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何方神圣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沈燕飞闻言,皱了皱眉,小声道:“你别理他。<>

  李云道笑了笑,也不理于震,转过头去便想问问毛浪云海那边的禁毒形势,没想到于震却得寸进尺,他以为李云道不说话是心虚了。他一直觉得,李云道一个外地人,能搞定石头记这种地方,应该是沈燕飞从中斡旋的结果,毕竟沈燕飞在京城上过四年中国人民大学,其肯定有不少同学留在京城,以这些精英的能量搞定一个餐饮应该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于震是土生土长的广州番禺人,家里在广州当地也有些势力关系,所以年轻虽轻却爬得很快,唯一让他觉得人生不成功的就是自己的婚姻。于震二十二岁那年结过一次婚,对方长得非常普通,但背#景雄厚,有一个当时正在任上的常务副省长的舅舅,所以虽然自己不太喜欢,他还是硬着头皮娶了那女子。一开始,两人还算相敬如宾,只是好景不长,一年后,于震对自己的妻子最起码的性趣都没有。很快,于震便跟一个刚刚毕业进公安厅的小姑娘好上了。妻子察觉于震状态不对,经常夜不归宿,便派了私家侦探秘密跟踪,发现两人奸情后,妻子便联合家中的亲属前来捉奸。当时于震被捉奸在床的事情在当地闹得很大,两人协议离婚后,于震被对方家族使用各类手段打压,于震甚至曾一度被调去郊县当了个没实权的派出所副所长,幸好后来前妻的舅舅年龄到了,退到了政协,而他自己的姑姑却强势进入省委常委,占据了政法委记的坐席,之后于震便一路高升到现在,就连这一次的培训,都是他姑姑帮他争取来的,而且私底下给他吃了定心丸——青干班培训回来,就给他提正处级。虽然还没有正式提升,但于震却觉得自己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这正是他自己觉得在培训班中处处高人一等的原因之一。

  开学第一天,于震一见到沈燕飞便惊为天人。沈燕飞跟他当年上学时爱慕的小姑娘长得很像,但那个姑娘如今已经嫁了亿万富豪移民加拿大了,所以于震觉得老天爷让他来到这个青干班,又让他碰到与当年的姑娘长得如此之像的沈燕飞,一定是天赐良缘。可惜纪委出身的沈大小姐不吃他那套,这几天无论他如何献殷勤,对方都置之不理,今天一早更是听说,昨晚有人打听到,原来沈燕飞已经有了男朋友,而且还是青干班的同学。再一打听,他才知道,原来是被缺了三天课的李云道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将李云道推到生活委员的位置上,于震也“助”了一臂之力,但他只是想找机会羞辱对方,好让对方知难而退,为他追求沈燕飞扫除障碍。青干班培训一共五个月,他有信心也有把握在五个月之内将沈燕飞追到手。只是,此时此刻,他却很恼火,自己一拳拳打出去,就仿佛打在绵花上一般,被对方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终于,他恼羞成怒,噌地站起身,脸色乌青:“李云道,你什么意思?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

  正在跟李云道交流禁毒心得的毛浪倒是发现自己果然没看错人,眼前这个年轻的生活委员的确是个不一般的人物,正要深入讲讲云海的禁毒形势时,就听到于震的吼声。

  李云道转过头,扫过于震的目光似乎不含任何感**彩,而后很快回过头去跟毛浪说话,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你……”

  于震再次一拳打在棉被上,气得满脸通红。

  坐在他身边的司南平阴阴一笑:“震少,别为这种人生气,看他文文弱弱的样子,酒量肯定好不到哪儿去,晚上我们五个人轮流作战,灌倒他,然后……”司南平奸笑,“我在京城有个朋友,门路广得很,让他找个人妖过来,接下来,就不用我们出面了……”

  周肖、赵天霸和刘文涛闻言同时阴笑了起来,不约而同地回头看了李云道一眼。

  这一切,坐在前排的孙建新都看在眼里,但他一直没有说话,他这里除了沈燕飞之外,唯一知道李云道来历的人。于震那些人可能在广东当地很是吃得开,但这是处级干部多如牛毛的京城,水深得一不小心就能呛死人,他有些同情地看了于震几人一眼——在京城跟王家开战,尤其是在王家那位泰山北斗仍健在的前提下,这几个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孙建新心知肚明,却不想去提醒于震等人,一来于震等人这几天也没有给予他这位班指导以足够的尊重,二来在两者之间选其一的话,孙建新会毫不犹豫地站在王家这边。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许久不用的成语——蚍蜉撼树!

  京城的石头记在装修时请的是国内一流的设计鬼才,无论是入口处彰显江南源头的小桥溪水,还是正堂黑白相间的粉墙黛瓦式,就餐空间的动静分离,就连普通大众餐厅很难解决的因人多而产生噪音的问题,都很好的用巧妙的设计和精力寻找的材料加以处理。

  “李先生,王总已经都安排好了!”这家石头记的餐厅经理从下午开始便候在餐厅门口,徐经理是个三十开外的少妇,毕业荷兰酒店管理名校,在江南俏等知名餐饮企业也积累了多年的管理经验,石头记成立之初,便被王小北以重金挖了过来,一直以礼相待。她从来没见温文尔雅的王小北跟她急过一次眼,但是今天下午,当她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操守拒绝王总安排已经预定客户换到紫玉记用餐的提议时,一直语气温和的王总却爆发了。

  徐经理很委屈,以她的经验来看,临时让客人改换就餐的地方,虽然是只按石头记的标准收费,却能让客户享受到高端品质的紫玉记的服务,但从她的职业角度去理解,这对公司品牌的伤害是相当大的。所以她第一时间就拒绝了王总的建议。

  可是,这一次,那次向来和颜悦色的王总却毫不迟疑地否定了她的判断,只扔下一句话,哪怕今天晚上一个生意不做,也要把那四十位给我招待妥当了。

  所以她很好奇,这位姓李的年轻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