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五百三十八章 婚事,跟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次日,王抗日回来看望老爷子的时候,一口便答应跟巴公麟见面:“现在上面的要求是老虎和苍蝇一起打,如何河秀明行得正坐得端,就算我跟巴公麟见面了,也无伤大雅。但如果河秀明真的有问题,他是中管干部,江南又得震荡一阵子了,你们的郑书记和王书记要头疼了。”

  李云道不过一个的刑警大队长,离中管干部的级别是十万八千里也毫不夸张,既然王抗日答应了跟巴公麟见面,蔡修戈托付的事情也总算有个交待,心中稍安。哪知王抗日话锋一转:“云道,眼看着北就要大婚了,你跟夭夭那丫头的事情,是不是也要趁着老人家还在世的时候,把日子都定下来?”

  “啊?”李云道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吱唔道:“桃夭回军队里参加集训了,这种事情,哪是我一个人就能定下来的?”

  “傻孩子,你以为现在你还是一个人?结婚这种大事儿,不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王抗日笑着道,“如果你没有异议,待会儿我去跟你爷爷商量一下,找个好日子去老蔡家提亲去。”

  王援朝正好踏入堂屋,听到提亲二字,顿时来了兴致:“大姐,什么提亲?跟谁提亲?”

  “正好,你姑也来了。援朝,我刚刚跟云道,是不是趁着爸还在,把他跟蔡桃夭的事情定下来。”

  李云道的婚事,王援朝自然上心,连忙头:“对对对,大姐,你不我这两天也正琢磨着这事儿呢。”

  王北不知道又从哪个角落窜来出来:“好好好,大姨,干脆我跟黄裳办喜事儿的时候,云道跟桃夭也一起办了呗,双喜临门,没准儿爷爷一高兴,还能多活些日子。”

  王家人如今对老爷子的大限之日都已然看开,毕竟老爷子起起落落辛苦了一辈子,在最后的日子里让老人家开开心心地度过才是最重要的。

  王抗日和王援朝姐妹俩相视一笑,王援朝看着王北笑道:“别看兔崽子稀里糊涂的,这建议倒是靠谱得很。”

  王抗日也头称是,这回轮到李云道为难了,不过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

  待两姐妹去后院找老爷子商量婚事后,王北凑到李云道身边打趣道:“怎么着了?不就是结个婚嘛,你哥我在四九城一玩就是三十年,也没你这么愁眉苦脸啊。”

  李云道愁眉不展:“桃夭那边倒是好,疯妞儿呢?”

  王北嘴开得能塞进一个鸭蛋:“你……不会吧?你别告诉我你想俩儿都娶?”

  李云道苦笑:“想想而己,又不犯法。”

  “你……”王北彻底无语,“那你现在怎么办?总要有个交待吧?我们老王家的爷们儿,可不兴吃了不认账这套!”

  “再吧,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李云道正想什么,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接完电话,李云道一脸严肃地看向王北。

  “你这是什么眼神,看得我心里发毛。”王北揉了揉脖子。

  “我让一个朋友派人跟踪你的那位红颜知己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从昨天开始,她每天都会跟一个人联系一次。”

  “谁?”王北第一反应就是那婆娘是不是红杏出墙了。

  “我们的老熟人,蒋家大少爷。”李云道眯眼思索着蒋青天这步棋背后的用意。

  “擦,姓蒋的王八羔子,跟我玩阴的,老子……”王北气极,掏出手机就想找蒋青天算账。

  李云道拦住他:“先不要打草惊蛇,看看他们想玩什么再。”

  “擦!”王北将蒋青天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嗓子干了才停了下来:“那现在怎么办?”

  “以不变应万变,之前我们在明他在暗,现在不一样了,他在明我们在暗,用好条线,没准儿我们能打场漂亮的反击战。”李云道嘴巴微微勾起一个弧度,京城饭店冲突后,蒋青天一直强忍着没有出手,这让李云道很是佩服他的养气功夫,只是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要选在这个时候,最终的目的和用意显而易见。

  京城朝阳区,一处出入非富即贵的法式建筑区,桑卓将局里的大众桑塔纳停在离区入口五十米的位置,车内温度较高,羽绒服被他脱下来放在副驾位上,制式警枪在腰间若隐若现。他刚刚打过电话给沈大庆,目标进了这个叫“巴黎之夏”的高端区,为了不打草惊蛇,沈大庆让他直接跟那个名叫李云道的首长汇报。桑卓是青海人,藏族伙子,在京城读了公安大学后被沈大庆亲手召进刑警队,这几年成长得非常快,前段时间京西垃圾焚烧场出了一桩杀人抛尸案,桑卓凭着敏锐的直觉顺藤摸瓜到这个名叫“巴黎之夏”的区,如果不是上面有人喊停,下令这件案子当无头公案处置,他坚信此刻应该已经揪出那个凶手了。他至今都记得那具尸体,凶手的残忍程度前所未有,而且据法医验证,死者死后还遭遇过性侵,凶手的变态程度令人发指。桑卓一心想破案,上面下令结案他也仍旧利用闲暇时间继续追查,直到沈大庆为此替他背了一记警告处份,桑桌才不得不恨恨罢休。

  只是没想到,沈大庆的朋友让跟踪的女人居然也跟这个“巴黎之夏”区扯上了关系。那个叫唐艳的女孩身份并不复杂,北漂在京城企图傍上金龟婿的这类女孩并不少见,穿着貂皮拎着爱玛仕出入各种高端场合,但事实上兜里没有几毛钱,住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区,公交车也不少乘。只是几个月前,唐艳还跟人合租在朝阳新村的老区内,租金每月两千,一个月前才搬进这个叫“巴黎之夏”的高端区。

  桑卓隐隐有种直觉,没准这一次能顺手将之前那个杀人抛尸案了结了。只是想到沈大庆为了保他而背上一个警告处分,原先唾手可得的副局长也拱手相让,这让受到沈大庆知遇之恩的桑卓异常惭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