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八十章 来了,又走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江宁紫金玫瑰园,依山傍水,集六朝古都龙脉风水之盛。<>

  沉香缭绕的房中古色古香,不断发出滴答声的老式座钟给原本就寂寥的房增添了几份幽谧。龙正清就坐在桌的紫檀木桌后,桌上摊开放着一册线装《论语,正翻到《泰伯章中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要道远。”只是此时这位江宁黑白两道的大人物却双目微闭,右手食指轻轻在左手腕上有节奏地敲击着——这是龙正清年轻时养成的一个习惯,每当他碰到棘手的问题需要认真思考的时候,他总是会不经意地重复zhègè下意识的动作。只是,zhègè动作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上一次他叩击手腕的第二天,江宁道上的对手便销声匿迹。

  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的直觉并没有因为悠闲的退休生活而有丝毫地退化,相反,今晚他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事情的异常——龙啸坤到zhègè时候都没有打电话回来。他本是不赞成长子龙啸坤亲自去负责那档子事情的,在他看来,白头和老狗再怎么值得信任,都比不过自己的亲生儿子来得靠谱,加上白头和老狗这两条狗最近相互咬得太厉害,让他们其中任意一个出面处理今天的事情,另一个必然有所反弹,而且这次是跟哥伦比亚方面的第一交易,他不想把这条线交给白头或老狗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但是,龙啸坤却载了。他是在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接到某个神秘的电话,这条线是他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埋下伏笔的善缘,每年明里暗里都要花费去不少钱,龙啸坤对此还曾经提出过异议,今日来看,那些钱花得还是值得的,至少他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长子龙啸坤被抓了。

  他并没有lìkè打电话通过复杂的人脉guānxì网来处理这件事,相反,他很冷静地坐在房内思考着接下来的布局——啸坤的嘴应该是紧的,无需dānxīn他在警方的威逼利诱下胡乱咬人或者说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但是南美那边被抓的那个女人问题就比较严重了。首先被抓的是外国毒枭,这就涉及到外交问题,只要官方给出的筹码足够多,不愁南美人不会跳出来咬龙家一口,其次,对方现在可能也会怀疑是不是龙家将交易信息出卖给了官方,虽然在自己的地界上也不怕那些哥伦比亚人乱来,但是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南美那种地方乱得很,十万美元的悬赏就足够让亡命之徒们趋之若鹜。

  他现在还想不出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知道交易细节的人并不多,而且就连龙啸坤也是晚上才知道在郊区的仓库里交易,如果说有信息泄露,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南美人那边出了问题,另一种jiùshì跟在龙啸坤身边的人出了问题。

  他将龙啸坤身边几个得力的干将都过滤了一遍,但个个儿都是身负数条人命的跨省大枭,没理由豁出去唾手可得的富贵不要,偏要在警察的庇荫下苟延残喘。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

  他终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只是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他放下电话,耐心地看着那部造型古朴的铜质电话,不远处的摆钟嘀嗒嘀嗒,一秒一秒地划过圆盘。突然,yīzhèn刺激的铃声打过深夜的寂静,龙正清飞快拿起电话。

  “为什么要打过来?我不是说过,我不希望你们zhǔdòng跟我联系吗?”电话里深沉的男声听上去毫不客气。

  龙正清却似乎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很耐心地道:“我只问一个问题。”

  深沉男声道:“说。”沉闷的声音似乎不带有任何感**彩。

  “晚上被打死或被抓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个姓毕的?”

  那声音不知为何突然chénò了,过了许久才回了两个字:“没有。”

  随后,咔哒一声,便是yīzhèn忙音。

  龙正清深吸了一口气,重重地呼出,许久才放在电话,双目再次微闭。

  忽然,房间门突然被人敲响。

  龙正清没有说话,房的沉重红木门便已经被人推开。

  一个仿佛站在黑夜当中的黑衣女子缓缓走了进来:“出事了?”

  龙正清好像没听到她说话一般,只是双目微闭着,食指轻叩手腕。

  女子不以为意,走到他对面的靠椅上坐了下来,过了片刻才道:“上面还不知道。”

  龙正清终于睁开双眼,眼中的厉光亦如四十年前两把大片刀杀遍江宁码头的龙屠夫。他冷笑:“上面?他们敢自己过来吗?”

  女子也冷笑:“能扶起一个龙正清,就有能力扶起第二个龙正清。”

  龙正清鼻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哼声:“就凭他们?东北的那些东西被人发现了吧?那些没脑子的蠢货,还以为现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吗?白痴到了极点!”

  女子也不生气,只是面无表情看着他:“你知道的,他们有zhègè能力。”

  龙正清却似乎有些被激怒的迹象:“被抓进去的是我儿子,我的亲生儿子,难道你要我束手就擒,亲眼看着他被枪毙吗?”

  “那是你的事。”

  “哼,你以为你们真能在诺大的华夏只手遮天?”

  “那是我们的事。”

  龙正清怒极反笑:“好一个我们的事,我倒在看看,没了我龙正清,你们到底靠什么在这江宁立足!”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再次冷冷瞥了他一眼,缓缓道:“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女子来了,又走了。

  沉香依旧缭绕,钟摆依旧嘀嗒,仿佛没有人来过一般。

  只是,龙正清原本保养得极好的额上,不知何时多了几条极深的皱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