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十一章 三刃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8-01

  (出差了四天,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山里看项目泡温泉摘龙眼,没法上,大家见谅。羽少这周会把上周欠下的补上,基本能保持一日两,有可能会爆,看大家的红票!呵呵

  弓角一身刚猛外家拳如龙似虎,徽猷内家拳上也造诣非凡,唯独药桶过童年的李云道这些华传统绝技上毫建树。昆仑山跟流水村的维族汉子们干架时,李大刁民向来充当军师角色,除了进行战术部署外,干得多的也就是躲弓角和徽猷身后玩些撩阴腿和敲闷棍的勾当。

  有了弓角和徽猷这两个近似于开了游戏外挂的存,昆仑山大大小小的数斗殴,李家三兄弟基本立于不败之地。当年对抗狼群的战斗弓角展现出怒目金钢般的实力,之后,就极少有人敢主动挑衅李大刁民了,哪怕偶尔一两次山上因为采玉而生些肢体冲突,后也会以大刁民的胜利告终。

  但走出昆仑山后,这个恰似井底之蛙般的战绩立刻被颠覆,就算是勇救潘家小美女时李云道占了先机,但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已经是如今这副身体的极限状态了,贸然踹出那一腿的后遗症到现还没有完全消散。

  北京一役,则让这个刁遍了小半座昆仑山的大刁民真正接触到了一个完全不一个层面的生活,被蒋青天的手下踩脚下时,李云道才真正明白坐井观天和一叶障目的可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北京饭店前的广场上见识过弓角和徽猷的彪悍武力值,从京城回苏州后,大小双如同打了鸡血般兴奋异常――不但连晨连都需李云道多废话,而且还主动睡前自加压力,虽然只是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之类的基本练习,但足以证明这两个曾经将秦家上下闹腾得鸡飞狗跳的小王八蛋开始有了改邪归正浪子回头的趋势。

  每天跑步己经不再气喘吁吁的双胞胎却赫然现,这位牛掰到可以冲到京城去抢媳妇的老师开始踹得比他们还厉害了。不过当他们看到李云道腿上加起来起码五十公斤的铅绑腿时,居然也神经般地一人绑上十公的沙袋,结果跑了大半圈就偃旗息鼓,看向那位绑了五十公斤跑了十圈才会踹得厉害的老师时,眼神又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从北京回来后,晨练的队伍里又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人。黄梅花,起了个像女人名字的年男人,晨练时穿着大短裤和短袖,露出两条胳膊上的青黑色纹身,不是大街上用来吓人的小混混式的青龙白虎,却是不多见的四爪蛟,蛟头左臂,蛟尾右臂,密密麻麻,显然当初纹下这条蛟时也算是纹身界的一项皓大工程。黄梅花只跟李云道一起跑步,跑完后便会到菏花池畔的空地上打一趟李云道说不出感觉的拳。

  之所以说李云道说不出感觉,是因为李云道经常会看弓角和徽猷练拳,老喇嘛明令弓角和徽猷不许教李云道,不过聪明如李云道总能触类旁通,如果不是这副身子拖累着,指不定也是一个内外兼修的大家人物了。黄梅花的这趟拳法有些奇怪,不像外家拳却有外家拳的刚猛霸道,不是内家拳却又有内家拳的吐呐收息韵味,其还有一些类似于宫八卦步之类的古代战场击敌步法,看得李云道一头雾水,就连老喇嘛眼的武学奇葩十力小喇嘛也看不出黄梅花打的这套拳属于什么派别。

  小喇嘛练拳的时候,黄梅花会抹着一头大汗坐草地上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点头称赞,至于双胞胎跟小喇嘛身后依样画葫芦的搞笑式拳法,黄梅花也乐得时不时指点一两下,乐得两个刚青春育期还梦着一剑啸傲江湖的小家伙屁颠屁颠。

  五天一晃即过,晨练如旧,只是接近尾声时候,一袭白袍的秦家老爷子微笑现身,先是赞了两个小家伙几句,说是进步不小,如果好好坚持,学业再有些进步,过年时一个满足一个愿望。老爷子又欣赏了一段黄梅花的拳法,点头,微笑,继而转向李云道,这才进入正题。

  “前些天跟你提过的几位今儿到苏州了,下午跟我们去见见!”

  三刃小刀指间飞旋转,李云道点头:“要做什么准备吗?”

  “不用!说起来,要么算是我的学生,要么是我的故友,没那么多忌讳。”老爷子摆了摆,目光却被李云道手上的三刃小刀吸引了,“这是什么?”

  刚刚如同精灵般旋转的小刀突然停下,如同有生命一般地立李云道指头。老爷子接过李云道递过来的小刀,反反复复打量了许久,才点头:“好东西!就是刃口和放血槽都显得霸道了些,放特殊战线上,倒真不失为一枚护国利器。”

  黄梅花有些愕然地打量着得到老爷子高评的诡异小刀,说实话,这几天他一直看着李云道休息的时候把玩这么个小玩意儿,本来以为是跟鼻烟壶之类的玩物类似,却没想到居然是一柄杀人放血的好玩意儿。也不知道黄梅花这位高人以前是干什么的,总之一听到放血两个字,就好比双胞胎看到了美女般,眼神基本可以吃人。

  从老爷子手里接过小刀时,黄梅花的眼神如同冬日寒风般愈凛冽,看得李云道一头雾水,只有没心没肺的双胞胎一旁傻呵呵追逐打闹。黄梅花的外形跟弓角类似,走的是刚猛硬朗的路线,手指自然粗大,三刃刀被他捏手里如同大人拿着小孩的玩具刀般轻松滑稽,可是黄梅花的表情却异常凝重。

  “怎么样?”老爷子微笑看着黄梅花,见双胞胎离得稍远,才压低声音道,“用它杀人,是不是觉得没你的那把‘赤炼’来得顺手?”

  黄梅花却摇头苦笑:“能设计出这把东西的高人,估计我这辈子都法望其项背!”一脸敬畏的黄梅花将这把来历不明的三刃刀还给李云道,便主动走开,留下老爷子和李云道两人。

  “下午一点,我让梅花来接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