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五十八章 汪琪出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江宁机场,目送波音飞机伴随着轰隆的引擎声飞入蓝天,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三叔,有姑姑随行,阮小姐的安全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天狼已经看出,夫子庙那天的刺杀事件后,三叔对阮钰的安全更加上心了,此次更是亲自和自己一起将阮钰送上飞往京城的飞机。

  李云道点了点头:“要是疯妞儿的身手能有桃夭一半就好了,这女人成天疯疯癫癫的,对自己的安全也不上心。”

  郑天狼没敢点头,笑了笑道:“其实关心阮小姐安全的人很多,光我发现的就有两拨人。”

  “哦?”目送飞机隐入云端的李云道微微吃惊道,“京城和美国那边都派人过来了?”

  郑天狼摇头:“一拨是美国人,之前在美国时见过,所以打过照面后我就没多管,另一拨人跟我交过手,是韩国人,不过没有恶意,听他们说也是奉命来保护阮小姐的。”

  “韩国人?”李云道笑了笑,“疯妞儿的生意倒真是遍布全世界,连棒子都上赶着来保护他。不过这些家伙水平确实有待提高,上回小吃街上怎么就没见他们出手?”

  郑天狼苦笑:“他们出手了,只是您没看到。”

  “哦?”两人并肩往停车场走,边走边聊。

  “那天您让我‘穷寇莫追’,我没追,他们倒是去追了,在郊外跟那个杀手大打出手。”

  “他们一共几个人?”

  “美国人是两个,韩国人却只有一个人,三对一,其中一个美国人受了点伤,韩国涛人踢断了一根脚趾,不过那杀手也被修理得不轻。要不是他们是保镖而不是职业杀手,估计那个刺客已经交待在郊外了。”

  “哟嗬,看来疯妞儿还真的挺吃香的。”上了车,李大刁民洋洋得意地在副驾上翘起了二郎腿,点上根烟,悠哉悠哉道,“我心自如磐石,八风不动哟……”

  郑天狼看着一根警服的三叔靠在坐副驾上瞎得瑟,也跟着笑了起来,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地八卦了一下:“三叔,万一桃夭婶子突然回来咋办?”

  正吞云吐雾的李大刁民直接被呛得脸红脖子粗,良久才有气无力地道出俩儿字:“凉拌!”

  郑天狼没再八卦,他只是担心三叔前院刚种下树,后院就起火,弄不好得不偿失,不过像三叔自己都不担心,他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屁孩更没必要去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回到市局,电梯门打开,一个香扑扑的身子就风风火火撞进李云道的怀里,所幸李云道跟着黄梅花练过太极,知道卸力的原理,将那一身少女香的制服小女警带着转了一圈才有惊无险地停了下来。

  “队长,我……”周秀娜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李云道。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李云道是有些生气,倒不是气小姑娘撞了他,还是作为一名合格的刑侦警察,一定要时时刻刻有遇到事情沉着应对的底气,否则真上了战场随时都有可能送命,这一点是李云道之前几次跟悍匪交手总结出的经验。

  “我……琪琪出事了,我得赶去看看!”周秀娜小心翼翼地解释道,“琪琪跟我是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她有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你是说汪医生?她怎么了?那些小混混又去招惹她了?”李云道第一反应是之前被汪琪教训的小混混们又回去找麻烦了。

  周秀娜飞快摇头:“不是这个,比这个严重多了!琪琪她伯父被双规了。”

  “哦,我以为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呢,党纪国法会给她伯父一个交待的,是清白总不会冤枉,如果真犯过错,也总要承受代价。”

  周秀娜急道:“队长,先不说了,我怕琪琪想不开做傻事,我得去看看!”

  “等等!”

  周秀娜以为李云道要拿工作时间做事,正要反驳,却看到李云道转身走在自己前头。小警花还愣在当场,这回轮到李云道转头催促道:“愣着干啥,走啊,我跟你一起去看看,万一真有事也好有个照应,天狼就在门口,直接上车。”

  小警花这才反应过来,云里雾里地跟上李云道的步伐,钻进局里配的东风越野。

  “小周,把地址报给天狼。”李云道上车就吩付道。

  周秀娜报了个地址,郑天狼果然是活地图,皱眉寻思了片刻便道:“那地儿我知道,就在鼓楼附近。”一脚油门,伴随着强烈的推背感,车已经窜出分局大院。

  楼上政委办公室的窗口,推拉窗“砰”地一声关上。“妈的,真当公安局是他家开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当我这个政委是个摆设了?小顾,小顾……”

  小顾是局里的文员,负责政委办公室的日常秘书工作,在外间听到严政委喊自己,小顾连忙小跑着推门进来:“严局,有什么吩咐?”

  严建国正气不打一处来,听到“严局”两个字顿时觉得格外刺耳,猛地一拍桌子:“顾强同志,注意你的措辞!”

  小顾给严建国服务了有些年头了,顿时了然,领导这是心情不好了,虽然针对的对象不是他,但还是觉得有些委屈,当下也不能当着领导的面发作,只好硬着头皮,陪笑脸道:“您有什么吩咐?”

  “快过年了,我看局里有些同志已经松散下来了,我们是党和国家的暴力机关,是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保障,别人可以松懈,我们绝对不可以!通知局里各个块面的负责人,明天一早八点半开会!”严建国义正辞严道,“尤其是那些不务正业的又占据要位的,一定要通知要,明早人不到,我拿你是问!”

  小顾无缘无故跑进去挨了顿批,苦着脸走了出去。外间他办公的地方其实是会议室改的,以严建国的级别,还没到配秘书的地步,可人家一是资历在那儿,一句年纪大了眼睛花了就得配个秘书,二来人家上面还有个市局政委兼分局一把手的大人物挺着,别说配一个秘书,就是配一打秘书也没人会在这种小问题上做文章。

  等坐下来小顾又开始发愁了――人不来要拿他是问,可是这些块面的头头脑脑都是分局的大菩萨,是自己人还好办,一句“严局有吩咐”就可以解决问题,关键问题是现在刚刚空降的那两位可不是一般省油的灯。一个是省纪委下来的女强人,一个是省厅调来的大猛人,据说手上还有人命,这种二杆子真横起来,他顾强一个手拿笔杆子的文弱书生在人家手里连一个回合都支撑不下来。

  小顾还是苦着脸一个个打了电话,但最头疼的两个留到了最后,经侦的沈队长是个女人,说话也很客气,开口很礼貌地问“顾秘书,有什么吩咐”,最后还笑着说“我知道了,一定准时到”。等打李云道电话的时候,人家根本鸟都不鸟,连接电话的心情都欠佳。又试了两遍,还是没接电话,小顾只得拿自己的手机给人家刑警大队的李大队长发了条短信,措辞客气严谨也不失阵地感,半天还是没有回应,急得小顾秘书前列腺炎都快要发作了,连着上了好几趟厕所,就是没放出什么水来。

  坐在东风越野警车副驾上的李云道可不知道人家小顾秘书为了他急得直上火,此刻他一门心思放在周秀娜刚刚提起的汪炳萧身上。去汪琪家的路上,周秀娜好不容易才将汪家的事情给李云道讲清楚了。汪琪的伯父汪炳萧原是市政府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市长,快到年纪的时候身后那位提前退了,他也不得不提前挪到市人大去发挥余热。汪琪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汪炳萧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几乎是将她当亲生女儿一般培养成人,还送去日本读了医学博士,所以汪琪跟大伯的感情几乎跟父女之情没有太大的差别,所以汪炳萧今天清晨跑步时被省纪委监察室的工作人员直接宣布两规,带去了秘密地点审查。

  李云道不了解汪炳萧的事情,所以暂时不好发表看法,但他隐约觉得,汪炳萧被两规,这背后应该有省里面的高层人物的推动,而且很可能是最近林市长开展工作的突破口。

  “你也先别急,汪琪自己也是个大人了,事情的好坏是否她自己应该会分辨,以我对那位汪医生的了解,她不是那种碰到事情就想不开的性格。”李云道安慰道。

  周秀娜不停地看着窗外,似乎只想着能瞬间飞到汪琪家去,听了李云道的话,她只摇了摇头:“你这么说是因为你对琪琪不了解,表面上看她是个特别冷静沉着的人,其实她内心特别脆弱,我跟她从小玩到大,我最了解她了……”

  “好好好,你最了解她,但现在你这个好朋友也跟着干着急也没有用,而且你的情绪很可能会感染她。听我的,冷静些,只有你自己冷静了,才能去劝慰汪医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