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五十九章 睡眼惺忪的女医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车很快就开进鼓楼附近闹中取近的小区,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多层小楼,外立面的水泥墙上岁月留痕,少数剥落的地方已经露出里面的红砖结构。“这是琪琪亲生爸妈留给她的房子,她从日本读完博士回来就一直住在这里。呶,那辆是她的车,她肯定在家里!”周秀娜指着不远处停在楼下小花坛边的红色两厢“日产骐达”,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也许是年代久远了,小区楼幢的防盗门常年失修,李云道和郑天狼紧随周秀娜,很容易就到了三楼。

  周秀娜一到三楼就飞快冲到门边一边拍门一边喊着:“琪琪,琪琪,是我,娜娜啊,你快开门啊!”屋里没有任何反应,周秀娜急了,飞快拍打着红色木门,“琪琪,你别做傻事啊……”

  又过了一分钟,还是没有反应,李云道皱了皱眉,冲一旁的天狼使了个眼色,随后将周秀娜拉到一边。

  周秀娜挣脱开,急道:“李队,得想想办法……”随后,小警花便看到那个一直跟着队长的清秀小司机慢慢走到门边,抬腿屈膝,正要轻描淡写地一脚将门踹开,却听到门锁处咔哒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头发蓬乱睡眼惺忪的冰山美人一脸愠怒地站在门口,惊得已经抬腿准备发力的郑天狼一个踉跄差点儿坐在地上。

  “琪琪,你没事吧?”一见汪琪出现,周秀娜连忙带着哭腔扑上去。

  “娜娜你疯了?我昨天做手术到凌晨四点,才睡了几个钟头……”汪琪伸着修长的食指顶着周秀娜的脑袋,又一脸狐疑地看着外面两位不速之客,“出什么事了?”

  周秀娜这才一愣:“你还不知道那件事?”

  “知道什么?”汪琪面无表情地摸了摸周秀娜的额头,“娜娜你脑子烧坏掉了吧?都进来坐吧!”

  这个节骨眼上周秀娜也没心思跟她再开玩笑,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述了:“琪琪,你手机没开?”

  “昨天那台手术做了十个小时,我都快累趴下了,回来就关机睡觉了。”

  “怪不得打不通你手机,那个我……你……”

  屋里的空调倒是开得很足,李云道一进屋就觉得一阵热浪扑面而来,跟这位始终冷冰冰的冰山美女医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汪琪一边给三人倒水一边道。不穿白色大褂的汪美女此刻穿着一身轻薄的黑色丝质睡衣,隐隐能看到睡衣里肉色的肌肤,却没有看到任何内衣的迹象,李大刁民很恶毒地揣测着冰山美人刚刚是不是裸睡来着。

  “琪琪,汪伯伯可能出事了!”

  汪琪弯腰在客厅的饮水机处给三人倒水,周秀娜就站在她的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警花很明显感到汪琪身子一震,手上的动作也停滞了下来,水倒满了她竟然还不知道松手。

  “琪琪……琪琪……”

  “啊?”

  “水,水溢出来了!”

  “哦,啊!”汪琪这才感觉到手上水杯的温度,惊得将水杯直接扔在地上,左手握着被烫得微红的右手指头,一脸茫然地看向周秀娜,“娜娜你刚刚说什么?”

  周秀娜被她的表情吓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汪医生,你先别激动,坐下再说!”李云道将汪琪引到沙发上坐下,才缓缓道,“其实我也是刚刚听小周说的,你伯父汪主任今天一早被省纪委的同志带走了。”

  “啊?省纪委?”汪琪这才颤抖着身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是不是已经宣布两规了?”

  此刻汪琪的反应倒是让周秀娜有点儿吃惊,显然她这位好闺蜜似乎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了:“琪琪,你……”

  汪琪苦笑了一声,泪珠子便扑朔扑朔地开始往下掉:“小时候我住伯伯家的时候就知道他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大了以后才知道那叫受贿,可是他是我的亲伯伯啊,比爸爸还亲的亲伯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掉进泥潭,越陷越深……”

  李云道也叹了口气,原先以为汪炳萧受贿一事可能还有些余地,但如果连汪琪都对此一清二楚,以省纪委那群老狐狸的手法,估计早就把汪家查得底儿朝天了。但李云道也没有任何办法,首先党纪国法摆在那儿,其次前任市长毕筑伟在职期间,汪炳萧跟毕系人马走得很近,其间有没有什么牵连李云道并不清楚,但这很可能是林一一抛出的一个诱饵,一来看看毕系人马会不会为了汪炳萧奔走斡旋,二来也可以以非毕系主力的落马来试试那伙人的反应,不可谓不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政治斗争向来是都是以看不见的刀光剑影来实施最血腥和暴力的手段,汪炳萧的落马是林市长入主江宁市府后的第一记重拳,相信此后江宁的政治生态会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一些根本性的转变。

  这些李云道都不会跟汪琪或周秀娜讲,甚至不会跟任何一个人交流,一将功成万骨枯,有些东西只能放在心里。

  好在汪琪只哭了一会儿,便好像突然反应过来,哽咽着道:“不行,我得去我婶婶那儿看看,伯伯被带走了,她一个人肯定吓坏了。”汪琪冲进房间,拿出手机才打开电源,就有好几个短信提示,回拨过去,果然是汪炳萧家的座机。

  “婶婶,我是琪琪!……您别哭,伯伯不会有事的……好的我现在马上过来!”汪琪果然是高智商加高情商的医学博士,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娜娜,谢谢你及时来通知我。还有李队和这位小帅哥,改天找机会再专程谢谢你们,我得赶去我婶婶家,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小周,我特批你两天假。”李云道小声对周秀娜道。

  周秀娜冲李云道感激地笑了笑,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法真正笑得出来:“李队,回头我一定好好工作报答您!”

  李云道转身走向大门,挥手笑骂道:“你把你自个儿和你闺蜜照顾妥当,我就谢天谢地了。”

  下楼刚上车,李云道就听到车后座上有手机震动的声音,一摸口袋,果然自己的手机不在身上。拿过来一看,居然有一个未接来电打了几十遍,还有一条短信,是严建国的秘书小顾发来的,通知明天早上开会。李云道刚想给那个未接来电回电话,电话又响了,居然还是那个号码。

  “你好,我是李云道。”

  “李队,我是政委办公室的小顾啊,严政委让我通知大家,明儿一早八点半准时开会,不能准席。”小顾特意在“不能缺席”那四个字上加了重音。

  “行,我知道了!”李云道笑着道,“辛苦你了小顾,让你打了这么多电话,刚刚在办事儿,手机拉在车上了。”

  “没没没,应该的,为局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那李队你先忙,我不耽误你时间了。”

  挂了电话,李云道随即打给沈燕飞,很快电话里就传来沈大队长阴阳怪气的声音:“哟,这不是李大队长吗?怎么突然想起小妹了?您老人家还记得分局里有我这么一号老战友啊?”

  李云道笑道:“别整得跟一怨妇似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弄得跟我始乱终弃似的。”

  沈燕飞一听就来劲了:“李云道,别以为你有几个红颜知己就成天花花肠子似的瞎得瑟,就你那小样,再过八十年也入不了姑奶奶的法眼!”

  李云道哈哈大笑:“哟嗬,你倒是知道我哪儿小了?”

  李云道说得暧昧,沈燕飞害怕他再说下去就越来越露骨了,连忙呸了他一声:“下流胚子!对了,刚刚老严的秘书打电话来通知,说是明天早上各个块面的头头脑脑都要到分局来开会,我侧面打听了一下,说是严政委发话了,有人占着茅坑不拉屎,上班时间尽忙自己那点儿事情了,说是明儿早上要给大家好好清肃清肃思想。”

  李云道冷笑:“老王八羔子,成天就知道坐在办公室里瞎指挥,他想得倒是美,我倒要看看,明儿早上他能弄出什么妖蛾子来!”

  沈燕飞好心提醒道:“人家也算是在江北待了这么多年的老员老了,你可还是得小心着点,别真一个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到时候弄得韩局那边被动。”

  李云道笑道:“我要是啥都不干,他老人家才真的会被动。好了,先不说了,我还有事儿……”

  “等等,我还有事儿!”沈燕飞见李云道这就要挂了电话,连忙阻止道,“我昨儿回趟省委,听说这两天他们有大动作!”

  李云道嗯了一声:“人大的副主任汪炳萧今儿一早已经被两规了,拔出萝卜终归会带出些泥巴的,这些天江宁不会太平的。”

  “你说……这会不会跟毕有关?”沈燕飞压低了声音道。

  李云道皱眉:“电话里说这个不方便,回头当面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