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零八章 吴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估计是听到门口汽车熄火的声音,别墅的大铜门被人拉开,迎出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腰间系着一根围裙,手上拿着两根绿汪汪的葱段:“哟,终于舍得带出来给姐妹们瞅瞅了?”眉角春意盎然的少妇笑着上下打量了李云道一番,“疯妞儿,想不到你有制服癖!”完,少妇才笑着对李云道,”来来来,欢迎欢迎,你别介意啊,我跟疯妞儿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见面就开玩笑,让你见笑了!”

  李云道也不知道什么好,笑着看向阮钰,阮钰笑道:“这**叫吴清,你可得离她远一点,掉进她魔爪的男人,几乎就没有一个肾功能完全的。”

  少妇模样的吴清看上去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但眉角的那一抹风情比李云道见识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媚上数倍,尤其是那双颇大的单凤眼,眨啊眨的,仿佛都要滴出水来。

  引两人进屋的时候,吴清没好气道:“疯妞儿,不带你这么祸祸人家名声的。本来姐也算是四九城里头排得上号的淑女,就算没有你跟蔡家那位长得水灵粉嫩,但起码也算是标志动人嘛,你那话传出去,弄得姐跟一人尽可夫的公共汽车似的。”着,这娘们儿竟然肆无忌惮地当着阮钰的面给李大刁民抛了两个大媚眼,“大兄弟,你是不是这个道理。”

  女人之间的战争,李云道向来秉持着不偏不依的态度,此刻连忙装作抬头四顾:“清姐这房子装修得可真别致,单玄关这幅字画就不是普通人拿得出手的,如果我没有看错,应该是国画院那位唐泰斗的真迹,而且应该是近期才完成的作品。”李云道倒是没有夸张,吴清从阮钰手里将别墅买过去的时候还是毛坯,五千万的别墅,装修花了两千五百万,这还没有算上那些价值不菲的字画。名设计师设计的古色古香的现代中式风格配上名家真迹,想不出彩都难。

  听李云道提及玄观字画,少妇吴清眼睛一亮:“你真懂字画?”

  李云道摇头:“略懂而己。”

  “略懂?”吴清看了阮钰一声。

  阮钰笑着耸肩道:“你看我,这家伙最擅长扮猪吃老虎,他略懂,那估计就跟精通没有什么区别了。”

  李云道苦笑没有话。

  “其实看出是唐大师的画作倒是不算太难,但是你怎么看出这是他的近期作品的?”吴清手里拿着葱段,腰间系着围裙,站在那幅裱得异常精致的画作旁,一脸好奇地看向李云道。

  李云道笑了笑:“我我瞎蒙的,你信吗?”

  吴清却皱了皱眉头:“有六成的可信度。”

  “别信他,连一成的可信度都没有!”门口突然转来一个熟悉的女声,某刁民闻声就感觉背脊阴嗖嗖地直窜凉气。

  “红荷,你也认识他?”吴清倒是对这个穿着警察制服的青年越来越好奇。

  薛红荷冷哼一声:“疯妞儿和蔡桃夭同时看中的男人,化成灰我也认得出。”薛妖孽咬牙切齿地看着李云道,似乎一言不合随时就准备大打出手。

  吴清吃惊地瞪圆了眼睛,葱段都掉落在了地板上,一手捂嘴,一手指着李云道惊谔得不出话:“你……你……”

  薛红荷冷笑:“刁民,你是不是在哪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咱们的风骚清姐也给睡了?”

  李云道一脸无辜,三个女人一台戏,他要不想在这个时候惹祸上身,只好向阮钰求助。

  阮钰见状也觉得好笑:“我你们俩,怎么一见面就对掐?”

  薛红荷只是为阮钰打抱不平,凭什么这个一没长相二没钱三没权的傻逼刁民就能骗着蔡桃夭还惦记着她的好姐妹,真以为如今是万恶的封建旧社会,你她娘的大手一挥虎躯一震,成打的姑娘上赶着往上扑?她就是看李云道不顺眼,相当不顺眼——阮钰无论是家世还是能力又或者是长相,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比这刁民强过几千条街去的好男人,现在却在跟在他和蔡桃夭身后委曲求全。

  见阮钰打圆场,薛红荷斜瞥了李云道一眼,冷哼一声,熟门熟路地换好拖鞋就往客厅走,显然已是这里的常客。只是,还曾走出几步,却被吴清的一声尖叫吓得愣在当场。

  惊谔过后,少妇居然不管不顾地上前一把拉住李云道的胳膊,神情颇为激动,语速飞快道:“过年我去给唐大师拜年,他在家里作画,就是墙上这幅。他去年在蔡家碰到一个年轻人,居然擅长失传已久的宋代工笔的国画技法,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是你?”

  薛红荷皱眉转身,看到阮钰和吴清均如同花痴一般望着那刁民,心中更是忿忿不平,但她知道吴清虽然在古玩收藏界名气斐然,但这个国画院毕业的画痴唯独对国画上心得很,只是那个看上去不学无术的刁民真的会那种什么失传已久的画技吗?

  李云道看着紧抓自己胳膊不放的少妇,薄毛衣勾勒出极苗条的身段,尤其是胸前两处巍峨突起,李云道一时间竟有些失神——如此娇玲珑的身子怎么承受得了这种规模的上身重量呢?

  吴清似乎也察觉到李云道的目光落在自己某个骄傲的位置,一时间面红耳赤,松开李云道的胳膊:“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太激动了,我在国画院读硕士的时候,就研究过宋工笔法,只是史料记载甚少,真迹倒是有一些,但后人模仿出来的总是少了些精髓。我在唐老家看过你之前做的那幅《仙子踏莲图》,如果不是纸张和墨色,我真以为是宋代大家真迹了。”

  李云道挑衅般地冲薛红荷笑了笑,至少在薛妖孽看来是这样的,随后他拉住阮钰的手,素手微凉。

  大手干燥而温暖,阮钰心中微暖,冲他浅浅一笑:“别吊人家胃口了,你再这么钓着,你眼前这位少妇色旅的心都要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