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零五章 四十有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前些天房价还没有像如今这般变态的时候,远在华尔街的阮钰就遥控指挥,在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段上拿下了不少物业,如今这些地产投资翻三番的也不在少数。<>

  李云道虽然不知道京城的房价到底有多高,但是这种挨着三环而建的僻静小区,光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小区名字也起得颇有首都气息——红玺,开车进小区的时候,连王小北都咂咂嘴巴说:“之前才万把块一米,现在直接上十万一米了,疯妞儿,果真没在华尔街白混这些年,单眼光这一项,小北哥就对你佩服得很。”

  坐在后座如小女人一般赖在李云道怀里的阮钰却不以为意:“四环边上还有一套大平层,小北哥你要是看得上,明儿我就让人把钥匙给你送过去。”

  王小北先是惊喜,随后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算了算了,吃了人的嘴短,拿了人的手短,你们的战争太复杂,小北哥还是不掺和了!”

  阮钰笑着骂了声“胆小鬼”,贴在李云道大腿上的素手却暗暗使劲,一把嫩肉拧得李大刁民直接哭丧了脸,不过此时某人也只得眼观鼻鼻观心,假装心无旁骛地欣赏小区绿化景观——这种涉及到阮疯妞和蔡菩萨的明争暗斗,作为始作俑者的李云道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地往上凑。

  下车后,李云道看了一眼那幢东南亚风格的独栋别墅,笑着对搂着他胳膊不放的阮钰道:“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也要去部里报道了,下班一起吃饭。”

  阮钰却搂着他胳膊,似乎不太愿意松手:“不进去坐坐?”

  李大刁民迟疑了一下,还是尴尬地笑了笑:“还是不了吧,不然,嘿嘿,帮忍不住真把你吃了……”

  听到这个“吃”字,阮钰突然秀脸通红:“不许胡思乱想。”

  李云道也回想到在江宁酒店当中的香艳一幕,顿时有些浑身发软,但看到阮钰面带疲色,还是深吸了口气,笑着道:“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你跟姑姑先好好休息一天,明天下午我给你打电话!”说着,他将这个被无数华尔街精英仰视的女子拥入怀中,最后轻轻在她额上吻了一下,“早点休息。”

  阮钰俏脸微红,凑到某刁民耳边小声道:“上去我就洗澡哦……”

  李云道似乎联想了某个极为迤逦香艳的一幕,逃一般地飞快窜进车里:“小北,快开车!”

  目送某刁民落荒而逃,阮钰站在原地笑得如同捉弄同伴得逞的孩子。

  郑莺莺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心中默念一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男女感情方面,她的这位三师叔还是嫩了些啊!

  “姑姑,你说他是喜欢我多一些,还是喜欢蔡家那位多一些?”向来不喜欢跟别人攀比的阮钰第一次有了跟蔡桃夭一较高下的冲动。

  “这个啊……”郑莺莺笑了笑,“我这辈子虽然没有结过婚,但也有过几段刻骨铭心。男人,总是口是心非的。喜欢,他就偏要说不喜欢,明明心里想得要死,他偏要装得毫不在意。三师叔这样的人,从小在山里随大喇嘛噶玛拨唏修行,普通人的道德和价值观是没有办法束缚他的,但却尤其重感情,这一点你从他跟他大哥、二哥之间感情就能看得出来。所以,你和蔡小姐,谁都不会赢。”

  “谁都不会赢?”阮钰有些费解。

  “阮小姐,你这是当局都迷。其实,像三师叔这种重感情的人,加上他不会在意外人怎么看待他,所以你和蔡小姐都不赢,其实最后便是真赢了!”

  郑莺莺的话似乎说得有些绕头,但阮钰这种智商情商双高的女子一点就通:“姑姑,你的意思是,我不用去争?”

  郑莺莺笑道:“又有什么好争的呢?”

  阮钰想了想,最后却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露出极苗条修长的身形,一边推开别墅门,一边打着个哈欠:“两天没有闭眼了,就是想争这会儿也没有力量了,睡醒了再说!”

  郑莺莺无奈地微笑摇头,别墅里有一位长期驻家的保姆,也是阮钰从小陪在身边的乳娘,此刻也已经迎了出来:“大小姐,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加了茉莉精油,床褥子也都换新的了,洗完澡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谢谢姆妈!”

  阮钰热情地给了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一个拥抱,被她称为“姆妈”的老人笑得如同晚秋盛放的菊花:“大小姐,这回又去哪儿了?”

  “姆妈,我去中东谈了笔生意。”阮钰进门就甩开那足有十二公分高的高跟脚,屋里暖气很足,她脱了风衣,里面就是一件修身裁剪的衬衣,略显凌乱的青丝间隐隐透出那朵妖艳的牡丹纹身。

  “中东啊,哎呀,那种地方听说乱得很,成天要打仗的。”姆妈习惯地在阮钰身后捡起高跟脚放进鞋柜,如同二十多前年带着小姑娘从幼儿园放学归来一般,同一个动作,一做便是二十年。转过身,她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阮钰,“中东乱啊,下次再去得小心些!”不过想了想,她自己又笑了,“有莺妹子在你身边,我就放心多了!”

  郑莺莺冲她笑了笑:“英姐你放心吧!”

  姆妈利索地帮郑莺莺拿出拖鞋,笑着道:“大小姐从小就胆子大得很,所以也没少受伤,那个牡丹纹身,就是大小姐帮小六子出头才受伤落了疤痕,过了十六岁去美国读的时候,她嫌总要跟别人解释麻烦,这才去纹了一朵牡丹……”

  郑莺莺似乎也习惯了英姐的唠叨,只微笑不语,穿上拖鞋,跟英姐打了声招呼,便回房休息——阮钰两天未闭姐,她却已经整整四天未曾合眼,中东一路,被她出手消灭的魑魅魍魉,此刻她自己都已经记不得数目,只是这一次,她未曾手软,来者不善,于是她便招招毙命。

  从纽约到迪拜阿拉伯塔酒店,一路万里,命丧黄泉的刺客,四十有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