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十五章 公候之相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7-23

  齐南山有多猛,这一点淮河以北的道上,几乎人不晓。哪怕离这位山东猛人单枪匹马闯济南下青岛单手掀翻好汉数的年代已经相隔十多年,但当年的那些猛人猛事儿如今还是道上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一点,连后起之秀薄大车也不得不承认,哪怕没有跟齐南山交过手,但空穴不来风,齐南山的外家功夫哪怕不像道上传的那么神齐,但起码也是数一数二高手级人物。另外从江湖地位看的话,齐爷和薄老大这两个称呼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齐南山北方黑道的地位,起码比坐台阶上乐呵呵抽烟的薄大车高上两辈还不止。

  可就是这样一个山东猛人,被名不经传的昆仑巨汉单手制服,毫还手余地。薄大车原本以为弓角的实力也就和自己不相上下,现一看,估计要重评估眼前的李家三兄弟了,包括先前认识的徽猷内。

  身高超过两米的汉子憨憨一笑,居然说出了一句让人忍俊不禁的“我开个玩笑”,随着放下手的两人,但还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蒋青天,一副只要蒋大少有异动就立刻格杀脚下的样子。

  齐南山揉了揉生疼的脖子,仰头看着眼前这个如同天降力神般的巨大汉子,眼丝毫没有吃憋后的羞耻神色,相反却带着几份欣赏和几份与薄家老大如出一辙的羡慕,练外家功的,身板就是底子,如果真有这样一副身板,齐猛人早就应该可以算是打遍山东敌手了。

  “兄弟,你很猛,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山东这一亩三分田上淘金?”齐南山一开口,所有人都呆住了,连同蒋青天也一脸不可置信。齐南山亲自开口邀人加入山东阵营,这不可谓不是道上的一大奇闻。早几年的时候,有个流窜作案数年的大枭级人物到山东投奔齐南山,却被齐猛人一口回绝,原因是“作奸犯科,人品奇差”,后那位跨省大枭突奇想,临走前想留些“纪念”给齐家猛人,后来那位被*通缉了数十年大枭级人物从此江湖销声匿迹。其的凶险不足为外人道,只有眼前的齐家猛人才知道,那位后的下场是红烧还是清蒸。

  “齐叔!”蒋青鸾跺脚道,“这个人猿泰山有什么好的?你手下缺人,我明儿让爷爷从军区特种大队直接选些好手出来,个个儿都比他厉害!”蒋青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到这个两米壮汉一脸的憨笑,就有一股寒气从心底腾起,让她全身上下都不舒服。她心目,军区特种大队的那些特种精英们肯定要比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厉害多了。

  可齐南山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蒋青鸾这种只对奢侈品牌如数家珍的门外汉不了解,齐南山这种行家怎么可能看不出弓角这身霸道的外家功夫并非几个制式的特种精英就可以媲美的,要真放几个特种人员眼前这个大个子面前,他相信那些军拿了各种竞技冠军的家伙们多还能多十秒钟。慧眼如炬的齐南山还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眼前的不为所动的大块头。

  谁知大块头却挠头憨笑:“我已经有工作了!”

  “有工作了?”齐南山疑惑地看了看弓角,又转向薄大车,薄家老大耸耸肩表示大块头效力的对象并不是他,齐南山得到否定的答案后,又转向弓角,开出足以让任何一个职场人心动的条件,“年薪万,绝对正当生意,跟偷鸡摸狗杀人越货没半毛钱关系,怎么样,考虑一下?”

  弓角仍旧摇头:“我答应了大叔了,做他的保镖!”

  齐南山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一脸不信:“真是瞎了眼了!保镖?你这种身手他让你做保镖?太暴殄天物了,大个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身手如果扔到军队里,那些个集团军的长为了抢你这样的苗子绝对能打破对方的脑袋!”

  弓角却认真道:“我觉得跟着王大叔挺好!”

  “王大叔?”齐南山的表现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你说的是南方的那位?”

  “我不知道,大叔说他叫王石。”

  齐南山一脸恍然:“怪不得近道上都盛传南方出了个超级猛人,欧家的那个太监这个猛人身上吃了不少暗亏,到头来这个猛人就是你啊?”

  薄家兄弟闻言也一脸恍然,看向弓角的眼神是如见天人,原来眼前这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猛货就是近将南方黑道几大战将统统拿下的大热门,这会儿就连薄大车也跃跃欲试,似乎想将这样的猛将留自己身边,不过,他还是很尊重地看了一眼徽猷,这个面若桃花的男人却冲他摇了摇头,薄大车会意,立刻闭口不谈。

  李家男儿说的话,一诺千斤。

  齐南山见招揽弓角望,随后将目光放到了李大刁民的身上。谁知双胞胎却是突然跳了出来,小双尤其情绪激动:“别打我老师的主意,他只会跟我们回苏州!”

  “哦?苏州?”齐南山看了一眼双胞胎,又看了一眼李云道,随口问道,“两个小家伙姓秦?”

  蒋青天立刻接话:“是老家伙的两个嫡孙。”

  齐南山一脸讳莫如深,对于蒋秦两家老爷子斗了一辈子的事情,他们这一辈的人向来闭口不谈,也从来不参与,只是,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笑意:“有意思有意思,你们这三兄弟真的很有意思。这样,今天这婚我估计是结不成了,现我做个和事佬,打来打去,多没意思,是?你们两个年轻人争女人,就像薄老大说的,各凭本事嘛。要不,今儿我们就这儿立个规矩,你们俩争媳妇儿我们都没有意见,但是因为你们的事情,很可能会影起各种事端,所以我觉得,争可以,但要大大方方地争,谁私下做小动作,包括你,青天,如果被我知道你有小动作,我这个当叔叔的可不会手软,我的脾气你还是知道的。”

  蒋青天连忙点头,眼前这位连老爷子都敬三份的江湖好汉帮他打圆场,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一直一边苦笑着没有说话的蔡贤豪却突然开口了:“各位,今天的事情,主要起因都是因为我,我先这儿给大家致声谦,小妹刚刚也说了,跟蒋家的婚事就此取消,我刚刚也跟我家老爷子通过气了,他老人家也表示,这件事主要还是看我妹子。”

  蔡家大菩萨歉意地看了一眼李云道,一脸毅然,缓缓踏出一步,再次语出惊人。

  “我蔡桃夭今日此立誓,此生绝不嫁人。”

  一众人全都慌了,连蔡贤豪都有些慌神了:“小妹,你胡说什么,这种事情哪能拿来随便立誓?”

  蔡家女人淡淡一笑:“我的话还也没有说完呢。”随着,蔡桃夭了一眼蒋青天,又看了一眼李云道,轻轻道,“除非碰到一个敢为我去死的男人,蒋青天,你敢吗?”

  蒋青天面色微变,没敢去看蔡家女人如同大菩萨一般的目光。

  “李云道,你呢?”蔡家女人一脸笑意地看着李云道,她也很期待,眼前这个大刁民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李云道的嘴角噙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但还是应道:“作为李家的男人,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如果我的心愿都达成了,我倒是不介意去阴曹地府走一遭,反正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们俩都不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我现不会嫁给你们!”蔡家女人说话的时候,眼神始终注视着李云道,说到“现”两个字的时候,还特意加了重音,别人听不出来,李大刁民这么奸滑的人物,自然一听就明白,蔡家女人还是担心蒋大少会事后找他的麻烦,所以找理由让他远离这个事端漩涡。

  齐南山带着蒋家兄妹和一众京城二代纨绔离开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看了李云道一眼,不知为何,弓角刚猛,徽猷阴柔,但眼前这个不动声色,做事拿捏分寸好的老三却给他留下了为深刻的印象。早年齐南山一人独闯江湖时曾碰到一个老道士,道士传了他几手相人之术,李大刁民正符合了其一种面相。

  公候之相。

  世人只知《曾国藩家书》却不知曾相留下的十三套学问,是以识人之《冰鉴》为实用,将一册《冰鉴》研读得滚瓜烂熟的齐南山一眼就从李大刁民的眉宇间看出了一些别人看不到的额外玄机。

  “三叔,要不要我找人今天就把他们做了?”脱离“虎口”的蒋青天重拾嚣张气焰。

  “青天,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哪天,你爷爷不了,我也不了,你怎么办?”齐南山突然回头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蒋青天一下子愣住了,随后轻松笑道:“怎么可能的事?爷爷身体健朗得很,三叔你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的身板……”

  “我是认真的!”

  蒋青天的笑容凝固。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每次都很会被他趋散,他根本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现实,往往总是残酷的。

  “青天,今天的事情,回去我会跟老太爷讲清楚,你也收敛一点,如今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十多年前,几个人说了就算的时代了,江山代有人才有出!”

  蒋青天点头,只是嘴角的笑容却隐着一丝谁也看不出的狰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