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一定是自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人,只有孤苦寂寞时才会真正静下心来回顾过往,总结得失。

  对于纪委的突袭,李云道其实早有心理zhǔnbèi,只是没有料到对方出手会这般出其不意,而且还成立了专案小组直赴京城。虽然被人拷在暧气管道上维持着一个极难受的动作,但李云道却心情不错,对方现在出这着棋,说明那边已经慌了,大有狗急跳墙之势。对于纪委的审查,李云道心里敞亮得很,经济上他绝对经得起考验,就连之前蔡贤君将他引见给周贵友的时候,周贵友的那笔不菲的投石问路金他都退了huíqù。生活作风上,他还有没有结婚,估计也没有人会在这方面做文章。唯一可以下手的地方,jiùshì他那个在江南道上被称为“三爷”的身份地位。

  想到这里,李云道苦笑摇头,下山的时候除了几册自小不案牍的册外,几乎一穷二白。那会儿买两个白馒头他自己只吃半个,剩下的一个半都会留给正在长身体的十力。工地上的尘土飞扬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骑着那辆二八大杠破自行车乐hēhē在古色古香的姑苏城里晃荡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然后不知怎么,一不留神,自己居然走到了今天。虽然这会儿还被人拷在暖片管道上,但跟前两年吃了上顿就要发愁下顿的日子比起来,似乎有安全感得多。

  门口突然响起jiǎobù声,李云道吃力地将床头柜移回原先的èizhì,咔哒咔哒数次响声后,门被推开,背着光,他只能看见来者的轮廓,那人手中端着一个盘子,顺手打开灯,刺眼的灯光让李云道几乎瞬间失明。

  “吃饭了!饭菜给你放桌,这是手拷的钥匙,自己打开吧!吃完好好想想,自己要跟组织交待些什么。”

  李云道听到金属钥匙撞击地面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腿侧,听声音,送饭来的人应该是昨天那位打电话来的国兴邦,很快,国兴邦就转身出去,又将门反锁了起来,听声音,外面似乎还多加了两道锁。

  用左手挡着光线,适应了好一会儿,李云道这才眯眼适应了室内的灯光,解手拷,站起身的时候,才发现腰酸背疼得厉害,心里将王世平的祖守八代都问候了个遍。送来的餐盘里只有一个袋装的面包和一包塑料袋装的牛奶,李云道也不管有没有毒,用牙齿扯开牛奶袋就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从昨儿下午到现在,他滴水未进,早就渴得不成样子。一包牛奶喝了下去,还不解渴,环视了一下四周,果然有个旧的电热水壶。

  去洗手间接了点水,插上插头,听到滋滋作响的声音,李云道笑着自言自语:“还好,老天爷还算眷顾,有戏!”

  烧开水,将许久未用的杯子洗净用开水消了毒,就着开水吃下面包,然后再了壶烧热水,洗了把脸,收拾得清清爽爽后,李大刁民居然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噜,毕竟被拷了一晚上,保持了一晚上的奇怪姿势,体力的确消耗得厉害。

  李云道进入梦乡的时候,与他被软禁的房间相隔两个房间,三个中年男人坐在一起抽烟,均面带愁色。

  “现在怎么办?”老史看着国兴邦,他跟国兴邦是老搭档了,像今天这么棘手的事情,他还是头一回碰到。

  国兴邦闷头抽着烟:“我怎么知道?先听听老常的想法吧。”

  常青辉是个四十开外的中年男人,身材精瘦,目光犀利,喜欢眯眼看人,在江宁市纪委系统内部名声并不算太好,加上与现任纪委记风格不太对路,所以如今在江宁市纪检系统中处境比较尴尬。这一次他被分派到专案小组里来,jiùshì有人看中了他这些原先可以算是缺点的地方。

  常青辉静静地在桌上摁灭烟头,目露阴狠:“人都带来了,一做不二不休!”

  老史大惊:“这可不行,杀人是要偿命的!不行不行!”

  常青辉冷笑:“谁说要我们要杀人了?就算杀,也要用别人的刀。”他看了一眼门外,另外两人lìkè会意。

  国兴邦皱眉:“那两个公安?”

  “老国,估计你也看出来了,姓王的那小子跟李云道过节很深,我估摸着这一次就算我们不动手,那个叫李云道的小子也不可能囫囵着出去。”常青辉站起身,慢慢地在屋里踱着步子,“原本上面是要我们从他嘴里挖出点东西,好duìfù他上面的几位。但是没想到这小子能量不小,连柳仕仁都亲自过问了。如果就这么着放他走,我们灰溜溜地回了江宁,保不准就被人当成弃子了,所以我说,我们一定要一不做二不休,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他办成铁案!”

  “铁案?”国兴邦和老史不约而同地抬头仰视着常青辉。

  常青辉看了两人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他很享受这种被人仰视的感觉,就像姓柳的调来江宁之前,他用他的方法拿下了无数贪官污吏,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这样子的目光。可是柳仕仁就任纪委记后,他不但没有得到重用,相反越来越被边缘化,如果不是那位给他这一次难得的机会,估计江宁纪检系统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忘记了他常青辉的存在。

  他清了清嗓子:“首先,要从那小子嘴里挖出关于林和韩两人的信息,其次,那小子自己屁股也铁定不干净,zhègè一定要让他招了画押,最后……”他阴阴一笑,“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那两位公安同志了。”

  “可是……”国兴邦迟疑地看着他,“没有别的bànfǎ了吗?”

  常青辉面无表情:“以我办案的经验,这种心理素质很差的年轻官员,大多数都会在招供后心理崩溃,自杀也就难免了。”常青辉看了两人一眼,挥了挥手,又加重了语气,“一定是自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