋!”

  清晨,又是一片风光绮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