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五十三章 刺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 ="" ="" ="">

  从茶楼出来,古色古香的小吃街上人山人海,扑天盖地的喧嚣声,李云道看了阮钰一眼,将那只纤纤素手握在自己宽大的手掌中,轻声道:“人多,牵着你就不怕你走丢了”

  向来一身女王气息的阮家大疯妞竟拿不出一丁点踩遍长三角一众纨绔的嚣张霸气,相反如同小娘子般依偎在男人身边,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何有人说男人就是女人的天,就算身边这个喜欢眯着眼睛嘴角轻扬的刁民算不得天一般的威风存在,但起码对她而言,有他在便有人为她遮风挡雨

  两人身后,数十步外,一对穿着打扮古朴净素的姑侄缓缓跟着,始终保持不出三十步的距离“天狼,你说蔡姑娘和阮小姐哪位适合你三叔?”

  刚刚过完十九岁生日的郑氏嫡长子一脸为难,摸了摸额头:“姑姑,这个问题有点儿难……”

  郑莺莺看着前方相偎在一起的男女,微笑着摇头,叹了口气:“的确是有点儿难……要是再早上个一百年就好办了……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也没有人说三道四,可放在现在就不一样喽……”

  郑天狼想了想,苦着脸道:“姑姑,三叔身边可不止蔡姑娘和阮小姐两位……”

  郑莺莺愣了愣,随即笑道:“社会资源的分配本就是如此,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郑天狼自然想不明白姑姑口中的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就是马太效应的体现,但这些日子跟着三叔,他知道三叔其实每迈出一步都特别不容易,比在战场上跨越地雷阵都要不容易——处处陷阱处处杀机,单他帮三叔解决掉的暗茬子就不下四波不足二十岁的郑天狼虽然自幼饱受生活折磨,阅历也算不凡,但是到底还是没能明白鲤鱼跳龙门的艰辛不是每一条鲤鱼都能一跃成龙,但每一条尝试过的鲤鱼都会明白,一跃过龙门的背后是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血泪

  姑侄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但目光始终停留在前方那对恋人的身上突然,姑侄俩眼中同时寒光一现,姑姑向左侄子向右,分别在街旁小铺的隔墙上借力,如脱弦之箭般向前方两人扑去

  李云道自幼就泡在昆仑山的林子里,对这种威胁生命的存在有种天然的直觉,下意识地向阮钰拉向自己怀中,随后一柄小臂长的匕首堪堪地擦着阮钰的身子飞快掠过执匕首的是一个扔在人堆里丝毫不起眼的中年男人,穿着打扮都格外普通,但下手却极为阴毒,一击不成,飞快将匕首在手中掉了个个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再次攻向阮钰

  将阮钰拉进自己怀中后,李云道已经飞快转身,身阮钰护在自己怀中,却将宽大后背完整地留给了中年刺客闪着寒茫的匕首离李云道越来越近,大街上依旧人头攒动,除了少数还未曾反应过来的路人外,其余人都没有发现自己身边正上演着惊心动魄的一幕

  李云道也知道刺客这一记应该在他背上刺个结实,怀中抱着阮钰行动不便,当下只好死死盯着那锋利的刀芒,尽量将背后肌肉最厚实地方转向刀锋那刺客显然对人体结构极为了解,见李云道侧身,他顿时将刀身微侧,刀锋直指目标肝脏位置

  李云道今天穿的是件黑色大衣,已经能感觉到刀锋划裂衣物的声音时,半空中突然嗖一声,飞来一个小小的圆形状的东西,劲风十足,那刺客居然不敢硬接,手中的动作猛地一滞,低头避开那劲道不下子弹的偷袭暗器第一颗圆球才从耳边掠过,第二个便已应声而至,直接击在那刺客握匕首的手腕上,刺客吃痛,匕首差点儿握不住,好不容易再次握紧匕首,右方又击来一个亮黄的事物,刺客避之不及,那亮黄事物生生击在他的额上,随后炸开刺客的额头被那东西打得几欲昏阙,又感觉脸上粘乎乎的,伸手一抹,蛋黄和蛋清糊了一脸

  刺客还末来得及将眼睛上的蛋黄蛋清混合物清理干净,郑家姑侄已经齐刷刷地逼近刺客也很有经验,掏出一沓人民币撒向半空,又呼道:“谁的钱”小吃街上本就人山人海,此时见这么多百元大钞从半空飘落,附近的人都纷纷哄抢起来,刺客却趁乱退入人群

  郑天狼正欲去追赶,却被李云道拉住:“天狼,穷寇莫追”

  郑莺莺一脸歉意:“还是离得远了些,不然就算抓不住他,也起码留下他一条胳膊”

  刚刚惊险一幕就在电光闪烁间,阮钰此时才反应过来,拉着李云道转过身,仔细检查着他的后背,等发现只是衣服划破了些许,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等拍完胸脯,阮疯妞二话不说,抬腿便在李大刁民小腿上赏了一脚

  只是李云道却毫无反应,一声不吭地紧紧盯着人群,一脸警惕,似乎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此时场面很乱,身边不断有人挤上来争抢落在地上的百元钞票,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摩肩接踵,但李云道背上那股寒气仍旧没有消失——越这种混乱不堪的场面,就越有可能让刺客有机可趁

  果然,那刺客就站在不远处的果脯店门口,额上通红,狭长的眼中露出冰冷的杀意,看到李云道发现他的存在,他也不急着躲避,只是伸手作出**形状,口中模拟开枪声“啪、啪”冲李云道点了两记,随后才阴冷一笑,遁入人流中不知所踪

  过了一会儿,李云道才感觉身后没了那股如芒在背的感觉,终于才一脸无辜地对阮大疯妞道:“没被他刺死,倒是差点儿被你一脚踹死”

  阮疯妞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你逞什么能?你以为你自己是武林高手还是职业杀手?”

  郑莺莺抢道:“阮小姐,怪我和天狼没有好保护好你们……”

  李云道却微笑摇头:“这不能怪你和天狼,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那家伙身手很好,应该不是一般的混混,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上来,没准儿我和疯妞儿今天都要交待在这儿了”

  阮钰笑着拉起郑莺莺的胳膊,亲密道:“姑姑,我就知道以你的身手,肯定是打遍天下无敌的”

  郑莺莺苦笑着摇头,对李云道说:“我让阮小姐不要叫我姑姑,可阮小姐不听,这辈份弄得……”

  李云道本就是喜欢不拘小节的性格,挥手道:“我早说了,咱们各交各的,我也是将天狼当兄弟看待的,叫你一声姑姑也是应该的”

  郑莺莺笑着摇头,辈份的事在别人家都是小事,但是在有千年家族传承的郑家,却不是一丁点的小事

  出了这档子事,阮钰也失去了再继续逛街的兴趣,离开夫子庙后,李云道本想送受了惊的阮家大小姐回酒店,可神经大条的阮疯妞却说姐要去你家

  李云道一愣,随后释然:“去就去,我让老道出去买几个菜,今儿晚上就在家吃,我亲自下厨”

  跟所有热恋期的女人一下,听到自己的男人要为自己亲自下厨,阮钰高兴得就差作雀跃惊呼状了

  车刚开出一小段,李云道就接到一条短信,是阿荷师姐发来的,只说是今天到了江宁,从姑苏带了不少菜,让李云道把地址发给他,她将菜送去

  李云道想了想,直接将电话回拨过付出在他看来,老爷子为了他,一把年纪,还辛辛苦苦从姑苏折腾到江宁来,倒是让他这个关门弟子有些说不出的愧疚和感动电话很快就通了,那头传来阿荷师姐带着粘糯江南口音的声音:“云道啊,你那么忙就不用打电话来了,直接把地址发给师姐,待会儿我坐公交车给你送去”

  “师姐,别那么麻烦了,你告诉我你和师父住在哪儿,呆会儿我让人去接你”

  阿荷虽然怕麻烦李云道耽误他的正事,但师弟对她和老师如此上心,阿荷师姐心里还是感到一阵阵的暖意,报出地址后,李云道记下,这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哟,又是你的哪个情人姐姐给你打电话了?”坐在他身侧的阮钰将电话里的声音都听得真切,女人的第六感是极其灵敏的,单从刚刚电话里的柔媚声来判断,处处留情又浑然不知的李大刁民铁定跟这位阿荷师姐有些不清不楚的暧昧

  李云道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是老师和师姐来江宁了”他也不敢再多跟阮疯妞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转向对正在开车的郑天狼道,“天狼,呆会儿你帮我去接一下老师和师姐,晚上就一块儿在家里吃饭,这样也热闹”

  阮钰冷哼了一声,悄悄伸手摸向李云道腰间的嫩肉,拧得李大刁民龇牙咧嘴,这才稍稍解气:“看来除了蔡桃夭和薛红荷,你在外头还有不少红颜知己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