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六十三章 时间不等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江北地处江宁北部,过了江北就是江宁辖下的陆开县,陆开县北边就是安南省。历来省际交界的地方,治安难度出了名地高,陆开县与安南省的临州交界,江宁市内实施治污条例后,不少重污染和劳动密集型的企业都搬到了陆开县,有些图税收优惠的干脆直接搬到了临州,反正只一出脚就能跨进江宁,影响并不算大。大量的招工需求使得省际交接处出现了不少自发的大型聚集区,人员素质偏低,加上尚无有效的组织管理,这些分散在众多大型高污染企业群里的居民区犹如一个个难民窟。

  接近年关,不少工厂都提前放假了,不少人都回了老家,也有一些外来务工的青年为了节省费用,留在当地过年。正是傍晚接近晚餐的时分,省界旁一处规模不小的居民区里,一辆桑塔纳呼啸着从狭窄的小街上驶过,污水溅得老高,出来觅食的青年们指着桑塔纳的屁股骂骂咧咧,不过在道旁炸臭豆腐的、卖煎饼炒饭的吆喝下,很快他们就忘记了刚刚的不快。

  路旁一处面积不大的红帐篷里摆着几张桌子,大排档的老板正在露天的炉子上忙得欢快。冬天的冷风时不时蹿进红帐篷里,坐在一边旧餐桌旁的两个青年不约而同地缩了缩脖子。

  “他妈的,大过年的还要退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他妈的晦气!”开口的是个年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长相猥琐,尖嘴猴腮,或许是被冷风吹得哆嗦,两只手端着廉价的塑料一次性杯子,喝了口热水,身子这才稍微暖了些。“松子,你说我们俩得躲到什么时候?”

  旁边是个顶着一头绿毛年纪相仿的青年,脸色也不太好,挤了挤脸上冒出来的青春痘,随手擦在红帐篷的帆布上,才道:“鬼才晓得,娘西皮的,狗日的白阎王,狗日的葛大军,找谁不到,非要让我们去做那种事,现在出事了,一毛钱都不肯给,还要我们躲起来。操……”随后又是一串不堪入耳的脏话。

  “松子,你说我们俩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啊,是吧?你说会不会公安那边不知道这事儿是你我下的手?”

  又一阵刺骨冷风吹进来,两人刚要开骂,却见老板送了一碟油炸花生米上来,两人立刻闭口不提刚刚的话题,“绿毛”冲老板叫道:“怎么搞的,这么慢?炸个花生米也要半天功夫?拿两瓶二锅头过来,另外老板,我俩是老顾客了,你多送点儿花生米呢,这才半碟子!”

  大排档的老板是个微胖的中年男子,笑呵呵地回道:“好咧好咧,你们经常来照顾生意,今儿我额外送你们一个韭菜炒蛋,怎么样?”

  “绿毛”挠了挠脑袋,无数头皮屑飞落下来,有一些还飞进了桌上盛花生的菜碟里,“仗义!行,以后我俩肯定多来啊!”拧开老板送上来的二锅头,“绿毛”目送老板揭开帘子出去,这才压低声音对身边的同伴道:“你以为公安都是二傻子?现在科技发达着呢,据说带个手机都能被人查到位置,不信你这会儿回城里去看看,只要露脸,铁定给你抓起来!丧鼠,咱俩刚放出来,这大过年的,你想回去喂屁股?”

  丧鼠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往,打了个寒颤,也拧开二锅头:“打死也不能再回去了,那狗日的就不是人!”

  两人好像都因为这个话题而陷入了情绪的低潮,不一会儿,老板又揭开帘子进来:“来来来,韭菜炒蛋,免费赠送!”

  “大过年的,街上的发廊都关门了,吃了韭菜都没地儿发泄……”绿毛又随手挤爆一个青春痘,动作极为熟捻。

  “昨儿晚上我看街那头的洗脚店好像还亮着灯,要不待会儿……”丧鼠露出一个淫笑。

  绿毛立刻会心一笑,举起手上的塑料杯:“来,干!”

  就在这两人琢磨着饭后去洗脚店排解排解精力的时候,几公里外的一处农舍里,烟雾缭绕,中年男子的脚下已经是一大圈的烟头,似乎觉得站得太久了,他在农舍里找了张竹椅坐了下来,但很快又站了起来,掏出手机想打电话,但是这想起那个年轻人的嘱咐:千万不要用手机联系任何人,此刻脑中浮现了地张略显瘦弱的脸颊,还有那对笃定的桃花眼。

  他摇了摇头,又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深吸一口,随后苦笑――老婆孩子已经被他秘密送到国外的安全住处了,他就已经想好了,这回放手一搏。原先他打算将证据直接送到相关部门,但是想到姓龙的在江宁只手遮天的势力,没准他上午送去,下午证据就到龙正清手里了。

  当初无心插柳的一着棋,现在倒是成了他的救命稻草。当初蔡贤君开口要两成干股的时候,他不是没有犹豫过,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所幸的是,那位红色后代并没有在他落难之际翻脸不认人,相反亲自飞来江宁,找到了那位关键人物。

  他不是不知道江宁已经有人在着手对付龙正清,但是姓龙的在江宁起起伏伏这么多年,不但没有被打落凡尘,相反落了个“地下组织部长”的称号,单这一点,现在已经很难有人能正面撼动龙正清在江宁的影响力了。但是,他不得不试试,从白手起家到资产过亿,他向来不服输,哪怕此刻就快山穷水尽了,他还是想奋力搏上一搏。赢了,之后不一定一马平川,但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包括自己和家人的性命。哪怕为了儿子,自己要搏一搏。

  “别愁了,云道说能拿下姓龙的,就肯定没问题!”又恢复一副邋遢大叔模样的何大海似乎挺享受屋里这种烟雾缭绕的感觉,就是周贵友的坐立不安有点儿破坏气氛。

  “何兄弟,我这回是把身家老本,甚至性命都搭上了,输了,就真的……”

  “嘿,还没开始打仗呢,你怕什么?”何大海自己也掏了枝红梅点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道:“你算是祖上积德祖坟冒烟了,换个人指不定已经把你卖给姓龙的了,不过云道这人,你要放一百个心,他说帮忙,就肯定会帮忙,不然这大过年的,我吃饱了撑着跑到这乡下陪你个大老爷们待着?”

  周贵友失笑:“何兄弟教训得是,我啊,也是乱了万寸了,但愿吧,但愿云道兄弟能很快拿下龙正清。”他长长吁了口气,“关键是时间不等人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