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十六章 天下阁晚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7-24

  京城会所众多,但排得上号的顶级会所却不算多,而这些大隐于市或小隐于林的顶级高档场所一般都只针对部分特殊的ip开放,“天下阁”算其一个。薄大车名下的会所众多,从哈尔滨到沈阳,再到京津一带,一二线城市都不乏薄老大的身影。不过,薄大车也只是“天下阁”名义上的大股东,谁才是真正的幕后大佬这一点,进“天下阁”的人都避而不谈。

  北京城的“天下阁”居然是老北京城内的一处贝勒府,坐北朝南,据说风水极佳。虽然是贝勒府,却薄家兄弟手上改成了与跟清醇王府风格一致的五间三启屋宇式大门,门前威武石狮,先天八卦,显然下足了功夫。抱着十力小喇嘛踏进“天下阁”的时候,李大刁民左顾右盼,一脸乡下人进城的寒酸样,看得跟他身后的不明所以的双胞胎一阵鄙视。

  “天下阁”作为京城顶级会所,薄家兄弟自然花了不少的心思,熟知《黑囊经》的李云道从门口就开始一个劲儿点头称奇。从门前的先天八卦,到院内蝙蝠福寿的组合图案都恰到好处,院假山花卉植物和鱼缸摆放位置正好契合土生金金生水的五行韵理,让李云道眼前一亮的是院硕大的透明鱼缸,几十尾红尾锦鲤点缀得整个古宅四合院一片生机盎然,这风水里叫人气――一处宅子,缺了人气,就如同缺少了心脏的人体。

  不过,让李云道觉得奇怪的是,薄家兄弟似乎也是第一次进这栋四合院,薄老二是东张西望,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神气不亚于李大刁民。

  “哥,这房子真值那么多零?”薄小车看不出院的玄机,一脸的郁闷,显然薄老二眼里城郊那些亚洲主义古典风格的三四流会所都比这个老四合院强上太多。

  薄大车笑了笑,不置可否。

  倒是李云道开口道:“北京城的地脉本身就不错,虽然整个城市我不是很熟悉,但看得出来,这里头的玄机不少。”

  薄大车这才开口:“还是云道兄弟识货,这处宅子原是清末的一处贝勒府,据说后来还住过一位开国元勋,前两年‘天下阁’并不这里,我是正好碰到有人嘉德柏拍卖这处宅子,起价就一个四后面八个零,拍下来以后,我也一阵肉疼,不过特地从蜀地请了一位老神仙来看过来后,我就下定决心,把‘天下阁’搬到这儿来。现看来,当初的决定的确不错,我和老二这两年也算顺风顺水,估计这处宅子也出力不少。”

  一个四八零?这还是起价,李云道微微咋舌,对于一个月能拿个四五千就觉得欢天喜地的李大刁民来说,以亿为单位的事物,似乎离他的世界还太遥远了些。

  “兄弟,所以男人,缺什么都可能,唯独不能缺了长远的眼光!”薄大车突然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颇为意味深长。

  李云道点头,身边一直陪着的眼镜兄也一个劲儿地点头。

  这位“天下阁”的负责人姓姚,北京人都叫他姚四眼儿,久而久之,很多人连他本来的名字都忘了。姚四眼今天也是难得亲自到四合大院门口接客,低头哈腰的乐呵劲头让这个高档会所的工作人员也忍不住想打听今天贵宾的身份。从来都听说这位毕业自国外知名商学院的高材生不太喜欢正眼看人,能让他这么傲气的主儿都低眉顺目的人到底是何言神圣?终于有熟识内幕的人透出消息,今儿是真正的大老板和二老板下来视察工作,惊得一众靓丽的旗袍妹子手足措。平日里闲下来时而会有人聊聊这“天下阁”背后的内幕,时不时就会有人谈起薄家兄弟东北道上的一些传奇故事,这群毕业自名牌大学的漂亮女孩子眼里,薄家兄弟就犹如从穿越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一般,多情骁勇彪悍。

  等到她们远远地看到从院经过的客人时,不禁又个个儿称奇:大老板和二老板的客人也忒奇怪了点。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巨大汉子,一个长得比她们当任何一个人都好看的男人,一个抱着小喇嘛的相貌普通男人,身后还跟着一对双胞胎,这种组合不可谓不神奇。

  晚宴安排四合院规格高的朝南正房。保留原先正房古色古香的原味基础上,这间正房又增加了不少的现代装饰元素,正房的两侧还有不少厢房,都是超五星级酒店的标准。薄大车的坚持下,弓角居然做了主位,理由是薄老大敬勇猛汉子,弓角今天几番出手惊人,连薄大车这样的外家拳行家都不得不佩服。

  性子憨直的弓角也多谦让,直接坐下来后,就拉着薄家兄弟一左一右坐身边,徽猷和大刁民再分列左右,不知为何,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个人,薄大车跟李大刁民倒似乎颇为投缘,而小车自然跟徽猷亲近。

  一行人坐定后,姚四眼儿敲门进来,身后跟着八位水准绝对上流的年轻女子,清一色的清凉旗袍装,高衩恨不得开到腰部,姚四眼一介绍,居然一例外都是北外的读学生。

  姚四眼是个眼力价儿极好的人,从门口招呼,到这会儿,他已经将薄家兄弟跟李家三兄弟的关系揣摩得八不离十,招呼起来也特别卖力,加上今天是名义上的东家薄老大第一次来到刚刚搬迁不久的“天下阁”,恨不得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掏出来,八个年轻女子是他前年去北外亲自挑选的,身份成份都做过详细的调查,都是普通老姓家的闺女,而且这里面不存任何“逼良为娼”的成份,相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还特别愿意挨的那种。

  事实上,“天下阁”的“兼职”待遇相当好,比毕业后高楼大厦里上班的普通白领要好得多。这年头,褪衣衫把自己挂上搏知名的女人都有,何况是用自己的美貌和双手劳动换取好的生活?能出入“天下阁”的非富即贵,谁能凭自己的本事钓到“金龟婿”那是她的造化。

  情商和智商高到姚四眼这个份上,自然不会傻到直接把这些女人送到客人的床上,野生的鲫鱼都比养的好吃,况何女人?八名女子都是乖巧地站男人身侧靠后的位置,主要是负责分菜、斟酒,就连双胞胎也分到了两位绝色的姐姐,乐得两只小色狼有些乐不思蜀的倾向。

  “凤雏,你也坐下,这段时间忙着搬迁址,累坏了,今儿这顿,也算是我这个老板也给庆功的!”薄大车让站一边的姚四眼儿也坐下,谁也料想不到,眼前这个接近四十的男人居然有个“凤雏”的名字。所以一般来说,姚四眼还是喜欢别人叫他“四眼”,总比一个女性化的名字来得好听。

  但从薄大车口喊出“凤雏”二字,姚四眼却是一脸感动。薄大车是什么身份,他自己心知肚明,而且他知道,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北方传奇人物,自己就算是空有一身本事和国外大学的凭,现估计还社会下层瞎折腾,国人称这个为知遇之恩,哪怕姚四眼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但骨子里的国血统改不了他对薄老大的感恩戴德,所以这些年“天下阁”蒸蒸日上,他也从底层的服务生做到一把手的位置,薄大车听过他的几次对于“天下阁”的远景规划后,直接乐得撒手把诺大的摊子交给姚四眼去折腾。

  弓角似乎对女色滴水不进,这一点跟薄大车颇为相像,徽猷身边的女子足够漂亮了,可是站一个比女人都妖艳绝色的男人身边,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产生自卑心理。只有薄小车放得开,三下五除二就己经跟身边的北外法语系的小美女聊得起欢,估计待会儿去床上去聊进一步深入的话题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有李云道闲,近似乎见的美女太多了,从蔡家大菩萨,到秦潇潇,阮钰,哪怕是潘家的小美女,都是数一数二的倾城绝色,而且风格迥异,所以之前昆仑山还能带着小喇嘛爬墙头看寡妇洗澡的大刁民,似乎突然间就对眼前的美女失去了兴趣。李云道自己现也不清楚,这也叫品味的提升,不过是对女人。

  身边的女子见李云道似乎对她不感兴趣,只顾打量屋内的装饰和跟几个男人对话,便不多纠缠,只是很乖巧的分菜斟酒。男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半瓶白酒下肚,气氛立刻就不一样了,有薄小车这个活跃人物场,自然不缺任何话题,再加上姚凤雏这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场,天南海北的事物都能拿来当行酒令,薄大车又讲了一番兄弟两人刚刚出道时的小故事,虽不算荡气回肠,但其的凶险也足以让男人身边的八名女子心惊肉跳。只有薄小车这个没心肝的还会一边讲着自己滚刀山的故事一边嬉皮笑脸地调戏身边的小姑娘,加上小姑娘欲拒还迎,一桌子人吃饭吃得其乐融融。

  整个吃饭过程,李云道的博闻强记让薄家兄弟颇为感慨,李云道也一直观察薄家兄弟,包括姚四眼内,他都一边看一边学一边记,为人处事,这是昆仑山上困了二十五的大刁民缺少的,但李云道擅长的就是学,所以他一直偷偷地看,暗暗地学,至于能不能学以致用,那是后话。

  这个半年前还昆仑山骑着毛驴的大刁民,一下山就莫名其妙地闯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男人,看问题的时候,需要站得高一点,这就需要跟比他强的男人坐一起,这才会有比较,也才会有奋斗的目标。

  困读二十五年等身书的大刁民不知道,他闯入了一个平常普通姓一辈子都爬不进的圈子。

  可能不能上演鲤鱼跳龙门,现,谁也不知道。可是,谁敢说不能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