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二十七章 开场酒,十五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设计京城石头的鬼才当初设计餐厅包间的时候采用了日本和式的隔墙,墙上壁纸内加了隔音材料,所以拉开重叠式的隔墙,四间包间便合而为一,四十余人走进来却也丝毫不显得拥挤。

  “李先生,诸位晚上喝点什么?”徐经理对李云道的态度异常客气,热情之下也不欠缺谨慎,足以见其专业程度之深。

  李云道下意识地转向沈燕飞,沈燕飞却笑着看向孙建新:“指导员,要不您来定一下今晚的基调?”

  孙建新倒也是个爽快人,想了想便道:“还是不要太高调,男同胞们都整点白酒,用三十九度的今世缘吧,太烈也不好,毕竟明天还要上课。茅台五粮液之类的大家就别想了,另外给女同学们整点红酒,如何?”孙建新的眼神却是看向李云道,语气竟也是客气得很。

  于震和司南平对视了一眼,显然是想不通孙建新堂堂一个指导员,同时身兼公安大学的政治处主任,为何要对李云道如此客气。

  李云道笑着对徐经理道:“就按指导员说的办。”

  相处了这几日,众人之间各有亲疏,四十人分别落座后便能看出青干班中错综复杂的关系。李云道、沈燕飞、毛浪自然坐到了一桌,京城的沈大庆和杨充也跟了过来,孙建新坐在李云道边上,还有跟东南帮不对路子却跟毛浪有共同语言的史燕也坐在了这一桌,于震、司南平坐在另一头的一桌上,除了东南帮的人外,还有数个脾气相投的也坐在那一桌。

  过了一会儿,徐经理带着服务员拿了酒进来,白酒自然是孙建新口中的三十九度今世缘,低调,低度,倒也不算掉价,但一看红酒的标签,于震便噌一下站了起来:“八二年的拉菲?”

  李云道也循声望了过去,徐经理冲于震笑了笑,目光还是转向李云道:“我们王总是李先生的至交好友,所以刚刚王总吩付过了,今天的酒都算在他的账上,各位尽情畅饮。”

  于震皱了皱眉,看了李云道一眼,有些不可思议,显然是想不通这个江宁来的家伙在京城居然也能攀上石头记的幕后老板。坐在他身边的司南平却哼了哼:“早知道有人买单,就该换瓷瓶的飞天茅台了!”

  孙建新已经发现东南帮跟李云道之间的矛盾,却依旧不吱声,只是头一个站起来举杯道:“各位同学,今天托我们生活委员李云道同志的福,大家能在京城现下最知名的餐厅石头记相聚一场。大家都是来自祖国的各个省份,也是各省公安系统中的精英份子,能聚在一起便是缘份,青干班这对在座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份份量极重的机会,而青干班的每一个同学,都是大家事业和人生道路上的一笔宝贵财富。来,干了这杯酒,预祝你们四十人都能顺利毕业!”

  还没能吃上两口菜,于震便带着东南帮五人一起来到李云道这一桌,先是敬了指导员孙建新一杯,而后矛头直指李云道。

  “今天晚上大家能有机会聚在这里,我们都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生活委员李云道。来来来,作为班里的组织委员,我代表自己先敬云道同志一杯,感谢他帮我这个组织委员排忧解难。”于震自己满杯,李云道轻轻一笑,仰头一饮而尽,动作豪迈至极。三十九度的今世缘跟老北京的二锅头比起来,对李云道来说基本跟含酒精的饮料没有太多区别。

  见李云道喝完,其他人却可劲儿地为他叫好,于震心中更是不爽,又满上一杯:“这一杯我代表班干部成员感谢云道同志,先干为敬!”于震也仰头饮尽,东南帮各人拍手叫好。

  李云道微笑:“于震同志客气了!”说完,再次豪爽地仰头饮尽杯中酒。

  于震又满上一杯:“好事不过三,这第三杯,我代表全班同学感谢你安排这么好的地方!”连个几杯入腹,于震的脸已经有些微红,反观李云道依旧面如常色。

  李云道也不托脱,只是看了于震,笑着喝完第三杯,刚想放下酒杯,司南平又挤了上来:“云道同学,别急呢,还有我呢,我老大刚刚代表了他自己,班干部,还有全班同学,我呢,就代表我们广东公安系统敬敬你这样江宁公安系统的精英!”

  见李云道连喝了数杯下去,于震等人还不肯罢休,孙建新终于皱着眉头,刚想说话,却见沈燕飞摇了摇头。

  “这样喝下去,要出问题的。”孙建新小声道。

  沈燕飞似笑非笑地看着于震打头的东南帮:“指导员你放心好了,谁出事儿还不一定呢!”在江宁她跟李云道喝过几次,自然知道李云道那深不见底的海量,加上又是三十九度的今世缘,估计除了肚子涨外,李云道趴下的机率极小。

  果然,李云道又跟司南平连干了三杯,而后东南帮的人都凑了过来,这样李云道便是连喝了十五杯,却依旧面不改色,班里其他人看得目瞪口呆,已经有人心生佩服径自鼓掌。

  东南帮的人也几杯入腹,除了广西的刘文涛还面色不改外,其余的均是面色通红。

  “吃几口菜吧!”趁他们喝酒的功夫,沈燕飞已经往他的碗里夹了不少菜。

  李云道吃了几口,苦笑着道:“沈大小姐,以后您老人家别动不动就给我位仇恨,你说我一没吃着二没占着,倒是被他们真当成是你男朋友了,你说我冤不冤?”

  沈燕飞顿时俏脸飞霞:“你……你都知道了?谁告诉你的?”

  李云道苦笑:“这还用人说吗?我一个小警察,头一天上课就被人当成阶级敌人来看待,再看他们看你那眼神,恨不得冲上来就扛回去当压寨夫人,我再猜不出就真是智商外加情商双低了。”

  沈燕飞瞥了他一眼:“谁说你没占着吃着?在江宁,你哪天不是跟我混在一起,害得追我那些人都打退堂鼓了。”

  “啊?为啥?”

  “您李大队长动不动就是开枪打悍匪,要么就是生擒大毒枭,那些小白脸儿,有几个敢跟你正面打擂台?”沈燕飞嘴上抱怨着,但脸上却挂着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