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十章 厚积薄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7-28

  弓角再次跟着大叔南下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会如之前说的那样,进广州军区兵连。凭大叔几大军区的人脉关系,塞个人进去那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况且塞的还是个宝。不过,至于能不能进那支南国利剑的特殊部队,那是连大叔也控制不了的事情。但这些似乎都是不用操心的事儿――以弓角的身手,短期内兵连出类拔萃不是什么难事儿。

  弓角直接转机取道广州,而李云道则抱着十力跟双胞胎一起去机场停车场取了那辆气焰从头嚣张到尾的豪华迈巴赫。这回大双没有抢着开,而是让给了早就手痒痒的小双同学。坐到驾骑席上的小双一脸泡妞得逞的激动,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漂亮妞儿擦满蜜糖床上等着的小牲口。等车子刺耳的刹车声“嗖”地窜出去的时候,李云道这才知道为何前天晚上大双死活不让小双开车――不单单是误事儿,坐小双开的车就跟坐国动车没啥两样,基本上有安全带也没有任何安全保障。上海开高架时还算好,只是用120码左右的速不断超车,上演了一场美国大片里才会出现的形漂亮弧线。等上了沪宁高速,这位还没有领到身份证的小毛孩儿恨不得将这辆保养到位的迈巴赫当飞机开,时速指针就没下过200。想来就算被开了超速罚单,秦家也自然会有人出面解决这种连麻烦也算不上的事情。

  车子开进小区的时候,黄梅花居然已经候了小区门口,也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影子式的人物到底是如何知道李云道他们会这个时候到达。

  李云道下车的时候,这个年过四十的高大男人居然破天荒地露出一丝浅笑,李大刁突然现这个话不多的男人虽然不至于像徽猷那般祸国殃民,但性格却是相差不多,而且牙齿都很白,冲这一点,李云道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冷酷――徽猷也是一样。

  “秦爷请您过去一趟!”黄梅花用的是“您”,如果没有听错,这应该是黄梅花第一次这么称呼李云道。

  李云道这会儿倒是有些心虚:大半夜把这两个初的小王八蛋拐去北京,还跟京城的一线大少生了不大不小的冲突,放平常任何一个普通人家,都会以为李云道拐带人口了。

  但是,能跟蒋家那位掌权的老爷子斗了一辈子的秦家,怎么可能是普普通通的平常人家呢?

  秦家老爷子还是书房里,见李云道敲门进来,微笑点了点头,而后却眉头微皱,原来两个嬉皮笑脸的小王八蛋一直跟李云道身后。

  “你们两个来干什么?”

  “爷爷,是我们让老师带我们去北京的,您就别怪老师了。”小双一脸撒娇,恨不得粘到老爷子身上。大双则配合着一脸认错的模样:“爷爷,我们知道错了!”

  看来这是两个小王八蛋以前没少惹麻烦,连求饶的勾当都配合得相当默契到位。

  “嗯,你们俩少不了要挨罚的,具体怎么罚,我还要跟云道商量商量。你们先回去,好好儿洗个澡,反省反省,自己错哪儿!”老爷子似乎真拿这两个从小就秦家上窜下跳的小活宝没有办法,没好气地挥挥手,却丝毫不掩饰对这两个小畜生的偏爱。

  待双胞胎退去,黄梅山出现门口,轻轻带上门,书房里只剩下了秦孤鹤和李云道两人。

  “有没有受伤?”秦孤鹤微笑着从书桌后的椅子上站起身,拉着李云道一同坐书房一侧的红木沙上,眼神真诚。

  李云道愣了愣,惭愧道:“山里长大的孩子,皮糙肉厚,挨几下不打紧的。秦爷,您也别怪他们俩,这事儿主要还怨我,您要打要骂要罚,我都能接受。”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李云道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时就已经具备了的觉悟,哪怕秦孤鹤此刻把他赶出秦家,他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只是觉得会愧对北京那位如同大菩萨一般存的女人。

  秦孤鹤却摇了摇头,直视李云道:“我只问一句,北京一行,有什么收获?”

  李云道陈吟片刻便道:“收获很多,看到了自己坐井观天,看到了一个离我十万八千里的世界,看到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尴尬。”

  秦孤鹤点头,不多语。

  书房的古钟滴答作响,安静得有些异常。秦家老爷子盯着眼前这个仍旧冥思的年轻男人,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触,或许有生之年看着这条鲤鱼一越过龙门,那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亲眼目送这个男人飞黄腾达。这世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偶尔做个伯乐,这感觉也算是与众不同。

  “先回去休息,琚儿和玖儿的功课还是不能拉下。下周得空了,跟我去见几个人!”

  李云道应下,却不知道老爷子口的几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哪怕挑翻了京城一线大少,又跟东北传奇人物称兄道弟,李云道仍旧没觉得自己可以一步登天,他没有弓角那厮足以堪称变态的武力值,也没有徽猷的武双全,他只是一个昆仑山的喇嘛寺困读二十五年等身书的普通刁民,他还是那个需要弓着身子陌生的都市寻找缝隙生存的山里人。

  万物有黑有白,作为万物灵长的人自然有长有短,连开疆辟土国的成长史上立下赫赫战功的东方明珠都可以功过三七开,不用说这位昆仑山困读二十五年等身书的李家大刁民。经子史集读破万卷,加上一个永远看不出深浅的老喇嘛时不时关键处点拨上几句,李大刁民的史功底或许只有扔到京城那一等一的高学府才摸出个大概底细,但是外语之类的就算是老喇嘛这般高人也只能望洋兴叹,于是这年头是个人都会一两句英的大环境,李云道早进入这个长三角主流城市的第一天就起了情挞伐的念头。除了如同天书一般的外语,如今连三岁小朋友都会玩上一通的电脑也成了李云道的羞于启口的弱势环节。南京美女苏晓晓花了一整夜的时间,给李云道开了一个好头,至少让李大刁民知道,这些看似天书的字,就如同山上的畜生,只要掌握了规律习性,没有拿不下来的道理。

  之前一段时间相处下来,秦家两位双胞胎同学也开始对李云道有了初步的了解,现这位从头牛笔到脚的老师居然真的连基本的abd都不懂的时候,两个小家伙便开始想着法子地用英折磨李大刁民。除了用英各种经典“问候”来刺激丝毫摸不着头脑的李云道之外,还各种时机想各种办法使用从小被他们那位活宝母亲训练出来的流利英对话。现了有了苏美女打下的基础,打上秦家双胞胎保存得几乎崭的课本,估计用不了多久,李大刁民又可以玩一语惊人的把戏了。

  不过说到电脑这玩意的时候,李云道就不得不汗颜了。小双秦琼玖小小年纪,居然已经国内黑客圈里小有名气,圈内人称“小纨绔”,而这个相当写实的名称也是小家伙各大社区和qqn之流上的马甲。看着小双修长的手指笔记本键盘上如同游龙戏水般轻松,李云道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眼红和羡慕嫉妒恨,奈就算偏门的《陶经》《茶经》之类烂熟于胸,也抵挡不住现代化和科技化这两头洪水猛兽的恣意肆伐。

  眼红和所谓的羡慕嫉妒恨只持续了几秒钟时间,李云道从来不会把时间过多地浪费用的负面情绪上,因为再多的负面情绪也永远法改变事实,这就像雪山上的饿狼再如何狂嚎也吓不死猎物一般。

  临渊羡渔不如退而结,深喑短板效应之理的李云道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所谓的语法结构上,幸好有苏美女这样的人有整夜的时间来花心思来从零开始教这位大刁民,不过语言这东西,基本不是一促而就的,连abd都没有学过的李大刁民不可能一夜登天运用自如,所以,失去了苏美女这样的好老师后,李云道的英学习运动只能从基本的生活对话开始了。

  看到那本被李云道当作教材的书时双胞胎差点儿笑到全身抽筋,估计也只有李云道这样的人才会把两册小学生一年级的英入门教材看得比宝贝还重要。就这样,花了半天时间去书店挑教材的李大刁民还是为这一册就三十八块的书心疼得龇牙咧嘴,所幸的是,虽然花掉了不少钱,教材的质量还是比较高的,随书还附赠了两张光盘,于是李大刁民也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让相对听话的大双来教他几招笔记本电脑的使用方法。

  北京一行后,李云道每天早晚都给自己加大了训练量,跑十圈,蛙跳两圈,用很慢的速打两遍太极,那之前很少亮相的三刃小刀也开始频频现身,繁花坠景般的手法看得大小双目瞪口呆。

  谁也不知道,这个卧室墙上写着“厚积薄”四个草书大字的男人干些什么。

  或许生活本身就是这样,当你改变不了生活时,你能做的,就是改变你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