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七十一章 霸王硬上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次日清晨,东方吐白时分李云道便雷打不动地起身。四合院建在山腰处,出门便是一处极宽敞的平台,此时山间朦朦细雾,东方初露霞光,整座山仿佛笼罩在一片神奇的淡黄色雾晕之中。李云道深吸了两口气,精神抖擞,昨晚茅台的酒劲已然消失得一干二净。

  “幸好不是雾霾!”李云道自言自语,做了两个扩胸运动便往山间小道上跑去――雷打不动的晨练开始了。清晨时分,山里静得很,偶尔才有结伴巡逻的警卫团士兵,碰到正在跑步的李云道,都无一例外地驻足敬礼:“首长好!”

  李云道很尴尬,他算哪门子的首长?不过还是很正式地回礼,警礼――至少他现在多多少少还是个刑警队长。一口气跑到山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山中绿树青葱,氧气和负离子数量充足,从山脚再跑上来,居然脸不红心不跳,李云道想了想,还是往上继续跑。

  此时日出东方,山间水吟鸟鸣,一派生机盎然。过了山腰,居然还有几处别墅群,想来应该是其他一些老首长们安享晚年的居处。没作太多停留,李云道看了看已经山顶,已经近在咫尺。

  山顶处似乎被人工生生地造出一个面积不小的大平台,青石地灰瓦亭,六角翘檐。李云道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后唰唰剑舞声,刚刚没注意,亭那头紧临悬崖的空地居然有人舞剑。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点剑而起,骤如闪电,游龙穿梭,轻盈如燕。李云道见过蔡桃夭练匕首的场景,招招致命,想来也是军中特种部队必习的搏杀技,而眼前的剑舞却是前所未有的眼花缭乱,隔着山间如纱的朦胧细雾,仿佛进入了金大师笔下一步杀三人的快意江湖。

  舞剑的是个女子,隔着雾,李云道看不清她的模样,只感觉这剑舞的确好看得很,忍不住走上前,猛地一愣:啊?师姐?但随后释然,不是师姐,而是师姐的同胞姐姐。

  薛红荷早就已经发现有人在偷看自己练剑,剑是自幼开始学的,拜在峨眉山一位不出世的老尼门下,那时候老尼不为何住在京城陈家,机缘巧合下传了女子一套算不得高深的剑技,但薛红荷从小就很喜欢舞剑的感觉,因为只有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柄如蛇软剑上,她才会忘记陈家同辈人对她这个异姓女子的白眼。

  “怎么样,姐的剑法跟那武侠小说里的江湖高手相比,是不是只有胜出而无不及啊?”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的薛红荷笑着望向李云道,此时她将头发盘起,只随意插了一枝木簪,此时刚刚练完一套剑法,面色潮红,看上去却清爽得很。

  “嘿嘿……”李云道干笑了两声,“是挺好看!”

  “你是说剑还是说人?”薛红荷这样的女人,似乎从来都不肯在男人面前吃了亏。

  李云道小声嘀咕着“老子说的是贱人”,不过嘴上还是客客气气道:“都好看都好看!您自个儿继续享受……”

  薛红荷似乎想起了上一次结束对话时的不愉快,而此时这刁民话里话外似乎都透着股邪劲儿,顿时脚一跺:“你给我站住!”

  刚刚转身想跑的李大刁民顿时暗叫不好,但还是笑着转过身:“怎么了,薛二小姐有何吩咐?”

  “少跟我装孙子,你要是肯服软,天都会塌下来!”薛红荷冷笑。

  “哟,您倒是比我师姐还了解我呀!”李云道笑了笑,干脆也不走了,往那空地的另一处走去。空地旁便是悬崖,崖边被及腰的水泥柱和数根手腕粗的大铁索拦了起来,李云道就走到铁索边,也不理薛红荷,只看着雾气蒸腾缭绕的清晨山谷,虽是深冬,山间却郁郁葱葱,不知名的鸟鸣不时间从山谷里传来,倒也是一幅难得的深冬晨谷图。

  薛红荷强忍着一脚将这大刁民踹进悬崖的冲动,板着脸也走到悬崖边:“你怎么跑来京城了?”

  李云道笑着反问道:“这京城你来得,我就来不得?”

  “切!”薛红荷鄙夷地看了李云道一眼,“你不是打心眼里瞧不上他们老王家吗?你不是对王家那位一肚子二百五吗?怎的,终于看到人家腿粗,想抱一抱了?”

  李云道没有解释,只是静静地看着山谷那一头的山峰,峰旁一轮东升朝阳,温红如火。

  “怎么?被我戳中心思,无言以对?”薛红荷讥笑道,“不过想想也正常,王家这条大腿,不抱的才是傻子。”

  李云道却微微一笑:“看来老陈家就是你的大腿喽?”

  薛红荷却轻蔑笑道:“倒的确生了张七巧玲珑嘴,怪不得勾得蔡桃夭和阮钰可劲儿地飞蛾扑火。”

  “你怎么知道我的嘴巴厉害?还有更厉害的,不过这辈子估计你是尝不到了,还回家乖乖地陪你的橡胶老公吧!”李云道掉头冲她笑道。

  薛红荷愣一愣,随后恼羞成怒,抽剑便劈。

  李云道嗖地后退数步:“我去,大姐,这是悬崖边,开不得这种玩笑,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

  “刁民,姑奶奶我今儿非劈了你不可!”急火攻心,薛红荷再也没有什么仙人指路般的潇洒招式,横劈竖劈,再劈还劈,可就是碰不着这刁民的半点衣角。

  半晌后,薛红荷自个儿全是扶着膝盖气喘吁吁:“你……我……姑奶奶我……要……要劈了你……”

  躲到八角亭另一边的李云道看得好笑:“我说红荷姐姐,咱俩也算无怨无仇,我不过就是顶撞了你几次,看在绿荷师姐的面子上,咱也不用这般喊打喊杀吧?话说回来,今儿是大年三十,你操个剑在这儿劈来劈去,不吉利啊……”

  对峙了良久,薛红荷终于缓过气了,也不再追了,收起软剑,冷笑道:“我回去就给绿荷打电话,就说你把我给霸王硬上弓了!”

  这回轮到李大刁民瞠目结舌:“这……这……姐姐,有话好好说,成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