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零七章 包养一辈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对外人来说安逸得有些过份的离退休干部局倒是让李云道找到了难得的平静,这种平静有些类似于在大雪山的喇嘛寺中除了采玉只有读的生活。

  李云道不想再将时间花在扫雪这类碰运气多过计算的游戏上,从网上找了些关于中东石油储备的资料埋头研究,一直到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的后背,茫然回头,才发现是杭小花。

  “下班了,大家都走了。”杭小花推了推眼镜,不知为何,她似乎总不太习惯跟别人对视。

  “啊?”李云道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果然已jīngguò了五点,这才想起没有提前给阮钰打电话约好今晚碰面的地方,正想拿起手机拨号码的时候,收到阮钰一条微信,说是早就候在大门口。

  杭小花磨磨蹭蹭,似乎想等李云道一起走,下楼的时候,顶着gāodù近视镜的姑娘才怯生生地开口问:“听说你是交流到局里来的?”

  “嗯,正好京城这边的家里有些事儿,就申请过来交流半年了。”李云道笑了笑,看了一眼身旁低着头走路的姑娘,“考公务员挺难的吧?”

  杭小花“嗯”了一声,随后又问:“你原先jiùshì警察?”

  “江宁下面一个区的刑警。”

  “哦,刑警啊。”杭小花并不太擅长与人搭讪,说了两句便没了下文。

  后来还是李云道zhǔdòng问她:“你住哪儿?怎么回?”

  杭小花含糊不清地说:“亲戚在中关村有套空着的房子,就租给我住了,地铁没几站就到了。”

  “哦,正好我朋友来接我,我还想着如果顺路,就让我朋友捎你一段儿路。”

  “不不不,不用了!”杭小花nǎodài摇得飞快,李云道在一旁看着都生怕她会不会把鼻梁上那幅看似很沉重厚实眼镜给甩出去。

  李云道笑了笑,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果然看到一身艳红运动服的阮钰斜靠在一辆白色路虎的车门上,正应了香车美人zhègè说法。

  老远看到李云道她便就快挥手,等发现李云道身边还站着一个óyàng老实的钢牙妹时,疯妞儿眼珠子一转,摘下墨镜露出倾城绝色,冲着李云道的方向喊道:“李云道,你给姑奶奶走快点儿,老娘花钱包你一个晚上,分分秒秒可都是正儿八经的人民币!”

  李云道和杭小花均是一愣,随后杭小花飞快跟李云道拉开数步距离,好像生怕被zhègè人面兽心的小白脸玷污了纯洁的精神意志,这样还不够,最后干脆停住不走了,半天憋出个理由:“办……办公室的灯好像没关,我huíqù看一下……”

  李云道哭笑不得跟她摇了摇头,也没有解释,走到白色路虎揽胜边,一把搂住一身红衣的阮家妖精:“美女,今儿晚上我归你了,只是不知道出价几何啊?”

  红衣妖孽强忍住笑意,gùyì板着一张脸:“就你这身板儿,姑奶奶勉强算你一晚上八百,如果服务得好,再赏两百小费,凑满一千!”

  某刁民没脸没皮地嘿嘿一笑:“成啊,这价钱héshì得很,要不这样,包月算你两万五,小费都省了,包年更便宜,二十五年一年,买十送二!”

  阮钰这回倒是不笑了,看着这刁民的眼睛,认真道:“一辈子呢?”

  “哎哟,客官您这也太大气了,一辈子这价钱就难算了,这样吧,算钱伤感情,美女要真乐意包养咱一辈子,钱免了,另外俺还额外赠送俩儿亲生的娃!”

  阮钰盯着李云道略带戏谑的双眼,居然微笑应道:“好啊,成交!”

  “好咧,美女,是去香格里拉开个房间还是直接去你家?”他gùyì凑到阮钰身边轻轻吹气。

  阮钰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被这刁民撩拨得有些双腿发软:“坏家伙,你就知道欺负我,有本事下次也这么欺负蔡桃夭去。”

  李云道嘿嘿傻笑:“这不一样的。”

  两人上车,路虎揽胜疾驰而去,杭小花的身影才从楼梯间里缓缓探了出来,看着路虎远远消失的方向,只说了一句“果然人不可貌相”,表情已经没了刚刚的失望——或许zhègè社会都太现实了吧,那个叫李云道的新同事是如此,她也是如此。

  路虎车内,李云道苦笑着道:“明儿回了单位,那钢牙小妹妹不知道要把我编排成什么样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专做那行生意的鸭?”

  阮钰笑道:“离退休老干部局,成天不jiùshì七大姑八大姨那些破事儿嘛,北京部级机关都多如牛毛,更不用说像这种部属局司级单位,闲人多得能去砌两遍长城,你信不信,如果这小姑娘把这事儿说出去,明儿整个单位的人都会知道。”

  李云道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哎,姑娘,我的名誉全毁在你手里了,你可要负责啊!”

  阮疯妞大咧咧道:“负责!姑奶奶我负责一百个责,刚刚不都说了,负一辈子的责。”

  “这是要去哪儿?”李云道发现路上愈发拥堵,忍不住问道。

  “跟我去见两个朋友。”

  “好。”

  李云道没有多问,能被阮钰称为“朋友”的人,自然都是人中精英或行业翘楚,他也没觉得自己会在那些金融巨擘面前自惭形秽,在姑苏建筑工地上天天吃粉尘和白馒头那伙儿,面对上市公司博士级ceo他都面不改色心不跳,更不用说经历了数次生死大劫考验后的他。

  阮钰开着车并没有去什么大隐于市的会所酒吧,而是开进了一处èizhì绝对黄金但环境僻静优雅的纯别墅小区,绕了一圈直到小区最深处的一幢别墅前。

  “到了,这栋别墅之前我是我买的,后来朋友相中了,就转手给她了。”下车的时候,阮钰不忘介绍说,“环境是不错,jiùshì来来回回,路上堵了点。”

  “zhègèèizhì,得多少钱一平?”

  “当年我买下这栋别墅的时候,是内部价八百万一栋,后来转给zhègè朋友的时候,也比市价便宜了不少,不过也上五千多万了。现在的话,得上亿了吧。”

  李云道咋舌——如果不算上之前在狗场赢的那小几千万,光是当警察的这点工资,估计八辈子也别想住上这种房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