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三十一章 小潘瑾的大叔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京城的出租车司机在皇城根脚下待得时间长了,如今的世界太大太杂,每天发生在这座现代大都市的光怪陆离、逾越道德的事情也司空见惯,相较而言,后座上这对斗嘴的年纪男女倒是多了几份难得的淳朴真挚。..

  北师大离吃饭的地方也不算太远,下车分别时陈园园倒也没有恋恋不舍,毕竟几个时前两人还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李云道目送这个还未曾被当下的普世价值观侵蚀得精神斑驳的年轻女子转身走向灯火昏黄的宿舍楼,插在裤袋里紧握着酒店房卡的手却大汗淋漓――这个社会有太多的各取所需,或许是陈园园园还未曾不顾一切得太过彻底,或许也只是这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年轻男子面对另一种价值观的侵蚀时仍旧心翼翼地恪守着内心深处的一方净土。

  有的东西,失去了就不会再度拥有。

  李云道转身时,宿舍楼中的灯光齐齐熄灭,他不禁回想起几年前在江南那座古城求学的大半年,那时候他每天也会体会熄灯后的黑暗,只不过不是在宿舍,而是书香横溢的图书馆。

  难得能静下来一个人走走,李云道干脆没有打车,一边在走出在他看来静谧而神圣的校园,一边回想着下山这几年的林林总总,那粉尘飘扬的建筑工地,葱郁幽深的江南园林,秦家的老爷子,秦家的双胞胎,黄梅花,林一一……甚至他还想起了那个在秦家别墅里用西班牙语唱歌的姑娘……生命如白驹过隙,他仍旧记得那个夕阳如血的傍晚,他跟徽猷在西部镇的火车站分离时的迷茫与彷徨,如今没了那时候的困惑挣扎,却多了无数无命无法承受其重的责任。

  初春的晚风亦如寒冬般刺骨,刚刚酒精驱散了严寒,此时酒意散尽,李云道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回头望了一眼北师大的门匾。虽已过了熄灯时间,仍有学子进进出出,其间不乏情侣。不知为何,他很羡慕这些有机会进出校园的年轻人,进进出出的年轻人,也让他心中涌出一股不清道不明的温暖。

  此时此刻,他突然想起大师父让十力喇嘛代为转述的话。

  “杀人,真的不好。”

  或许是下山后见的血太多了,人性当中丑恶的一面让他有些不胜其烦,所以看到这些单纯的年轻人,他才会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

  所以就算陈园园这些受到了现下社会风气影响而尝试用优势换取物质满足的姑娘,李云道也并没有觉得太过讨厌,他不是一个如蔡家大菩萨般有精神洁癖的高尚人士,他进过工地,搬过砖混过水泥,体会过省下大半个馒头给十力而自己饥肠辘辘的日子。他知道,在很多人看来如蜻蜓水般轻松的生存,对于有些人来无异于当年的蜀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生存不易,活不下去,便只有死路一条。

  深吸了口气,深夜的寒冷终于让陷入思维泥潭的李云道回过神,打起精神,正琢磨着打道回府的时候,突然听前不远处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

  “朱时光,我了多少次了,我跟你是不可能的!”昏黄的路灯下,女孩子戴着毛茸茸的猫耳朵,围着围巾,看上去颇是可爱,只是离得太远,一时间看不清面容。

  那男孩不依不饶:“瑾,你就给我一次机会,我……我哪里比不上那个陆晓风了?他可以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都可以给你。瑾,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女孩道:“你要我跟你多少次,我跟陆晓风的关系,就跟我和你的关系一样,只是朋友,朋友而已!”

  “可是你你有喜欢的人了,难道不是陆晓风?”朱时光一时间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伤心,语言颇为怪异。

  那女孩笑道:“我是有自己喜欢的人了,而且已经喜欢了好多年了!”

  “这……瑾……你肯定是骗我的,对不对?”朱时光猛地抬起头,盯着女孩子的眼睛。

  女孩无奈笑道:“我要跟你多少遍你才肯相信?”

  “可是……可是你身边没有出现过别的男生啊!”朱时光掰着手指头,“我算一个,陆晓风算一个,仇大明算一个,可是他有周怡香了呀……啊?瑾,你不会是喜欢大明吧?”

  女孩气极反笑,娇叱道:“朱时光!懒得跟你解释了……”完,女孩转身就想走。

  “不对,怡香是你的好姐妹,你不会喜欢仇大明的,对不对?”叫朱时光的男孩依旧不依不饶地跟在女孩身后。

  突然,女孩猛地停住脚步。

  朱时光依旧在她身边喋喋不休:“不是仇大明,不是我也不是陆风,那到底是谁呢,瑾……咦,瑾,你怎么了?”

  男孩突然发现女孩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前方,前方,除了黑夜,只有一个看上去并不算太起眼的男子。

  “瑾?”朱时光疑惑地打量着女孩,又顺着她的眼神望向对面的男子。

  那男子突然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无比的整齐牙齿:“丫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潘瑾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等确认眼前的男子后,便欣喜若狂地飞奔上去:“是你,真是你,真是你啊?”

  李云道笑道:“我还能是假的不成?还没回答我呢,怎么跑琮儿来了?当初不是要去日本还是瑞士读书来着?”

  潘瑾抱着李云道的胳膊,恨不得挂上去一般,嘻嘻笑得像个吃了糖的孩子。“大叔,我爸了,现在国内的教育也不错,而且他也不想当裸官,所以我就跑到北京来了。”

  “哦!”

  “大叔,你怎么会跑到我们学校来的?是不是听双我在这儿,特意来看我了?”过了叛逆的年纪后,潘瑾穿得一身粉色,再加上粉色的猫耳朵,粉嘟嘟地活像一只乖巧的粉红猫。

  李云道揉了揉着她的脑袋,笑道:“碰巧而己!”

  听到李云道“碰巧”,愣在一旁的朱时光才边稍稍安心,哪料到潘瑾闻言却嘻嘻哈哈:“大叔,这就叫缘份,缘份,你懂不懂!”

  此时挂在李云道胳膊上的潘瑾哪还有半儿刚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这是你男朋友?”李云道笑着看向朱时光。

  朱时光立刻两眼冒光,挺直胸脯:“你好,我叫朱朱时光。”

  潘瑾连忙道:“大叔,你别乱,他是我哥们儿,人家没有男朋友!”

  朱时光急了:“瑾,你刚刚明明你有喜欢的人人来着……”

  潘瑾嘻嘻一笑:“是啊是啊,我是这么的,你不是问那人是谁嘛,现在你知道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朱时光如遭雷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