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二十五章 还有第二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石头记开在姑苏的时候,主要针对大众消费。!!!.王北出资将石头记引入京城后,石头记餐饮旗下便出现了两个子品牌,一个是针对普通百姓消费的“石头记”,另外则是针对高端群体的“紫玉记”。这两个品牌进入京城市场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全面用现在最为流行的互联网思维进行营销,从这一看,王北似乎更适合在商场打拼,而不是走杀人不见血的政途。利用这两年日益火爆的微博和微信等自媒体传播主式,“石头记”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便顺利进入打入京城大众餐饮市场,日日排队还不够,王北趁胜追击连开四家分开,如今竟是已经到了每一家分店都要提前三天才能预定到位置的地步,其火热程度可见一斑。而高端品牌“紫玉记”王北则利用自己的人有脉关系,邀请那些一二的明星们来试菜,依旧靠着发达的自媒体传播方式,几乎在一夜之间,到京城必来“紫玉记”已经成了高端圈内的一种流行文化,而后王北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将京城卫视的主打综艺节目“明星厨房”也引入了餐厅,如此一来,人气更为火爆。

  李云道倒是没想将今天的晚宴安排在“紫玉记”,但是打电话给王北是要在“石头记”预定四桌,王北顿时就炸毛了:“你子请客去什么石头记,来紫玉记,我都安排好,我这个当哥哥的别的本事没有,跟你站站场面的本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李云道本来拒绝,毕竟四十号人去“紫玉记”聚餐还是略显高调了些,但王北的盛情难却,加上已经跟大家定每人自己出资两百,想来就算有人想拿这件事情事儿,也不至于真的遭人诟病。

  “怎么,还是没订到位子?”沈燕飞见李云道皱着眉走回教室,便以为事情办砸了,她笑了笑,劝道,“没事儿,石头记的预订位有多抢手,我估计班里大家都知道,而且我估计班上已经有人去过石头记了,不行的话,咱们换个地方吧。”

  正是课间休息的时候,好几道目光都集中在沈燕飞这边,听到李云道订位置吃憋,顿时倍感兴奋――还以为她男朋友有多了不起,原来也就是个普通人!

  李云道边坐下边摇头:“倒不是这个问题,那边不去石头记,去紫玉记。”

  “什么?”沈燕飞顿时傻眼了,“紫……紫玉记?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们一个月的薪水也不够在那边吃一桌菜的。”

  李云道笑了笑:“这倒是不用担心,我不是了嘛,石头记餐饮集团的两位大股东,一个是长辈,一个是姑的儿子,这方面你倒是不用担心,而且我们一人也还是会出两百的,他那边再贵能贵到哪儿去?我唯一的担心就是这么多人跑去紫玉记聚餐,是不是太过于高调了,毕竟现在的国内政坛的风向……你知道的……”这一次被纪委莫名其妙地带走,又莫名其妙地出来,李云道的弦却越崩越紧。

  沈燕飞也若有所思地了头:“你的顾虑是有道理的,难免会被有人心看在眼里,传出去青干三班生活腐化奢靡成风都有可能,人言可畏。”

  “嗯,我来想想办法。”李云道出去了一趟,打完电话回来时,冲沈燕飞微笑了头,那几道一直满含敌意的目光终于绕了开来。

  参加青干班培训的人大多是外省来京城的,所以学校安排了住宿,李云道也有宿舍,但因为他的特殊情况,顾炎然出面了打了招呼,学校才特意让他跟京城本地的参训人员一样走读。

  下午是三节犯罪心理学的课程,下课后已经临近五,等老师离开,沈燕飞便走上讲台:“各位同学,我们的生活委员李云道同志已经为大家今天晚上的聚餐安排好了地方,相信很多人都听过石头记,今晚就在离学校最近的石头记用餐,另外,李云道同志还通过自己的关系,为大家安排了接送大巴,所以今天晚上大家可以尽情畅饮!”

  听到石头记三个字,教室顿时就沸腾了起来,很多从外省来的人都提前在网上查阅过京城旅游攻略,石头记便是所有攻略中推荐的首家餐厅,所以来了京城三天,很多人想去吃顿石头记却一直都没有订到位置。尤其是京城公安局选来的两位,他们对皇城根儿底下的餐厅都门清得很,也知道这石头记背后站着一位王姓大纨绔,所以石头记红了这么长时间,虽然有人眼红,但是却没人敢真正下绊子。新当选的生活委员李云道居然能一下子就搞定四十个人的包厢,其能量实在大得令人费解。

  王北安排的四十五座的大巴四五十准时到了公安大学的正门口,大巴挂着军d开头的军牌,京城公安局那两位居然心惊,随随便便能指挥得动总装备部的大巴,这位李同学的能量看来得重新评估了。

  上车后,出于礼貌,大家又做了一遍自我介绍,给李云道留下比较深的印象的却不算多,印象好的如毛浪,还有京城公安局的这两位,一个叫沈大庆,一个叫杨充,前者是京城公安局的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后者只模模糊糊自己是管后勤的,但李云道看他的眼神气质和虎口,显然是枪下收过匪命的那一类凶狠角色。印象差一的便是东南帮的那几个人,广东的于震,司南平,福建的周肖,赵天霸,还有广西的刘文涛。从广西来的还有一个学员,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长相也一般,但似乎跟东南帮的五人不对路子,倒是跟长相邋遢猥琐的毛浪能聊一块儿去,上了大巴两人就坐在后尾,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只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才站起来了几句话。

  李云道和沈燕飞坐在毛浪的前面,正想跟毛浪话的时候,却再次听到于震阴阳怪气的声音:“生活委员,晚上这一场有着落了,这第二场你看怎么个搞法哟?”

  李云道微微一愣,还有第二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