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六十章 反将一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八点二十五分,江北分局政委办公室旁的小会议室里几乎坐无虚席,治安大队大队长,交巡大队大队长,特警大队大队长,就连警犬大队大队长王世平都准时亮了相,只有经侦大队的美女大队长沈燕飞身边的一张椅子始终空着。会议桌是长条形的,顶头只有一张椅子,据说那是局长宝座,就算严建国觊觎这张座位已久,哪怕平时都被称为严局,他也不敢在这种场合冒天下之大不韪。但他是政委,分局二把手,尤其是邱政委兼任分局局长的情况下,他这个政治几乎已经是党政业务两条线一手抓。

  此刻,严建国坐在离顶端那座位最近的地方,咫尺之遥,却望而不可及。他微微清了清噪子,双手十指交叉,一脸严肃地朝右方扫视一圈,掉头接耳窃窃私语声顿时销声匿迹,会议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都来全了吗?”

  严建国的声音很威严,惹得搬了张椅子靠墙坐着准备作会议纪录的小顾顿时一个激灵,下意识地起身看向经侦大队的沈燕飞,果然看到沈大队身边的椅子还空着,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还……还差一个。”

  严建国看了看手腕上的爵士手表,离八点半还差两分半,鼻孔出气,没有说话,小顾也只好怏怏地坐下来,心中忐忑地祷告着:老天爷啊,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如来耶稣都保佑啊,可千万得让那位八点半之前出现啊……

  严系人马本就知道今儿这出戏是唱给谁看的,一个个抱着胳膊等着看戏,尤其是在李云道手下吃过败仗的王世平,脸上的伤还没有好透,再加上一脸幸灾乐祸的笑,看上去颇有些狰狞。

  墙上的分针一秒一秒地踱过去,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小顾秘书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快湿透了,可还没见那位爷的影子。沈燕飞也忍不住看了看手机,她刚刚给李云道拨了两个电话,居然都没有接,发短信也没回,气得她真想撒手不管了。可是现在她跟李云道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严建国对她的想法可不比对李云道的少。

  时间已经指向八点三十分,就差十几秒了,沈燕飞咬了咬牙,刚想拿起手机再拨个电话,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口,她终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哎哟,大家来得都挺早啊,弄得我以为我真迟到了,还好还好,还没到半点,不算迟到!”李云道自说自话,到沈燕飞冲他使了个眼色却也当没看到,径直走到沈燕飞身边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严建国气得脸都绿了,恨不得用眼神将李大刁民千刀万剐。但他这会儿拿李云道没有任何办法,人家踩着点地来开会了,你还能怎么着?哼,看你还能蹦跶几天,严建国恨恨地想着。

  “都来齐了,那现在开始开会!”严建国双肘撑在会议桌上,直了直身子,目光横扫一圈,扫过李云道和沈燕飞的时候,一对鹰眼下意识地眯了眯,杀气稍纵即逝,“快过春节了,新春佳节嘛,本该喜气洋洋过节,我本来的确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同志们欢度春节的喜庆心情,但是最近我发现,现在的江北分局,一团散沙,一群乌合之众,形势相当严峻!”

  严建国在说到“乌合之众”时,毫不留情面地看向李云道,严系人马也纷纷幸灾乐祸地将视线转到李云道身上。可人家李大刁民却不管不顾一脸乐呵呵地看着手机,另一只手捏着下巴,好像是控制着自己不要放出笑声一般。沈燕飞坐在他身边看得真切,这家伙居然坐下来就开始用手机上网看搞笑视频,严建国用来恶心他的义正辞严的开场全白瞎了。

  “咳!”严建国无名火起,但还不好发作,只好轻咳一声道,“开会时间,大家都把手机调到静音,都收起来!”

  一时间,会议室里近一半被殃及的池鱼无奈地关闭手机屏幕,李云道也只好关上了手机,看了看沈燕飞,发现沈大美女正跟他使眼色,李大刁民却像没看到一样,坐直身子,呈端坐认真听讲状。

  “我接着往下说,现在的形势已经到了相当严峻的地步,首先我要说的就是态度问题。个别要害部门的负责人,上班时间成天不见人影,破案率全市倒数,成天不知道在瞎忙些什么东西!”严建国越说越火,狠狠朝桌子拍了一掌,茶杯盖都震得咣当作响。严建国虽是邱文杰的马仔,但在江北分局还是有些威信的,尤其是那些他一手提拔的干部,见老严同志真心动了肝火,顿时一个个噤若寒蝉。

  严建国对下面人的表情很满意,至少也要让那两个新来的小赤佬看看,老子在江北分局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能够一粒吐沫一颗钉子的,可他正要继续开口,却听到坐在他斜对面的某人煽风点火道:“严政委,你说得很对,对于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害群之马,我们一定要将其清除出我们的队伍……”开口的是王世平,严建国手下之前算是较为得力的干将,严建国一开口,王世平就知道就炮该怎么开了。

  哪知他还没说完,就听到桌子“砰”一声,刚刚还一脸笑意的刑警大队大队长李云道猛拍桌子,咣一下站了起来。

  王世平之前被李云道修理过,知道他的手段,吓得直接缩回脑袋不敢抬头,严建国也吓了一跳,他知道李云道是个二杆子,却没想到会当场翻脸。

  “严政委和王世平同志说得很对,对于那些贪赃枉法知法犯法的害群之马,就一定要清除出去,像之前我们刑警队的耿易,就是一个反面典型。”李云道义愤填膺道,“我们江北分局的公安队伍,就是被这些蛆虫给坑害了。刚刚严政委也批评了,首先要态度端正,这里我第一个表态,我们刑警大队首先响应严政委的号召,年后我们就将启动第一轮刑警大队干警的培训,文化成绩不过关的,踢出去,体能不达标的,也统统踢除出我们的纯洁的公安队伍!”李云道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这小子摆明了是要培训考核的机会排除异己打击对手。

  严建国闻言,差点儿气得一口血喷出来,本来今天是想给这小子来个下马威,让他收收手脚,别真以为背后有人撑腰就能在江北分局支出自个儿的大军大帐了,没想到却被这小狐狸抓住契机反将一军,严建国气得脸都绿了。

  “我同意李云道同志的观点!”沈燕飞见李云道借机反将严建国一军,此时不发力更歹何时,她也挺直腰板,一脸严肃,“我进江北经侦也有一段时间了,总之也就是像刚刚严政委说的,经侦队三队人马,人浮于事的不在少数,不少更是对经侦业务一窍不通,我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还能在我们江北分局一呆就是好几年?所以,我也坚决响应严政委的号召,现在我已经跟省纪委监察二室沟通好了,年后就将对经侦队的所有成员进行轮训,此外,我还跟江宁一家知名的会计事务所作过沟通,适应的时候他们会提供人力和师资力量上的支持。总之一句话,就是刚刚严政委要求的,对那些害群之马,绝对不能手软!”

  严建国原本准备了一肚子措辞来收拾这两个新来的小家伙,但被王世平自作聪明地一插嘴,整场会议的风向就不对了,接着,治安大队,交巡警大队……几乎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正气凛然地当然立下军令状,回去一定好好整风,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的考验。

  最后,严建国憋了一肚子闷火宣布散会,将王世平留下臭骂了一通,惹得王世平又对他有了些不满的想法。

  出了会议室,沈燕飞精神奕奕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小声道:“打了个小胜仗,要不要庆祝一下?”

  李云道看到四下无人,这才苦笑摇头:“这才第一个回合,真正棘手的在后面呢,现在就开香槟庆祝,太招摇了。”

  两人一同回到沈燕飞的办公室,沈燕飞的办公室布置得很精致,显然是花了一番功夫的,而且看样子,之前对从省委调出来还心怀不满的沈燕飞应该已经有了些心态上的转变。

  “哎哟,沈大队长的办公室布置得跟闺房似的……”

  沈燕飞闻言,居然脸上微红:“有好的工作环境才有更高的工作效率!”

  “那赶明儿我也得把我那儿收拾收拾,省得严政委总在我那边挑刺,不过我要真这么干,人家又要觉得我不务正业了。”李云道耸耸肩,接过沈燕飞递过来的水杯,“对了,汪炳萧的事,你那边有下文吗?”

  沈燕飞摇头:“纪委办案是相对保密的,这会儿除了专案小组的人,估计就是王书记也不知道人被关在什么地方。”

  李云道点了点头道:“我估计省里和林市长那边已经加快步伐了,我们这边也得抓紧了。”

  “姓龙的比狐狸还狡猾,我们俩初来乍到的,哪那么容易抓到他的小辫子?”

  李云道神秘一笑:“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