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五十五章 张老道和老爷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狼接来了老爷子和阿荷师姐,老教授对书香气息颇重的小区环境颇是满意,从小区门口进来,背手一路走来,接连碰到几个算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熟人”,大多是江宁大学里与老爷子在学术上有过切磋的老头老太,如今都退了休在家享清福,打起招呼来少了当年学术见解不同的剑拔弩张,多了几份祥和安宁,又听说老爷子被特聘为江宁大学终身教授,自然都只有暗自羡慕的份。

  老爷子踏着方步推门进屋,早已酝酿好要让这个不学有术却在疲懒延惰的关门弟子训上一通,好让他端正端正态度,好好儿在中国哲学的学术之涯上添砖加瓦。阿荷见老爷子气势汹汹,一步不拉地跟在后头,只等着老爷子开口骂得差不多了,她再上前劝解一番,让老师出出气也罢,但也不能伤了小师弟的自尊。哪知老头子一头扎进屋子,与从厨房托了三只菜盘出来的张老道正巧打了个照面。老爷子一脸狐疑:“你是……”

  张老道放下盘子,抹了抹有几颗眼屎的眼角:“你是小冯的弟子?”

  老爷子一脸兴师问罪的气焰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心翼翼问:“您是茅山的张真人?”

  老道鼻子朝天:“看来还真是小冯的徒弟。”

  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的李云道恰好卷着袖子走出来,不满道:“张老道你干啥呢,这是我老师。”

  刚刚还一脸嚣张的张老道苦笑着挥挥手道:“罢了罢了,他是你的弟子,又是我师叔看中的人,这辈份不好算了!”

  老爷子却摇头恭敬道:“当年先师临逝前一直惦记着您的教化指导,可惜您一直不肯收他老人家为徒,不然就算是让他披袍入道,他老人家也是愿意的。”

  李云道狐疑地看着两个老头打机锋,顿时明白这其中应该还有些其它的缘由,加上他呼了“张老道”一声,老爷子已经冲他瞪了几次眼睛,出力不讨好的李大刁民在阿荷师姐的眼神示意下,立刻鸣金收兵般地躲回厨房。不一会儿,门被拉开,拎着几大布袋东西的阿荷师姐走了进来:“快过年了,老师的弟子们都送来了年货,他说反正也吃不完,让带到江宁来给你。几位师兄都嚷着要见见你这位关门弟子,老师说时机未到,他们也只好作罢。他们要是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搜集来的好东西都被老师往你这儿搬了,铁定要找你这个坏家伙算帐不可。”

  李云道接过沉甸甸的布袋,嘿嘿笑道:“就我这不肖弟子净到老爷子那儿打秋风了,不过师姐你放心好了,往后老爷子跟你都归我管了,养老送终!”

  “呸!”阿荷师姐俏脸一红,“谁要你养老送终啊,我比你大不了几岁。”说着,阿荷已经卷起袖子,露出白如藕断的小臂,将李云道挤到一边,“去陪老师说说话吧,君子远离厨庖,以后少自己下厨,实在不行就去师姐那儿,师姐给你做好吃的。”

  李云道嘿嘿一笑:“还是师姐对我好。”

  “哦,你这话的意思就是姐对你不好了?”阮家大疯妞就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厨房门口传来,李云道抬头,果断看到笑容戏谑但眼神暗藏杀机的阮钰斜靠在厨房门口。

  “呃,这个……师姐,小钰,你们俩聊着,我去陪陪老师!”

  李大刁民临阵脱逃,将“战场”交给两个女人,应该不会打起来吧,换成是薛红荷那妖孽在,没准儿会有场嘴仗,但姐姐薛绿荷是女人看了都不忍心欺负的柔弱性子,疯妞儿再疯癫也不至于能跟阿荷师姐这么柔弱的女人开架吧?

  客厅里老爷子跟张老道两人倒是聊得投机,李云道泡了杯龙井送了上去:“老爷子,先喝会儿茶,马上就能开饭。”

  “嗯!”一看到李云道,老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斜眼瞥了瞥,端起杯子送到张无极面前,“老先生您喝茶!”

  李云道无奈,只得又去泡了一杯,这回老爷子才面色稍霁,“上次吩咐你看的书都看完没?”临离开姑苏前,老爷子怕他耽误了学业,特地给他开了个书单,让他自己先看着,回头到了江宁再行考验。

  李云道认真点头:“只看了一小半,最近事情实在太多,又发生了不少事儿,所以……”

  老爷子却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只点了点头:“还算你老实,没撒谎说都看完了,不然我可要你当着张仙师的面好好将那些书给我讲道讲道,既然现在我来了江宁,你准备多久去一趟我那儿?”

  李云道看了一眼厨房,偷偷从裤兜里掏出一包小熊猫,笑着塞进老爷子口袋里:“这可是特供货,省着点抽,千万别让阿荷师姐发现。”

  老爷子如获至宝,做贼般地伸长脖子看了看厨房的方向,直到确认阿荷没有发现,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臭小子,成天就知道贿赂老师,党内的不正之风就是你这种家伙给带出来的……”

  李云道一脸委屈:“您老人家也忒不地道了吧?当年好说歹说威逼利诱把我骗到你的门下,咱好心给你从中央首长那边顺来包特供烟孝敬您,您都能给我上升到违反国纪党章的地步了,不行,这事儿我得找阿荷师姐好好评评理……”

  “别……”老爷子立刻服软,真被阿荷知道了,那碎刀子嘴能将老爷子的耳朵磨出老茧。

  李云道这才满意地往沙发上一靠:“暂时还是跟以前一样吧,家人人太多,我准备过段日子弄栋别墅住住,到时候您和阿荷一块儿搬过来,反正您也就是过来带带博士生,有课就在家里上,这样我空下来也能多跟您学点儿东西。”

  老爷子惊愕地张了张嘴,良久才道:“你才工作多久,就能买得起别墅?江宁的房价可比姑苏贵不少……”

  李云道挠挠了脑袋:“您放心好了,咱一不偷二不抢三不贪污贿赂,都是自个儿挣来的钱,不过先这么一说,暂时您还得在江宁大学给您分的房子里往着,等别墅弄好了到时候我通知师姐搬家。”

  老爷子也知道李云道是有些本事的,而且背后也站着几尊普通人根本无法企及的大人物,不然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一跃成省会城市江北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唉,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虽是我的关门弟子,但跟阿荷一样,我还是将你当自家孩子看待的,有些事,你自己去把握,就是别走得太急太快,年轻人有时候起起落落并不是坏事,总好过一路高飞最后一蹶不振!”

  老爷子说的话推心置腹,李云道自当听了进去,张老道倒是哼了哼不知名的道曲道:“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这小子鬼精得很,前二十年是苦了点,后面虽有起有落,但贵人相助,大致也还是前程坦途的。”

  老爷子一听,顿时笑道:“张仙师这么说我也就安心了。”

  李云道却翻了个白眼道:“老骗子,你再神神叨叨骗我老师,回头我让小萝莉收拾你。”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提到张家小萝莉,张无极顿时收起慵懒的神情,紧张道:“喂,老道我这些日子住你家,虽然没啥功劳也苦劳也总有吧?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地道。”

  李云道白了他一眼道:“苦劳?我倒是想问问刑天和猛士,跟他俩比,您老人家苦在哪儿了?”

  刑天和猛士出事的那晚老道被鸡鸣寺的老尼姑勾去打机锋了,这个软肋捏在李云道手里,几乎成了老道这段时间的死穴。果然,老道跟吃了憋的熊孩子一般缩了回去,眼神无辜地向身边的老爷子求救。

  老爷子还没来得及开口,李云道就继续道:“张无极我告诉你,可千万别拿我老师来压我,不然我这会儿就打电话去京城,好好跟小妮子唠唠你的苦劳!”李云道瞪眼威胁道。

  张老道跟被挟持到山上的黄花闺女般一脸苍凉无助,叹息嘀咕道:“哎,我老人家在江湖上混吃混喝了一辈子,怎么晚年还碰到这么个折磨人的小王八蛋了呢?那老尼姑也真是的,不偏不巧偏要那天找我,真是……”

  快开饭的时候,阮钰竟然与阿荷师姐联袂从厨房出来,两个女人有说有笑,丝毫不像刚刚发生了一场暗潮汹涌的战争,相反两个女人似乎达成了攻守同盟一般,两人嘻嘻哈哈,却对一旁目瞪口呆的李大刁民视而不见。

  估计是闻到了菜香,刑天和猛士齐刷刷从房间出来,吓得阿荷差点儿将手中的筷子齐刷刷扔上半空。刑天灵智初开,傻笑着跟众人打招呼,接近两米的大个子往客厅里一坐,顿时感觉整个客人好像就仄塞了不少。猛士出场后围着两个陌生人闻了两圈就失去了兴趣,趴到李云道脚边。

  “棕师?”阿荷师姐问道。

  没等李云道开口,老爷子倒是抢道:“恐怕不是宠物犬,我在苏联交流时见过这种狗,好是叫高加索什么的,是种很猛烈的斗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