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一十六章 刑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红日当空,粉桃纷缤,他又在悬崖边看到了那个恬静如水的女子,一身素洁布衣,这一次她在微笑,露出洁白皓齿,青丝在山风中随风飘扬。

  她看着他说,我嫁给你,可好?

  他说想说好,却听到悬崖边有人狠狠道,你倒乐得逍遥,这个时候还能睡得着!

  随后山顶巨石砸落,眼看就要落在那女子的头上,他奋不顾身地飞快扑上去,将那女子推开,却突然感觉有股莫名的力量在拉扯自己的身子。

  于是,李云道醒了,心跳飞快,等发现自己睡在冀北石家庄城郊的旅店床上时,这才觉得这个世界竟然如此美好。

  他发自内心地舒了口气,笑了。

  见李云道这个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刚刚企图将他从床上拉下来的耿易顿时火冒三丈,正待要再动手的时候,却被王世平阻止。

  王世平抱臂斜靠在墙上冷笑:“但愿李大队长待会儿还能笑得出来。”

  李云道揉了揉惺松睡眼,心生警惕。在北京别墅外看到王世平和耿易二人的时候,他就心道不好,此时看了看两人身后,隶属于纪委的国兴邦等三人并没有出现,心下更加警觉:“我现在已经是在配合纪委工作,你们俩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了吧?”

  王世平阴笑:“你真觉得自己还能走出去?”

  “跟这小子还有什么好说的,是时候让他尝尝兄弟们的手段了!”耿易狞笑着上前揪住李云道的衣领,却被李云道左手抓住手腕,右手狠狠下按。

  只听耿易一声惨叫,手腕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妈的,这小子敢还手……”

  李云道眯了眯眼,冷冷看着王世平:“首先我现在只是配合纪委工作,不是你们的犯人,你们俩根本无权问我任何问题;其次就算我是犯人,你们也无权动用暴力手段来进行刑讯逼供!王队长,上一次踩得不够疼,你已经忘记了?啧啧啧,狼行千里吃人,狗行千里吃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王世平眼中突然暴出一抹狠厉,上一次被李云道踩在脚底的经历已经成了他人生中最大的屈辱,他有一个当副省长的叔叔,家境富裕,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等鸟气?

  “你不提也罢,既然你主动提了,今天我倒的要好好跟你算算这笔帐,也好让你知道我王某人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王世平冲耿易使了个眼色,耿易会意,刚刚右手受伤,他用左手从背后掏出一把仿五四式手枪递给王世平。

  王世平接过手枪,熟练上膛,缓缓指向李云道:“这把枪是两年前我从过江龙手上弄过来的,那条过江龙跟你一样,自以为能在江宁翻出水花,实际上一个照片就被我送进局里里劳动改造了。放心,没枪号,没纪录,应该是地下作坊的黑枪。李云道,你自个说,这第一枪,我是打哪儿呢,大腿还是胳膊?”

  李云道看着王世平,表情冷静,却没有说话。耿易见状,从口袋里掏出塑料绳,将李云道反绑在屋里的椅子上。整个过程,李云道只是冷眼看着王世平,却异常配合,毕竟那把枪的威慑力由不得李云道不重视。

  耿易从去卫生间提了一桶水,同时拿了一条毛巾出来,表情狰狞地将绑椅子上的李云道放倒在地上:“希望你能撑得过第一轮。”

  李云道不是没有听说过这种被日内瓦公约明令禁止的水刑,毛巾覆脸,脚比头高,水不断涌入,毛巾却挡住了吐出来的水,整个人就如同一只绑死入气口的气球,哪怕不呼吸也会感觉肺中的空气在一点一点被人抽走。深冬的水冰冷刺骨,可是李云道却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热炸了。他下意识地挣扎,手脚却都被固定在椅子上只法动弹,不只为何,他想起了流水村牲口棚里的那些动物,此时此刻,他倒有些羡慕那些在牲口棚里悠然自得晒太阳的畜生们,至少就像人类要它们死,也不会采取这么残忍的方式。

  就在李云道已经快失去感觉的时候,摁着毛巾的王世平突然喊了声“停”,耿易恨恨将放倒的椅子扶正,转身提桶去洗手间继续加水。

  李云道疯狂地咳嗽,口中不断喷出水,肺却贪婪地不放过任何一丝空气。

  王世平甩了甩手中的湿漉漉的毛巾,微笑道:“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

  李云道却没有搭理他,只是不断用幼时老喇嘛所教的呼吸方式调整着气息,只是不间断的咳嗽总是会打断他的调整。

  王世平蹲在他身边,哼了哼笑道:“你这会儿肯定是恨不得杀了我吧?”

  终于缓过一口气来的李云道瞥了他一眼,喘着粗气道:“杀你?咳……咳……杀你这种人渣我都怕污了我的手。”

  “哎哟,都这个时候了,我们的李大队长还这么嘴硬?不会是看刘胡烂、江姐看多了吧?宁死不屈?”耿易拧着水桶从洗手间出来,阴阳怪气地道,“一般人撑不过两轮,我到要看看,咱们硬气的李大队长可以撑过几轮。”

  王世平看了一眼那只水桶,突然语气柔和道:“李云道,咱们俩也算不打不相识,你说是不是,都是警察队伍里为**卖命的,也都是干刑警的,警察何必为难警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他从口袋里捅出一份事先写好的材料,“你看啊,只要你在这份资料上签个字,那些苦就统统不要去忍受了,你看,其实也没有什么,顶多被关个三五年,以你的能力,没准一两年就能保外就医了,何必在这儿跟我们兄弟俩耗费时间呢?。”

  “就是这个理,李队长,你想想啊,这天寒地冻的,大家都不容易,隔壁那几位刚刚提议了,说是待会儿你再不配合,就全身浇湿了拷在外面的栏杆上。今天外面零下六度,别说是湿着出去,就是少穿点出去,都冻得够呛。赶紧把名字签了,何必在这儿受这个苦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耿易放下水桶,在一旁帮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