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七十章 人长久,共婵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从首都解放军总部**出院归来后,老爷子便极少出门,顶多每日清晨和傍晚,由伺候了自己一辈子的白熊推着轮椅在院中的小池边转上几圈,像此时深夜时分从内院走出来的次数绝无仅有。姓周的保健医生也还没有睡下,此时亦是一脸担忧地跟在身后。

  王小北向来见了老爷子便如同老鼠碰到猫,此时更是因为偷了珍藏的茅台而心中有鬼,吓得躲到李云道身后。本就是今晚主角的李大刁民却突然起身,皱着眉语出惊人:“这么晚了,冷得很,怎么还跑出来?身子骨受不得寒气的!”

  王抗日和王援朝姐妹俩面面相觑,王家老爷子一生戎马,杀伐征战,当年在四野嫡系部队更是说一不二,这种风格一直延续到现在,王家历来有老爷子一开口便无人敢反对的传统。像李云道这种带着责备口气对老爷子说话的,印象中也只有动乱时期太祖爷动怒的那一次,其余的屈指可数。大半辈子伺候老爷子也经历过无数生死大劫的白熊将军推着轮椅,下意识地感觉一股寒风从后脑勺“噌”地窜起,站在最后的周医生更是惊得目瞪口呆――这可是一、二号首长见了都要客客气气的开国元勋啊!

  王小北躲在李云道身后吓得一背脊的冷汗,顾小西也张了张嘴,小丫头片子也被大表哥的彪悍惊着了。只有生性恬淡的十力和见多识广连当代天师都敢戏弄的张小蛮面色如常。

  李大刁民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屋内气氛的异常,走上前,脱下那件价值不菲的风衣,披在了老爷子的腿上,又蹲下身,帮老人家整了整膝盖上微微斜落的毛毯:“这儿的暖气不比后院,这么晚了,待会儿就回去歇息着吧,啊!”声音柔和,如同哄孩子一般。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原本如剑般犀利的目光刹那间也柔和了起来,干涸的眼角此时竟忍不住有些湿润:“好……好……好,我就是出来看看你吃过晚饭没有,没吃的话,让你小姑做些。听说飞机还晚点了,路上也少不了折腾,今儿你也早些休息,明天一早还有其它事情。”

  王援朝这才舒了口气,迎上来笑着道:“爸,你放心好了,我就望南这么一个亲侄子,饿不着他的!倒是您,云道说得对,应该早些休息才对,熬夜伤身子。周医生,您得多看着点我爸……”

  周医生苦笑:“是是是,王参谋说得是,这就带老首长回去休息。”他称王援朝为参谋,也是发自内心。原本他就是军医大的教授,前些年被挑选到首长身边,一待就是数年,之前在军中,对于王家这位女中豪杰的往事也是清楚得很。

  “走走走,我们回去,省得被他们一帮孩子嫌弃……”老爷子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自嘲一番。

  白熊推起轮椅刚要走,却被李云道拦住:“还是我来吧!”

  白熊以前是警卫员,现在几乎扮演的就是家臣的角色,换成别的任何人,哪怕是王抗日王援朝,他也不会亲易让开,但是此时这位对王家老爷子忠心不二的白将军,却面带微笑的闪到一旁,不过还是不忘小声提醒了一句:“先松开刹车。”

  院中腊梅依旧清香扑鼻沁人心脾,李云道推着轮椅缓缓走在小池旁的翘角廊亭中。池旁落地灯光昏黄欲睡,池中锦鲤销声匿迹,却不知从哪儿传来细微的曲声:“统领貔貅战沙滩,失落番邦十二年……”

  祖孙二人无人先开口,静静地行在通往内院的廊下小径中。良久,还是李云道先开了口。

  “江宁的案子应该很快会落下帷幕,我想暂时调到京城来。”

  坐在轮椅上老人身子猛地一震,显然有些吃惊,随后却叹了口气道:“大可不必的,你有你的规划,不必为了我这糟老头子浪费了大好青春。”

  李云道笑了笑:“话是实话,不过谁让您是我爷爷呢?”

  老人突然怔住了,缓缓回头,似乎想好好看一看身后正在推轮椅的青年。

  “您坐稳,等我调回京城,天天儿陪着您,一准儿让您看到腻味!”李云道停下来,帮老人拉了拉滑落的毛毯和盖在上面的风衣,“自古都说忠孝难两全。小时候在山上,看着流水村那些牲口有爹疼有娘爱,我就嫉妒得很,所以没少干往他们家畜生棚子扔蝎子的勾当。那时候我就跟弓角和徽猷说,如果哪天我爹娘找到我了,我铁定这辈子守着他们不离开。只是我的命没那么好,我娘死了,还有个似乎不太靠谱的爹,据说也牺牲了。您别怪我这么说您儿子,起码对您来说,他是独子,也是个不孝的独子。我本以为这辈子我都找不到血脉亲人,幸好,老天待我不薄,没了爹娘,却有爷爷,有大姑小姑,有小北小西,虽然圆圆和润润不太待见我,但我还真是打心眼儿里头把她们当自个儿家人看待了。血浓于水嘛!这话是小北在我娘那个东北小山村里头跟我讲的,我也深以为然,血脉这东西,说起来真他娘的挺奇怪的,哪怕我以前有千百万的恨,碰到这玩意儿,就跟那雪水儿碰到炉子里头的钢水儿一般,化得快得很。所以您甭担心我对老王家有啥子怨念,我怨也只怨那个白眼儿狼当初就那么把我娘扔在一旁不管了,对您,对两位姑姑,我只有感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位纵横沙场数十年,手掌百万雄师刀刃万千敌首的老人家开始泪流不止:“孩儿啊,爷爷对不住你啊……”

  李云道蹲在轮椅前,扯着自个儿袖子,轻轻帮老人擦着黑暗中依旧莹亮的泪珠:“爷爷不哭,孙儿回来了。”

  夜空漫天乌云仿佛被一双大手突然抽净一般,被遮蔽的漫天星光缓缓洒落在山间的四合院中,腾起一团朦朦胧胧的神奇光晕。

  小年夜,无月。

  人长久,共婵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