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四百八十三章 再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前例在涣涣大中华的历史上并不少见,杯酒释兵权、火烧庆功楼在历朝历代也绝非罕事。<>

  “有些事情,啸坤并不清楚,他一直以为在江宁我们龙家就能顶天了……”说着,龙正清笑了笑,似乎是在自嘲,但笑意里却多了几份悲凉,他不算是个英雄,但也是个枭雄——末路枭雄,李云道没来由地想起了这四个字。“其实啊,这世界有多大,山有多高水有多深,我都不清楚,更不用说啸坤了。”

  李云道心里在嘀咕着“井底之蛙”四个字,但却没有说出来,他没有打赢对手再踏两脚的卑劣习惯,虽然他也只是一个棋子,但是在这场战役中,起码他可以以shènglì者的姿态来看待一切。

  “你说了这么多,我到现在还是没能弄明白,你来谈判的底气到底来自何处?”李云道撇了撇嘴,“我跟你谈不上交情,这会儿花时间跟你谈,总不是想来听你讲故事的。”

  “这世间,成王败寇的道理我还是懂的。”龙正清笑了笑,“我愿意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而且,江南这一片的所有chǎnyè我也都愿意转让到你的名下。”

  “哦?”李云道吃了一惊。龙正清开出的道理不可谓不优厚,随随便便换个人,都不可能不对龙氏家族的chǎnyè垂涎三尺。要知道,龙正清在江宋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名下的chǎnyè虽谈不上富可敌国,但也是说出来足以让人咋舌的数额。龙正清居然愿意把家底子都亮出来,显然已经快到山穷水尽的那一步了。

  李云道思量了片刻,毫不犹豫道:“我承认你的条件很诱人,但是这种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龙正清也快人快语道:“好,那我静候佳音。”

  “三叔,我总觉得zhègè老头子不太可靠!”郑天狼带着猛士从后走回客厅,毫不避讳地告诉李云道他对龙正清的看法。

  “是个老狐狸,不可现在老狐狸面临着前有狼后有虎的局面,他想带着儿子一块儿活下去,那就必须作出正确的选择。”李云道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想了许久,才喃喃道,“作棋子,就要有随时被抛弃的觉悟,只可惜,姓龙的觉悟得有些晚了。”

  李云道想走回小jìxù难得的悠闲生活,可惜天公不作美,刚刚还cànlàn得如同阳春三月的阳光陡然消失,天空中乌云密布。突然,一丝冰凉落在脸上,李云道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居然下雪了。”

  突如其来的大雪却也没有挡住江北分区刑警们忙碌的jiǎobù,在郊县抓到的绿毛和松子是几进宫的惯犯了,但以前都是小偷小摸打架闹事这类小事,头回跟刑警打交道,不到两轮“交涉”,绿毛和松子都开了口,矛头直指他们口中的军哥——葛大军。

  大年初四深夜,江北刑警在市特警大队的配合下,冲入葛大军在奥体中心附近的一处别墅。刚刚在金丝雀身上耗尽气力的葛大军刚开始硬气得很,一边挣扎一边口口声声嚷着“我是区政协的,你们没权抓我”,被特警队员赏了一枪托后顿时老实了许多。

  葛大军不是绿毛和松子那种召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人物,白头麾下头马级人物自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哄出真实口供的,在审讯室里僵持了数天后,不得以还是暂时将葛大军收押到了拘留所。

  春节长假最后一天,李云道正坐在办公室里填写一大堆表格的时候,沈燕飞推门而入,面带愠色:“李云道,为什么你不通知我?”

  “啥?”李云道一脸无辜。

  “哼!”沈燕飞冷笑,“看来江宁的庙小啊,供不下你李某人这尊大菩萨啊!”

  李云道很诧异*地看着沈燕飞:“怎么过了个年,跟吃了枪子点似的?还是过年回长沙饭没吃多少,倒吃了一肚子炮仗?”

  沈燕飞很生气地在李云道对面坐了下来,仔细盯着李云道的表情,见他脸上的诧异并不似假装,狐疑道:“你真的不知道?”

  “大小姐,知道什么呀?我大年初一夜里就从京城坐红眼班机赶回了江宁,水都没喝一口就上了抓毒贩的战场,好几个子弹都是贴着耳朵飞过去的,之后省厅派人来摘了桃子,扔下一大堆表格说是让我写报告说明前期行动的细节,我正头疼这事儿呢,正好你来了,要不分一半给你帮个忙?”李云道指着一大堆制式表格头疼不己。

  沈燕飞倒是突然笑了起来,是很开心的那种:“看来你真不知道。”

  “什么啊?”这回轮到李云道不乐意了,“一回来就神神叨叨的……”

  沈燕飞神神秘秘地把nǎodài凑了上来,李云道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èidào。

  “我听厅里的朋友说,公安部最近搞了一个活动,类似是让部里的人下到基层镀金,同样的,基层的人也有机会交流到部里去,这回我们江北占了一个名额。”

  李云道顿时恍悟,前几天回京城跟老爷子提过要调回来陪陪老人家的事情,没想到这才几天功夫就已经有消息了。

  “这……有说是谁吗?”李云道明知故问。

  沈燕飞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我是想去争取zhègè名额的,反正这边的事情有你在,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是人家告诉我,zhègè指标给下来的时候,是定向的。”所谓定向,jiùshì指定了具体人员。

  “你的意思是我?”李云道笑着问道。

  “那还能有谁?”沈燕飞看着他的笑容,再次狐疑起来,“快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zhègè消息,藏着掖着不肯告诉我?”

  李云道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去北京工作,的确是我zhǔdòng提出来的。但具体形式是怎样的,刚刚你提zhègè事儿之前,我也不知道。”

  沈燕飞知道李云道有亲人在京城,但也没有具体问过,此时听到李云道的话,她才明白,李云道的北京亲戚,能量应该是不容小觑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